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剂黑史】阿斯巴甜的历史
文章树列

以往注释都写在后头,但这文章太长了,原作者还分两篇写,我把它集合成一篇。因为太重要了,怕大家看到一半不看了,所以注释写在前头。跟各位说,市面上不管是超市、网购…只要是会甜的,甚是不是甜的食物,你们去看看原料或成分,一定有阿斯巴甜!不含糖口香糖为什么吃起来会甜?号称无热量,喝起来为什么有股奇怪的甜味?各种吃起来很甜的水果…各位每天吃进多少阿斯巴甜你们都不知道,据说阿斯巴甜是核废料经某种大肠杆菌作用后的产物…再看看它对人体的作用,你还吃不?

原创: 国际黄金时代团队

1965年

制药巨头GD塞尔公司的一位化学家在研制溃疡药时,意外地发现了阿斯巴甜,这种物质甜度是糖的180倍,而且不含卡路里。

1967年

GD塞尔公司找到了著名的生物化学家哈里•威斯曼博士,他是威斯康星大学约瑟夫•帕特里克•肯尼迪精神发育迟缓研究纪念实验室主任,以及苯丙氨酸毒性研究的专家(苯丙氨酸占阿斯巴甜50%的组成成分),他们一起开始研究阿斯巴甜对灵长类动物的影响:

七只猴子被喂含有阿斯巴甜的牛奶:一只死亡,另外五只癫痫发作。

1968年

塞尔公司开始进行阿斯巴甜申请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上市所必需的安全测试。

约翰•奥尔尼博士是华盛顿大学圣刘易斯医学院神经病理学和精神病学教授(他透过对神经毒性食品添加剂味精(味精,阿斯巴甜的化学表亲)的研究建议婴儿食品中不能添加味精),经过研究他告诉塞尔公司,研究结果表明,阿斯巴甜的主要成分之一天冬氨酸会导致幼鼠的大脑出现穿孔。塞尔公司的研究人员之一安•雷诺兹在一项类似的研究中证实了奥尔尼的发现。

塞尔公司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提交了申请,并提交了100多份研究报告来支持阿斯巴甜的安全性。 但提交的数据中没有包括致死的猴子和脑中有洞的老鼠。

在阿斯巴甜能够进入市场之前,约翰•奥尔尼博士(他是詹姆斯•特纳的律师,消费者权益倡导者,曾帮助让人造甜味剂甜蜜素在美国市场上消失的前任“娜德的入侵者”,标签公司集团 – 买家教育的法律行动代表和标签人物),起草了一份正式的反对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对阿斯巴甜批准上市的申请,并引证阿斯巴甜可能导致脑损伤的证据,特别是在儿童中。

在备忘录中,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代谢和内分泌药物产品部门的马莎•弗里曼博士批评塞尔公司提交的材料不全面,特别是化合物的一种毒性分解物二酮呱嗪(DKP)。她建议阿斯巴甜在上市之前还必须经过临床安全性的证实。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委员亚历山大•施密特博士给予了阿斯巴甜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的首张批准证书,但仅限于在干燥食品中使用。尽管他自己的科学家发现塞尔公司提交的数据存在严重缺陷,但证书还是被批准了。

对塞尔公司提交给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各种产品测试数据的准确性的担忧,促使施密特任命一个特别工作组来检查25项关于阿斯巴甜和塞尔公司生产的药品纳诺米星、螺内酯和双异丙吡胺是否合格。

塞尔公司同意对阿斯巴甜的安全问题进行调查。在等待结果的过程中,塞尔公司将阿斯巴甜撤出了市场。

1975年

大陪审团的调查正在进行中时,代表塞尔公司的盛德律师事务所(Sidley&Austin)开始与负责调查的美国律师塞缪尔•斯金纳进行招聘谈判。之后斯金纳从调查中退出,案件转交给了威廉•康伦。

布雷斯勒报告发布了,报告集中于塞尔公司关于阿斯巴甜的三项关键的研究。

该报告发现,在一项研究中,196只动物中有98只死亡,但直到晚些时候才进行尸体解剖,因此无法确定真正的死因;还有从活体动物中取出肿瘤又将它们放回去;报告还注意到研究中很多错误和不一致之处,例如,一只老鼠在研究中一开始的记录状态是活着,然后记录为死亡,之后又活了,然后再次死亡。

最终报告指出:

“错误百出、研究欺诈; 故意歪曲产品测试; 故意歪曲、“操纵”实验数据;被审查的产品中都存在毫无关系的动物研究的数据。施密特说:“塞尔公司的研究极其糟糕,简直在践踏科学。我们在调查中所发现的这种欺诈是应该受到谴责和唾弃的。”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首席律师理查德德德•梅利尔正式要求美国检察办公室开始大陪审团程序,调查是否应该对塞尔公司以蓄意歪曲调查结果,还有在阿斯巴甜安全性测试中“隐瞒重要事实并作出虚假陈述”提起起诉。

这是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历史上第一次对阿斯巴甜生产商进行刑事调查。

塞缪尔•斯金纳后来离开了美国检察办公室,并开始在塞尔公司委托的律师事务所工作,康伦接管了斯金纳的工作。

塞尔公司聘请了著名的华盛顿政治高层唐纳德•伦斯斐担任新首席执行官,试图扭转这个陷入困境的公司。福特政府的国防部长唐纳德•唐纳德•伦斯斐带来了他的几位华盛顿同事担任最高管理层。

尽管阿斯巴甜的安全问题存在不确定性,但唐纳德•伦斯斐誓言“我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并使用政治手段而不是科学的途径来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支持。

随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塞尔公司在实验中不存在任何错误和不妥的行为。

杂志《医学世界报》报导说

“阿斯巴甜的甲醇含量是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在大多数食品所规定的甲醇限制含量的1,000倍。高浓度的甲醇或木醇是致命的毒药。”

随后,阿斯巴甜就拿到了市场通行证,先是主要用于法国的药品,并以“Canderel”的品牌名称出售,由食品公司梅里森(Merisant)生产。

1977年

尽管美国司法部提出了投诉,但康伦大陪审团长期搁置起诉,以至阿斯巴甜被指控的时效已经结束,调查工作也随之停止。

仅仅一年之后,康伦就加入了塞尔委托的盛德律师事务所。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公众调查委员会一致投票反对阿斯巴甜的上市批准,认为需要等待动物脑部肿瘤进一步的调查结果。委员会表示,“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合理的、确定性的证据证明阿斯巴甜可作为食品添加剂安全使用。”

杰奎琳•维雷特后来向美国参议院作证说,她的团队被迫认可这些实验数据,这些数据“显然是一场灾难”。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最终建立了一个公众调查委员会(PBOI),委员会由三名科学家组成,他们的工作是审查奥尔尼和特纳反对批准阿斯巴甜的议案并对阿斯巴甜的安全问题作出规定。

1981年

罗讷德•里根1981年1月20日宣誓就任美国总统。里根的过渡执政团队包括塞尔公司首席执行官唐纳德•伦斯斐,他提名阿瑟•赫尔•海耶斯博士为新的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委员和并担任局长,海耶斯博士是个药理学家,以前没有任何关于食物研究方面的经验。

1981年1月21日,罗讷德•里根就职典礼后的第二天,里根总统发布了行政命令,取消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委员会的行动权力。塞尔公司随后重新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申请批准使用阿斯巴甜作为食品甜味剂。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新任局长海耶斯任命了一个由5人组成的科学委员会来审查之前调查委员会的决定,但很快就明确该委员会将以3:2的投票支持该禁令,因此海耶斯在该委员会中加进了第六名成员。 结果支持和反对的投票3:3成了平局,所以他干脆自己也投了票打破平局,支持阿斯巴甜的上市,认为它是安全的。

1981年7月18日,海耶斯批准在干货中可以使用阿斯巴甜。

1983年

海耶斯在一片指控中于11月份离职,他被指控以权谋私。但就在他离职前,他批准了在饮料中使用阿斯巴甜。

在海耶斯因违规被指控离开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后,他短暂的担任了纽约医学院的教务长,之后在孟山都和GD塞尔公司的首席公关公司博雅公共关系公司被高薪聘请担任高级医学顾问。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随后批准阿斯巴甜作为日常甜味剂,广泛用于片剂、早餐谷物、口香糖、饮料干剂、速溶咖啡、茶、明胶、布丁、馅料、乳制品配料和口香糖增香剂。阿斯巴甜在美国被批准用于碳酸饮料和糖浆基料中,不久之后在英国也得到了批准。Canderel片剂在英国推出,随后是Granular Canderel。 Merisant生产的阿斯巴甜甜味剂Equal也开始在美国上市。

塞尔公司的律师罗伯特•夏皮罗给阿斯巴甜的商业名称为NutraSweet,并且该名称在第二年被注册。夏皮罗后来成为塞尔公司总裁,之后担任孟山都公司的总裁,随后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1984年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审查

1985年

孟山都以27亿美元收购塞尔公司,据报导唐纳德•伦斯斐获得了1200万美元的奖金。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审查与阿斯巴甜相关的公众投诉,审查结果最后集中在一篇报告中《与阿斯巴甜使用有关的消费者投诉评估》,其中回顾了592个病例中的213个,并指出再次的验证性测试研究表明敏感个体每次摄取阿斯巴甜时始终会出现相同的不良症状。报告的症状包括:攻击性行为、方向辨识障碍、活动过度、极度麻木、过度兴奋、记忆力丧失、深度知觉丧失、头痛、视力改变、睡眠障碍、严重情绪波动、惊厥和癫痫发作、幻觉、肝脏损伤、心脏骤停、记忆力减退、恶心、呕吐、头晕、平衡能力下降、荨麻疹、心率变化、腹部痉挛、疼痛、皮疹、疲劳、虚弱、腹泻和关节疼痛。

然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认为阿斯巴甜可以安全食用。

就在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宣布阿斯巴甜可以安全食用的同一天,百事可乐宣布将把阿斯巴甜用于制作糖精,并将阿斯巴甜作为所有低糖饮料中的甜味剂,其它公司迅速效仿。

随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阿斯巴甜用于多种维生素。

美国亚利桑那州卫生部对阿斯巴甜的研究结果刊登在了《应用营养学》杂志上,确定在高温下储存的软饮料会促使阿斯巴甜更迅速地变成有毒的甲醇。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拒绝了特纳和蒙特的听证请求,理由是阿斯巴甜的批评者没有提出任何新的还未解决的安全问题。

关于阿斯巴甜的分解组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称其已审查了由甜味剂制造商提交的动物、临床和消费者研究以及现有的科学数据,并得出结论“这些研究证实了这些分解组分的安全性”。

合众国际社的报告指出参与审批阿斯巴甜安全问题的10名联邦官员已在阿斯巴甜的生产商担任一些部门的管理层职位。

特纳提交了另一份公民请愿书,内容涉及阿斯巴甜存在会引起癫痫发作和眼睛损伤的风险。请愿书指出:140名阿斯巴甜用户的医疗记录显示,他们在食用含有阿斯巴甜的产品后出现了癫痫发作和眼睛损伤,并且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应该把阿斯巴甜作为“对公共健康有实时性危害”禁止使用。

(未完待续……)

原文:

https://healingearth.info/do-sick-mice-bio-weaponry-rumsfeld-and-soft-drinks-have-in-common/

翻译:人才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07/the-history-of-aspartame/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又批准了阿斯巴甜用于非碳酸冷冻或冷藏浓缩物、单强度果汁、水果饮料、果味饮料、仿果味饮料、冷冻库存型甜食和新奇产品、薄荷糖和茶饮料。

一份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关于阿斯巴甜相关不良反应的报告指出,大部分关于阿斯巴甜指控都跟神经系统出现异常有关,数量已经达到3,133个。

前孟山都律师现任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克拉伦斯• 托马斯拒绝了小区营养研究所和其它消费者团体(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没有按照正规的程序听取这些部门和团体的意见就批准了阿斯巴甜上市)的诉求,并否认阿斯巴甜的液体形式可能会对经常喝低卡路里饮料的消费者造成脑损伤。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宣布阿斯巴甜可作为非活性成分安全使用,只要标签符合某些规定。

Nutra Sweet的阿斯巴甜专利权开始在欧洲、加拿大和日本销售。 现在越来越多的公司可以在它们自己的国家自由生产甜味剂阿斯巴甜。

全球领先的新闻综合组织合众国际社报导称,参与批准阿斯巴甜决定的1名以上联邦官员现已在与阿斯巴甜行业相关的私营企业任职。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拒绝了特纳的新请愿书,理由是:

“支持阿斯巴甜可以安全食用的数据和讯息非常广泛。很可能没有哪种食品产品经过这么严密的安全检查。此外,批准阿斯巴甜可以安全使用的决定现在已经广为人知,在法律程序的规定上这就已经很完整了。”

美国参议院举行了关于阿斯巴甜安全性和标签问题的听证会。听证会审议了有问题的实验测试过程和塞尔公司为了确保阿斯巴甜的批准所使用的“心理战略”,其它的事实包括阿斯巴甜曾经出现在五角大楼的未来生化战武器的名单上。

许多医学和科学专家都证实了阿斯巴甜的毒性。其中一位研究人员维雷特表示,在编写1977年的报告时,她的团队被要求不要评论或太关注这些研究的总体有效性。她提出的有关导致出生缺陷的问题尚未得到解答。她还指出,增加产品的温度会导致DKP产生增加,DKP是一种会促进子宫息肉生长并改变血液胆固醇水平的物质。

维雷特评论说:“很明显,整条审查在线的某个地方,政府官员正在努力对它进行粉饰。”

1987年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目前已收到超过4000份消费者对阿斯巴甜不良反应的投诉。

1990年

英国《卫报》发布了一项关于阿斯巴甜的重大调查,并向政府官员提供了一份主要依据布雷斯勒报告的证据档案,并要求英国政府审查阿斯巴甜的安全性,而英国政府没有行动。《卫报》被孟山都告上法庭,并被迫要为在此事中提到孟山都道歉。

1991年

英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发表了《阿斯巴甜的副作用》,这是一项记录1986年1月至1990年12月期间阿斯巴甜相关副作用的167项研究的参考资料。

1992年

纽特公司与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签署了协议,协议规定它是这些饮料巨头首选的阿斯巴甜供货商。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了阿斯巴甜可用于麦芽饮料、早餐麦片、冷藏布丁和馅料以及散装形式(大包装如糖),可供日常使用。纽特公司以’NutraSweet’和’Spoonful’这两个名称销售这些大宗产品。

NutraSweet在美国的阿斯巴甜专利权到期了,其它公司有了生产阿斯巴甜并开拓市场的机会。

1993年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了阿斯巴甜用于硬糖和软糖、非酒精风味饮料、茶饮料、果汁和浓缩物、烘焙食品和烘焙混合物,以及糖霜、焙烤食品的浇头和馅料。

1994年

阿斯巴甜现在占美国不良反应监测系统投诉的大多数(75%)。 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汇编了一份汇总阿斯巴甜不良反应的所有最新讯息的报告。它列出了6,888起投诉,其中包括了649起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报告和1,305起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报告。

约翰•奥尔尼表示,脑肿瘤发生率随着阿斯巴甜摄入量增加而增加,并且脑死亡率较低的脑肿瘤会更容易转化为更致命的肿瘤。

1995年

消费者积极分子、反阿斯巴甜集团的组织“创造可能”的创始人贝蒂•马蒂尼透过美国的《讯息自由法案》,要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公开与阿斯巴甜摄入产生副作用的官方列表。

从10,000个消费者的投诉中挑选了一份名单,该名单包括四名死亡和超过90种特别的症状,其中大部分与神经功能受损有关。它们包括:头痛;、头晕或平衡问题、 情绪变化、呕吐和恶心、癫痫发作和抽搐、记忆丧失、震颤、肌肉无力、腹痛和痉挛、视力改变、腹泻、疲劳和虚弱、皮疹、视力下降、关节和肌肉骨骼疼痛。

根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监测,透过“流行病学和最终结果”计划(该计划收集和发布所有类型的癌症数据)编制的数据,奥尔尼在《神经病理学和实验神经病学》杂志上发表了同行评议的研究,肿瘤发生率随着阿斯巴甜消费量的增加而增加,并且致死性较低的肿瘤转化为更致命的肿瘤的比例显着增加。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承认,只有不到1%出现问题的消费者会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报告。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宣布它没有进一步收集阿斯巴甜不良反应报告或监测阿斯巴甜研究的计划。

1996年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取消了对阿斯巴甜使用的所有限制,并批准它为“通用甜味剂”,这意味着阿斯巴甜现在可以用于任何食品或饮料中。

1996年12月 – 俄亥俄州东北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拉尔夫•沃尔顿博士进行的一项杰出的研究结果公开了。美国国家新闻对研究结果做了一个60分钟的专题节目,揭示了之前阿斯巴甜是安全的研究有多么荒谬。

沃尔顿在同行评议的医学杂志中回顾了过去20年发表的165项独立研究:其中74项研究是由阿斯巴甜行业资助的,所有这些研究都证明了阿斯巴甜的安全性。 在其它91项非行业资助研究中,84项证实阿斯巴甜有不利于健康的副作用。七项非阿斯巴甜工业资助研究中有六项支持阿斯巴甜的推广食用,而这些研究由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资助。

1998

孟山都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提交申请一种名为“Neotame(纽甜)”的新型日常甜味剂 – 甜度是阿斯巴甜的60倍,是白糖甜度的13,000倍。

纽甜:食物货架上最新的危险甜味剂…

由于添加了3,3-二甲基丁基化合物(这种研究较少的化学物质具有潜在的神经毒性作用),所以纽甜不易在热和液体中分解。这样阿斯巴甜的主要成分结合的更紧密,也就不需要针对苯丙酮尿症患者提出健康警示。

英国食品委员会发布了两项有关甜味剂的调查。第一项调查表明,包括圣威(St Wei)、穆勒兰• 塞恩斯伯里(Mullerand Sainsbury’s)在内的几家知名的甜味剂生产公司都没有遵守在产品名称旁加上“甜味剂”的法律规定。第二个发现是阿斯巴甜不仅出现在“不加糖”和“淡味”饮料中,而且在普通含糖饮料中出现,因为它比普通糖的成本便宜三倍。

巴塞隆纳大学的科学家发表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独立研究,清楚地表明阿斯巴甜在活体标本(实验对象为大鼠)体内会转化成甲醛,并且甲醛会扩散到实验对象的重要器官,包括肝脏、肾脏、眼睛和大脑。这直接让阿斯巴甜的生产商声称阿斯巴甜不会在体内分解成甲醛打脸,同时也支持了阿斯巴甜批评者的说法,即与阿斯巴甜毒性相关的许多症状都是由甲醛的毒性和在体内的累积效应引起的。

1999

英国《独立报》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阿斯巴甜在生产过程中采用了基因工程。 阿斯巴甜组分苯丙氨酸由一种细菌代谢产生。调查披露孟山都公司已通过基因工程改造细菌,使细菌可以产生更多的苯丙氨酸。孟山都公司辩解说之所以这个过程以前没有透露是因为成品中没有改造过的DNA成分残留,并坚称产品是完全安全的。

2000

孟山都在世界范围内对转基因食品的抵制和遭受持续诉讼的压力下,以4亿4,000万美元的价格将NutraSweet出售给波士顿一家私人股权公司基希德协会,该公司由几名前孟山都公司经理组成。孟山都还出售了其在两家欧洲甜味剂合资企业纽塔斯韦特股份公司(NutraSweet AG)和欧洲阿斯巴甜公司(Euro-Aspartame SA)的股权。

2002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了“纽甜”可以日常和普遍使用。

欧盟委员会食品科学委员会发布了关于阿斯巴甜的最终报告,并得出结论,没有证据表明有必要修改之前为阿斯巴甜制定的早期风险评估结果。

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一样,一些委员会成员与国际生命科学研究所(ILSI)关系匪浅,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该研究所是一个为阿斯巴甜研究提供资金来源的行业组织。国际生命科学研究所董事成员包括孟山都公司、可口可乐公司和百事可乐公司。

2003

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消费者政策委员会成员批准使用三氯蔗糖和一种阿斯巴甜 – 乙酰磺胺盐化合物(由生产阿斯巴甜的荷兰甜味剂公司在欧洲生产并以“双甜”为名出售),并同意三年后评估审查这两种产品的大众使用情况。

与此同时,欧洲绿党要求委员会重新评估阿斯巴甜的安全性并加强含阿斯巴甜产品的卷标管理,但遭到拒绝。

2004

一个专辑长度的纪录片《甜蜜的痛苦》被制作成了DVD(有呼声和抗议的作品), 属于半纪录片半侦探故事的形式。它包括采访受到阿斯巴甜伤害的人,以及来自呼吁者、医生、律师和长期反对阿斯巴甜人士的可信证词,包括詹姆斯•特纳、罗伯茨和著名神经外科医生罗素布拉洛克博士。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oKyRlpmG7A

译者注:纪录片全称叫“Sweet Misery: A Poisoned World(2006)”

美国消费者团体国家正义联盟向纽特(NutraSweet)公司(阿斯巴甜产品现任的拥有者)、美国糖尿病协会和孟山都公司提起3.5亿美元的集体诉讼。大约还有50名被告尚未被提名,但整个诉讼中提到了唐纳德•伦斯斐,是他努力让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了阿斯巴甜。原告认为这起诉讼将证明阿斯巴甜被人类食用后的致命性。但将诉讼提交法庭却进展甚微。

2005

博洛尼亚的拉米齐尼研究所是一家非营利性的私立研究机构,致力于研究癌症的起因,发布了一项关于非常大型的长期动物食用阿斯巴甜的研究结果。研究表明阿斯巴甜导致喂食阿斯巴甜的雌性动物患淋巴瘤和白血病的剂量约为每公斤体重20毫克,也就是约为人类每日允许摄入量的一半。

纽特(NutraSweet)公司重新让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工厂恢复了运转(自2003年起停工),以满足市场对阿斯巴甜日益增长的需求。

阿斯巴甜以NutraSweet,Equal,Equal-Measure,Spoonful,Canderel和Benevia的商品名称出售,遍布100多个国家,每天至少有2.5亿人在超过5,000种产品中食用。在全球范围内阿斯巴甜行业每年的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 美国是阿斯巴甜的主要消费者,研究显示美国人血浆中的天冬氨酸水平显着偏高。

2006

《研究证明纽特牌阿斯巴甜会诱发癌症》

2008

《阿斯巴甜如何损害你的大脑?》

2009

《阿斯巴甜、脑癌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新的研究证明白血病和淋巴瘤跟食用纽特牌阿斯巴甜有关》

2010

《揭露阿斯巴甜的危害、副作用和它为何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

2011

《阿斯巴甜 – 当今食品添加剂中最危险的物质》

《自费研究发现阿斯巴甜会诱发巨大肿瘤》

2012

《长期人体研究表明阿斯巴甜与血癌的风险增加有关》

2013

《新广告宣传捍卫阿斯巴甜的安全性》

2013年12月,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发布了第一份阿斯巴甜全面风险评估报告。该报告认为,阿斯巴甜及其分解产物对一般人群(包括婴儿,儿童和孕妇)是安全的。

《欧洲食品安全局对阿斯巴甜的安全性的解读》

《欧洲食品安全局在公开会议上对阿斯巴甜的安全性做咨询》

2014

《阿斯巴甜游戏结束…下一个是什么》

2015

《可口可乐称低糖苏打水可以抵抗肥胖,而研究人员则提出自闭症跟它有关》

2016

《被泄露的波德斯塔电子邮件确认了对阿斯巴甜危害性怀疑的真实性》

《阿斯巴甜如何导致肥胖》

2017

《在儿童饮料中阿斯巴甜的使用急剧增加》

最新研究表明人造调味剂可以导致糖尿病

https://articles.mercola.com/sites/articles/archive/2017/10/03/artificial-sweeteners-lead-to-diabetes.aspx

数据源:

《避免食用人造甜味剂的完整清单》

《帕特•托马斯的《生态学家》2005年度报告》

《麦考拉医生 – 阿斯巴甜》

《创造可能》

续集-生病的老鼠、生物武器、唐纳德•伦斯斐和非酒精饮料有什么共同之处?

www.golden-ages.org/2018/07/what-do-sick-mice-bio-weaponry-rumsfeld-and-soft-drinks-have-in-common/

原文:

https://healingearth.info/do-sick-mice-bio-weaponry-rumsfeld-and-soft-drinks-have-in-common/

翻译:人才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07/the-history-of-aspartame/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

新版下载
本文原创,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待分类分类热门文章

标签热门文章排行

☛免责声明 ☛本站使用教程
Theme Argon With Ry-Plus By 清欢
我的第21918位朋友,历经127608次回眸才与你相遇
内容失效/资源代找/交流学习
内容失效/资源代找/交流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