成都陈安芬:敢救乙肝重症!
上级目录

参考:

https://mp.weixin.qq.com/s/pEtcyWppMqdFQcPKVF_t9A

 

成都陈安芬:敢救乙肝重症!

文章比较长,但干货满满。

如果有时间,请一定要耐心看完。

没时间的话,先点收藏,再慢慢看,因为,这篇文章很有可能帮到你或你的亲人朋友!

 

采访陈安芬是一件比较吃力的事情,因为在电话里实在听不清她的方言普通话,但凭一个记者的直觉,我相信她身上一定是有奇迹的,不是江湖骗子。

因此在年前,我从大理开完会议,就直接订了机票去了成都,登门拜访了陈安芬女士。

陈安芬女士也成了我寻访100位民间中医的第一个。

 

再次强调,大公鸡寻访100位民间中医郎中,完全是我自发的行动,不收取任何费用!包括机票、酒店、吃饭等完全自费!绝不居中牟利,且不收受任何人的好处!

所以,大公鸡只是采访,如实观察,如实发文,不会干涉和负责民间中医们过去和未来的任何社会纠葛和利益纠葛!

大公鸡此举,只为探访和求证一个真相——民间到底有没有中医高手?中医到底是不是骗子?郎中们到底能不能治病救人?

 

就像我昨天发布的文章里的声明:

真正的中医高手,我免费推广!

假的中医混混,我曝光它!

如果到最后我发现,民间中医都是混混、都是神棍,那我就会向所有人说:对不起!我错了,中医都是骗子,无一例外!从今以后,大公鸡再也不会支持中医!而且,你知道的,我是个还算正义的记者,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假如中医真是骗子,我一定会变成中医黑!

 

因为疫情的关系,对另外几个民间中医(无锡的陈海良,盐城的翟学礼、南通的李三天等)的采访,被迫中断,只能等待疫情结束后再出发。

 

1

她叫陈安芬,42岁患上重症乙肝,去医院治疗多年,病情越来越重,就开始自己琢磨中草药,硬硬的把自己给治好了,现在已经康复了10多年,再也没有复发过!

 

但,当年治疗过程之艰辛复杂,照她自己的话来说:我走了不少弯路,各大医院小医院治疗花钱无数。各种中药,西药,注射针药,苦参注射液,乳猪肝注射液,核糖核酸……针眼满满,不但无效果,而且越治疗病越重。

当时她就怀疑这些药,这苦参煎熬的浓缩液体、乳猪肝制剂等,放一天就会变质,需要加多少防腐剂才能保鲜啊?她觉得自己被糊弄了:既然医生们都说乙肝治不好,那我为啥还要在这里浪费金钱又浪费生命呢?

 

陈安芬又绝望又生气,干脆把小三阳化验单也烧掉了,避免看了心烦。

也不去医院治疗了,心想反正最坏的结果就是死,就打算在活着的时间里,自己去探索、寻找治疗方案。

 

“横竖都是要死的,我还不如去找民间秘方,偏方,丹方,去以身试“药”呢,万一活过来了呢?”

在寻找这些民间方子时,“以身犯险”的陈安芬找到了一些雷同点,也剔除了一些无效方,参考了很多书籍,并结合亲身体验,在民间药方的基础上,修改和添加了清热解毒、化毒排毒、开胃消食、通筋活络、活血化瘀泻肝火、化瘀结、化包块的中草药和动植物药,亲自反复试用。

 

2

却不料,屋漏偏逢连夜雨。

2002年,陈安芬正在试药期间,她的爱人也突然发病,肝区疼痛,被送往郫县598兵工医院检查,医生说是乙肝小三阳导致肝癌晚期!

因为丈夫已经是晚期,她也不敢吭气,就听任医生给他用什么曲马多、杜冷丁、鸡肝来止痛,当时能缓解一点,一会儿又大痛不止,后来肚子也腹水了,小便都有了血。她就用她当时还没有研究成熟的药方熬汤给他喝,喝了一段时间,小便清亮了,腹水也消了,不再疼得乱叫了。

“我爱人不痛了,就回家休息了。回家休息了两个多月没有痛,他自以为好了,就跑出去到处玩,抽烟喝酒的,怎么也劝不住。有一天我出去找药,他突然又大痛不止,就又被送进了医院,但这次医生看到我的药后,就说不准私自用药。”

“后来,他身体越痛越虚弱,已经不行了,他偷偷的要求喝我的药,但只能喝下去少量的汤水,喝完以后,虽然不肿不痛了,但是人还是走了,才54岁……”

“我恨我自己不争气,没有早点琢磨出成熟的药方来。”

 

3

其实,当时陈安芬研究的药已经有了效果,但是需要喝很多的量,喝少了控制不住,如果弄成粉末装入胶囊也不行。这一大把中草药和动植物药方,胶囊要装多少才能够量啊?太多了,比喝汤药还难。

 

陈安芬又换了一种民间秘方,配合自已的药,反复研制,反复尝试。

好在她在年轻时,当过农村赤脚医生,学到过一些中医中药技术。陈安芬认为,那时候的热毒、湿热、肝胆湿热的病理反应,与现在的乙肝病理反应,是没有多少区别的,只不过病的名字不一样而已(当时也根本没有乙肝这个说法)。

 

她回想起当年的中医们,给患者开些中药熬汤喝就好了,只要病理反应好了就是好了。人们从来不化验,那个年代,没有现代化西医设备化验乙肝,也很少因为肝癌蜘蛛痣肝硬化肝腹水肝癌死人的,足可证明中医药治疗乙肝是完全可行的。

 

由此,陈安芬更加坚定了信念。

同时,她也暗暗告诉自己,不能让自己重蹈先生的覆辙,要好好活下去!要向世人证明,我自己治好了自己的肝病!

“我要用事实,让世人明白,西医那套做法是不合理的,无效的!”

同时,也是在那天,陈安芬发了个誓:如果研究成功了,我要去救更多的人!

 

4

事实证明,她成功了!

不但治好了自己的肝病,而且,迄今为止17年,没有复发过!

有了信心,她开始给人看病了,果然,药很有效,看一个好一个,几乎没有人复发过!

 

图片

 

在此,陈安芬非常坦荡的公开了她的药物组方:

陈安芬认为,治疗乙肝的中医药的功能需要是:

活血化瘀,通筋活络,软坚,化毒排毒,清热解毒,凉血,泻肝火,健脾胃,助消化,化郁结等。

 

因此,她用的主药有:

柴胡,性微寒,味苦,提中气,疏肝理气,化郁结,泻肝火。

青皮,性温,味辛苦,善治肝气郁结,安胃消食,消胀。

合欢皮,味甘,性平,利人心智,快乐无忧,解除郁闷。

夏枯草,性寒,味辛,清肝火,消郁结,消瘰疬消瘿瘤。

冬虫夏草,味甘,性温,补肝,补肾,补肺,补虚。

消肿。

水蛭:味咸苦,性平,破血行瘀,用于瘀血积聚,腹中结块……

 

这是她最后通过自身实践的方子,也是她给广大乙肝、肝腹水、肝硬化等患者应用后,屡试不爽的方子。

 

5

其实,在2003年时,陈安芬的重症肝炎就已经转阴了:“记得当年回老家,顺便就去化验了一下,发现已经没有了小三阳!”

陈安芬惊喜万分!

让她更开心的是,这意味着她不仅治好了自己的肝炎重症,还能给女儿和儿子治了!

用现代的话来说,陈安芬一家是不幸的,包括去世的先生在内,儿子和女儿也是乙肝患者,简直就是肝炎世家。

开始的时候,只能自己试药,后来见到自己完全康复了,脸色也红润了,就给儿子和女儿用上了。

这方子真的没让陈安芬失望。

几个月之后,两个孩子的肝化验显示也转阴了。

“有我儿子化验单作证明,女儿也有化验单作证。儿子转阴了之后还产生抗体了,这太让我高兴了!”

 

6

一个肝炎世家,居然靠着母亲几年的摸索和以身试药,全部转了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件事传到了陈安芬的老家。乡邻周##知道后也要服用这药。

“我给了药她服,服了一年多停了药,之后她一直不去化验,很长时间后,我专程回老家逼她去化验。我领她去广安人民医院化验,但那个医院医生不给开化验单。医生说,只要感染上了乙肝就是一辈子,莫说你已经50一60岁了,哪怕3岁小孩子,只要感染上了乙肝小三阳或者大三阳就永远转不了阴!见我们坚持要化验,医生就生气地开了化验单。周##就去化验了,化验单出来后显示,她已经产生抗体了!”

不服输的陈安芬拿着化验单去问那医生:“你说永远转不了阴,为什么还产生抗体了?”

因为,陈安芬看见,这里每天都有一屋子的乙肝患者求他治病,把候诊室围得水泄不通。

她想:“这医生明明治不了乙肝,患者为什么还要他治疗?!我明明能够治疗乙肝,可是无人信任我,即使我有化验单作证。”

 

陈安芬似乎对一种叫做恩替卡韦的乙肝药很不待见。她说:

“周##的独生子肝癌晚期去世了。他很固执,多年以来一直保密,去世了之后才听说他患乙肝小三阳,一直服用西药恩替卡韦,后来恶化成肝癌晚期,住院注射一支针药就一万多元,死得很受煎熬,吐血不止,多可怜啊!2019年8月16号安葬的,才43岁啊,如果让我知道,他肯定可以获救!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相信恩替卡韦呢?它只能遏制症状,根本去不了病啊!”

 

7

另外一个情况,也让陈安芬非常纠结。

因为按照现代医学来看,乙肝是个新鲜病名,它的确诊判断依据,是必须去医院化验。

而且依靠把诊摸脉,也很难辨别实际病情。

经验丰富的民间中医,通过问诊、望诊,只可以看出肝胆湿热,以前都根本不知道乙肝这个名字。

因此,问题来了,很多人服用了她的中药方剂已经康复了,没有病理反应了,还不相信自己,偏偏相信化验单。因此有很多重症乙肝患者,或者肝硬化、肝腹水、蜘蛛痣、肝癌患者,吃过西药(包括恩替卡韦)后,去化验发现沒有了病毒,肝功能也一切正常,就以为自己已经病好了!

“其实不然,如果真正控制住了,怎么还会导致肝硬化、肝腹水、蜘蛛痣、肝癌死去呢? ”陈安芬说。

 

而中医中药广泛可见的玄冥反应(即好转反应),也常常被患者误会。

这里面有个道理,在患者初期服药的过程中,有可能会在检查中发现病毒更多的现象,实际上,是因为药方把肝内已经恶化的病毒逼出来了,重新回到了血液里,因此如果你此时去化验,就会有一种病症加重的误区,实际上这是个好转反应,此时不能停药,继续用药就会很快化掉血液里的病毒,又快又彻底!

“因为这些病毒是从肝区里面被药逼出来的,就像我们把手榴弹扔进碉堡,把里面的日本鬼子炸的逃出来了一样,它们已经受伤了,已经没有多少作恶能力了,所以,要把我给的药方继续吃下去,这些病毒就会很快化掉的!”

 

“所以,拜托大家一定要理解这个好转反应!”陈安芬说。

但是,只要不是重症乙肝,服药之后就会直接降病毒,不会反复升高!

 

肝炎是个令人讨厌的疾病,大家一定要有耐心,开始的时候,不能靠化验单去判断病毒在不在,而且吃我开的方药的时候,最好能把恩替卡韦停了,因为这种药会把病毒重新逼回肝脏里!最后的康复,要以脸色好转、不胀不痛、有力气、精神好、不易疲劳,正常工作生活为依据!

 

8

“男女老少只要是乙肝就适合服用,十几年了从来没有发现任何毒副作用!”

“但我的药只治疗乙肝,并不是一方治百病!”

陈安芬发明了乙肝“特效药”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了出去,各色人等也纷纷找上门来,有人想诓骗方子细节,有人说可以帮她开发产品,但需要她交一大笔钱。

本分老实的陈安芬,几次差点上当,后来看清楚这些人的苟且营营后,就想到了不但要用药方救人,也要保护好自己的这份心血,于是,她在儿子的陪同下,去了专利局。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了一程又一程的审查,3年后,陈安芬的药方终于获得了乙肝药发明专利证书,并获得了成都市科技局及郫县科技局8000元的奖励。

图片

图片

 

也就是说,这份药方,现在已经有了专利保护。

可是,前面的路还非常漫长,专利局只管认证专利,不管推广和引荐。

 

“2011年有一家药企买我的发明专利权3个月,去申请国药准字号。我问:“你们申请新药批号,生产治疗肝病的国药准字药,能够治疗乙肝吗?能去除乙肝病毒吗?能够达到乙肝转阴的功效吗?为什么不买发明专利中药的技术只买发明专利权号3个月?没有发明专利中药的核心技术生产出来的药有效吗?

他们回答道:“我们申请批号的药,根本不能去除乙肝病毒,更别说转阴!我们只是为了赚钱,我们每年还是要赚4000多万元,我们不需要技术。”我问:“患者去医院花钱治病为了健康,你们生产的无效果的药,患者钱用完了命也没有了,你们心里好受吗?”他们回答:“目前大家都是这个样子的。”我心里想:难怪发明专利技术被闲着无人要,原来是这样子的。不能够治病的药还是药吗?”

 

9

现在,陈安芬还是只能守着这份专利,继续她的“江湖郎中”生涯。因为现行中医药管理机制的问题,她甚至都不敢在街上开设门诊,只能接待一些相信她的亲朋好友前来就诊。

 

她的心愿是: 

“我的特长是治疗乙肝、肝硬化、肝腹水、肝癌。盼望国家重视我们民间确有专长人员,希望为民间中医药的发展抛开门槛,以治病效果为原则,能够获得合法资格,鼓励和支持民间中医药发展!给我们机会,解决乙肝顽症重症,让我们合法的、阳光的去治病救人!”

 

同时,她也希望有良知的优秀药厂、制药公司,将她的发明专利开发出来,去拯救千千万万个乙肝、肝硬化、肝腹水、肝癌患者!“我除了可以贡献我的秘方外,还愿意终身为你提供技术支持和用户追踪!”

 

图片

 

在采访过程中,大公鸡问了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因为据了解,有些江湖郎中是靠违法添加西药、激素等蒙钱的。不知道她的药里面有没有这样的“添加”成分?

陈安芬女士当着记者的面,郑重承诺:我的乙肝救治药,没有任何激素、抗生素、化学药等添加成分!

 

编者按: 

有看病求药者,

可以直接联系陈安芬女士

陈安芬(成都)

联系电话:17743268223

微信:aaa13084416462

有意和陈女士合作,开发新药的企业家,也可直接联系陈安芬女士。

本文原创,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中医相关分类热门文章

标签热门文章排行

☛免责声明 ☛本站使用教程
Theme Argon With Ry-Plus By 清欢
我的第14511位朋友,历经81034次回眸才与你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