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必背歌诀
文章树列

5.1必背基本功歌诀:

5.1.1正经

任脉

1:任脉

循行:任脉者,起于中极之下,以上毛际,循腹里,上关元,至咽喉,上颐,循面,入目。

穴位:

任脉穴行二十四,会阴潜伏两阴间。

曲骨之前中极在,关元石门气海边。

阴交神阙水分处,下脘建里中脘前。

上脘巨阙连鸠尾,中庭膻中玉堂里。

紫宫华盖循璇玑,天突廉泉承浆止。

任脉病证

任脉男子结七疝,女子带下瘕聚见,

脉别实则腹皮痛,虚则痒搔尾翳缘。?

 

 

督脉

循行:脉起下极之腧,并于脊里,上至风府,入脑上巅,循额至鼻柱,属阳脉之海。

穴位:

督脉行背之中行,二十八穴始长强。腰俞阳关入命门,悬枢脊中上中枢。

筋缩至阳归灵台,神道身柱陶道周。大椎哑门连风府,脑户强间后顶排。

百会前顶通囟会,上星神庭素髎对。水沟兑端在唇上,龈交上齿缝之内。

督脉病证

督脉少腹冲心痛,不得前后为冲疝,实则脊强而反折,虚则头重高摇巅,女子不孕患癃痔,下为遗溺上嗌干

 

 

手太阴肺经

循行:肺手太阴之脉,起于中焦,下络大肠,还循胃口,上膈属肺。从肺系,横出腋下,下循臑内,行少阴、心主之前,下肘中,循臂内上骨下廉,入寸口,上鱼,循鱼际,出大指之端。其支者,从腕后,直出次指内廉,出其端。

穴位:

手太阴肺十一穴,中府云门天府列。

侠白尺泽孔最存,列缺经渠太渊涉。

鱼际拇指白肉际,抵指少商如韭叶。

手太阴肺经病证

手太阴经肺主病,胀满喘咳缺盆痛,

甚则两手交而瞀,此为臂厥肺是动,

咳而上气肺所生,喘渴烦心胸满促,

臑臂之内前廉痛,厥掌中热别络生,

气盛作痛连肩背,汗出中风溲数欠,

气虚肩背痛而寒,少气乏息溺色变。?

 

 

手阳明大肠经

循行:大肠手阳明之脉,起于大指次指之端,循指上廉,出合谷两骨之间,上入两筋之中,循臂上廉,入肘外廉,上臑外前廉,上肩,出髃骨之前廉,上出于柱骨之会上,下入缺盆,络肺,下膈,属大肠。其支者,从缺盆上颈,贯颊,入下齿中;还出挟口,交人中,左之右,右之左,上挟鼻孔。

穴位:

手阳明穴起商阳,二间三间合谷藏。

阳溪偏历温溜济,下廉上廉三里长。

曲池肘髎五里近,臂臑肩髃巨骨当。

天鼎扶突禾髎接,鼻旁五分迎香列。

 

手阳明大肠经病证

手阳明动下齿痛,必恶热饮颊肿,

目黄口干津液病,鼽衄喉痹因热重,

肩前臑外相引痛,大指次指痛不用,

气盛所过发热肿,应则寒栗温补奉。?

 

 

足阳明胃经

循行:胃足阳明之脉,起于鼻之交頞中,旁约太阳之脉,下循鼻外,上入齿中,还出挟口环唇,下交承浆,却循颐后下廉,出大迎,循颊车,上耳前,过客主人,循发际,至额颅;其支者,从大迎前下人迎,循喉咙,入缺盆,下膈,属胃,络脾;其直者,从缺盆下乳内廉,下挟脐,入气街中;其支者,起于胃口,下循腹里,下至气街中而合,以下髀关,抵伏兔,下膝膑中,下循胫外廉,下足跗,入中指内间;其支者,下廉叁寸而别,下入中指外间;其支者,别跗上,入大趾间,出其端。

穴位:

四十五穴足阳明,承泣四白巨髎经。

地仓大迎登颊车,下关头维对人迎。

水突气舍连缺盆,气户库房屋翳寻。

膺窗乳中下乳根,不容承满出梁门。

关门太乙滑肉门,天枢外陵大巨里。

水道归来达气冲,髀关伏兔走阴市。

梁丘犊鼻足三里,上巨虚连条口底。

下巨虚下有丰隆,解溪冲阳陷谷同。

内庭厉兌阳明穴,大趾次趾之端终。

 

足阳明胃经病证

足阳明动洒洒寒,善呻数欠黑饮颜,

病至恶见人与火,闻木声惊心惕然,

闭户塞牖欲独处,登高而歌弃衣走,

贲响腹胀为骭厥,主血生病狂疟见,

温淫汗出鼻鼽衄,口唇胗颈喉肿,

大腹水肿膝膑痛,膺乳气街股伏兔,

骭外足跗上皆痛,下至中趾不为用,

气盛身前尽皆热,消谷善饥溺色黄,

不足身前皆寒栗,胃中寒则满而胀。

 

 

 

足太阴脾经

循行:脾足太阴之脉,起于大指之端,循指内侧白肉际,过核骨后,上内踝前廉,上踹内,循胫骨后,交出厥阴之前,上膝股内前廉,入腹,属脾,络胃,上膈,挟咽,连舌本?,散舌下。

穴位:

足太阴脾由足,隐白先从内侧起。

大都太白继公孙,商丘直上三阴交。

漏谷地机阴陵泉,血海箕门冲门前。

府舍腹结大横上,腹哀食窦天溪连。

胸乡周容大包尽,二十一穴太阴全。

足太阴脾经病证

足太阴动舌本强,食呕胃脘腹痛胀,

善噫得后快然衰,身体皆重脾主病,

舌本痛体不能动,食不能下心烦痛,

寒疟溏瘕泄水闭,水肿黄疸不能卧,

强立股膝内肿痛,厥为足大趾不用。?

 

手少阴心经

循行:心手少阴之脉,起于心中,出属心系,下膈,络小肠;其支者,从心系,上挟咽,系目系;其直者,复从心系,却上肺,下出腋下,下循臑内后廉,行太阴心主之后,下肘内,循臂内后廉,抵掌后锐骨之端,入掌内后廉,循小指之内出其端。

穴位:

手少阴心起极泉,青灵少海灵道全。

通里阴郄神门穴,少府少冲小指边。

手厥阴心包经病证

手厥阴动手心热,臂肘孪急及腋肿,

甚则胸胁支满结,心中憺憺而大动,

面赤目黄笑不休,烦心心痛掌中热。

 

 

手太阳小肠经

循行:小肠手太阳之脉,起于小指之端,循手外侧上腕,出踝中,直上循臂骨下廉,出肘内侧两筋之间,上循臑外后廉。出肩解,绕肩胛,交肩上,入缺盆,络心,循咽,下膈,抵胃,属小肠;其支者,从缺盆循颈上颊,至目锐眦,却入耳中;其支者,别颊,上?,抵鼻,至目内眦,斜络于颧。

穴位:

手太阳经小肠穴,少泽先行小指末。

前谷后溪腕骨间,阳谷须同养老列。

支正小海上肩贞,臑俞天宗秉风合。

曲垣肩外复肩中,天窗循次上天容。

此经穴数一十九,还有颧髎入听宫。

手太阳小肠经病证

手太阳动病嗌疼,颌肿肩臑拔折形,

液病耳聋目色黄,颊肿颈肩肘臂痛。?

 

足太阳膀胱经

循行:膀胱足太阳之脉,起于目内眦,上额,交巅。?其支者:从巅至耳上角。

其直者:从巅入络脑,还出别下项 ,循肩髆内,夹脊抵腰中,入循膂,络肾,属膀胱。其支者:从腰中,下夹脊,贯臀,入腘中。其支者:从髆内左右别下贯胛,夹脊内,过髀枢,循髀外后廉下合腘中,以下贯踹内,出外踝之后,循京骨至小趾外侧。

穴位:

足太阳经六十七,晴明攒竹眉曲差。

五处承光接通天,络却玉枕天柱边。

大杼风门引肺俞,厥阴心督膈肝胆。

脾胃三焦肾气海,大肠关元小膀胱。

中膂白环皆二行,去脊中间一寸半。

上髎次髎中下髎,会阳须下尻旁取。

还有附分在三行,二椎三寸半相当。

魄户膏肓与神堂,噫嘻膈关魂门旁。

阳纲意舍及胃仓,肓门志室连胞肓。

秩边承扶殷门穴,浮郄相邻是委阳。

委中再下合阳去,承筋承山相次长。

飞扬跗阳达昆仑,仆参申脉过金门。

京骨束骨近通谷,小趾外侧至阴寻。

足太阳膀胱经病证

足太阳动冲头痛,目似脱兮项如拔,

脊痛腰折髀难曲,腘如结而腨如裂,

踝厥主筋所生病,痔疟狂癫头顖痛,

目黄泪出及鼽衄,项背腰尻腘腨脚,

痛及小趾不能用。

 

 

足少阴肾经

循行:肾足少阴之脉:起于小指之下,斜走足心,出于然骨之下,循内踝之后,别入跟中,以上踹内,出腘内廉,上股内后廉,贯脊属肾,络膀胱。其直者:从肾,上贯肝、膈,入肺中,循喉咙,挟舌本。其支者:从肺出,络心,注胸中。

穴位:

足少阴肾二十七,涌泉然谷出太溪。

大钟水泉连照海,复溜交信筑宾立。

阴谷横骨趋大赫,气穴四满中渚得。

肓俞商曲石关蹲,阴都通谷幽门直。

步廊神封出灵墟,神藏彧中俞府毕。

足少阴肾经病证

足少阴病饥不食,面如漆柴咳唾血,

喝喝而喘坐欲起,(目荒)(目荒)无见如悬饥, 

善恐惕惕如人捕,骨厥主肾生病是,

口热舌干及咽肿,上气嗌干痛烦心,

心痛黄痘并肠澼,腰脊股内后廉痛,

痿厥嗜卧少精神,足下热痛经气逆。

 

手厥阴心包经

循行:心主手厥阴心包络之脉,起于胸中,出属心包络,下膈,历络三焦。其支者:循胸出胁,下腋三寸,上抵腋下,循臑内,行太阴、少阴之间,入肘中,下臂,行两筋之间,入掌中,循中指,出其端。其支者:别掌中,循小指次指出其端。

穴位:

心包九穴天池近,天泉曲泽郄门认。

间使内关逾大陵,劳宫中冲中指尽。

手厥阴心包经病证

手厥阴动手心热,臂肘孪急及腋肿,

甚则胸胁支满结,心中憺憺而大动,

面赤目黄笑不休,烦心心痛掌中热。

 

手少阳三焦经

循行:三焦手少阳之脉,起于小指次指之端,上出两指之间,循手表腕,出臂外两骨之间,上贯肘,循臑外上肩,而交出足少阳之后,入缺盆,布膻中,散络心包,下膈,遍属三焦。其支者,从膻中,上出缺盆,上项,系耳后,直上出耳上角,以屈下颊至出其支者,从耳后入耳中,出走耳前,过客主人,前交颊,至目锐眦。

穴位:

少阳三焦所从经,二十三穴起关冲。

液门中渚阳池立,外关支沟会宗逢。

三阳络入四渎内,注入天井清冷中。

消泺臑会肩髎穴,天髎天牖经翳风。

瘛脉颅息角耳门,和髎上行丝竹空。

 

 手少阳三焦经病候 

腹胀、水肿、小便不利,耳聋,耳鸣,咽喉肿痛,外眼角痛,汗出,颊肿,耳后、肩、肘、臂部本经脉过处疼痛等。

 

 

足少阳胆经

循行:胆足少阳之脉,起于目锐眦,上抵头角,下耳后,循颈行手少阳之前,至肩上,却交出手少阳之后,入缺盆;其支者,从耳后入耳中,出走耳前,至目锐眦后;其支者,别锐眦,下大迎,合于手少阳,抵于,下加颊车,下颈、合缺盆,以下胸中,贯膈,络肝,属胆,循胁里,出气街,绕毛际,横入髀厌中;其直者,从缺盆下腋,循胸过季胁,下合髀厌中,以下循髀阳,出膝外廉,下外辅骨之前,直下抵绝骨之端,下出外踝之前,循足跗上,入小指次指之间;其支者,别跗上,人大指之间,循大指歧骨内出其端,还贯爪甲,出三毛。

穴位: 

足少阳经瞳子髎,四十四穴行迢迢。

听会上关颔厌集,悬颅悬厘曲鬓翘。

率谷天冲浮白次,窍阴完骨本神至。

阳白临泣开目窗,正营承灵脑空是。  

风池肩井渊腋长,辄筋日月京门乡。

带脉五枢维道续,居髎环跳市中渎。

阳关阳陵复阳交,外丘光明阳辅高。

悬钟丘墟足临泣,地五侠溪窍阴闭。 

足少阳胆经病证

足少阳动病口苦,太息胁痛不能转,

甚而微尘体无泽,足外反热阳厥逆,

是主骨所生病者,目锐眦痛头颌疼,

缺盆肿痛腋下肿,马刀挟瘿与汗出,

振寒疟兮胸胁痛,肋髀膝外胫绝骨,

外踝前与诸节痛,小趾次趾不能用。

 

 

 

足厥阴肝经

循行:肝足厥阴之脉。起于大指丛毛之际,上循足跗上廉,去内踝一寸,上踝八寸,交出太阴之后,上腘内廉,循股阴,入毛中,过阴器,抵小腹,夹胃、属肝、络胆,上贯膈,布胁肋,循喉咙之后,上入颃颡,连目系,上出额,与督脉会于巅;其支者,从目系下颊里,环唇内;其支者,复从肝别,贯膈,上注肺。

穴位:

足厥阴经一十四,大敦行间太冲是。

中封蠡沟伴中都,膝关曲泉阴包次。  

五里阴廉上急脉,章门才过期门至。

足厥阴肝经病证

足厥阴动病腰痛,丈夫癞疝妇腹肿,

甚者喉干面脱色;是主肝经所生病,

胸满呕逆飧泄频,狐疝遗精溺闭癃。

 

 

5.1.2奇经八脉

阳维阴维脉病证

阳维为病苦寒热,阴维为病苦心痛。

阴阳不能自相维,怏然失志神恍惚,溶溶不能自收持。

阳跷阴跷脉病证

阴缓阳急阳跷病,阳急狂走目不眜;

阳缓阴急阴跷病,阴急寒盛肢厥冷。

带脉病证

带脉为病腹胀满,溶溶腰坐水中间,

绕脐腰脊冲心痛,女子赤白带下绵。

5.1.3特定穴歌:

四总穴歌 

肚腹三里留,腰背委中求,头项寻列缺,面口合谷收。

五门穴法 

五门母子穴 

母穴:

肾经   虚症:复溜穴

胃经   虚症:解溪穴

脾经   虚症:大都穴

肝经   虚症:曲泉穴

心经   虚症:少海穴

心包经 虚症:夏至到冬至(火性):中冲穴(井穴木性)曲泽穴(合);冬至到夏至:间使穴(经穴金性)

肺经   虚症:太渊穴

大肠经 虚症:曲池穴

三焦经 虚症:夏至到冬至(火性):中渚穴(俞穴木性);冬至到夏至(水性):关冲穴(井穴金性)天井穴(合)。

小肠经 虚症:后溪穴

胆经   虚症:侠溪穴

膀胱经 虚症:委中穴

子穴:

肾经   实症:涌泉穴(井穴木性)然谷穴(荣)

胃经   实症:历兑穴(井穴金性)内庭穴(荣)

脾经   实症:商丘穴

肝经   实症:行间穴

心经   实症:神门穴

心包经 实症:夏至到冬至(火性):大陵穴(俞穴土性);冬至到夏至(水性):中冲穴(井穴木性)劳宫穴(荣)

肺经   实症:尺泽穴

大肠经 实症:二间穴

三焦经 实症:夏至到冬至(火性):天井穴(合穴土性);冬至到夏至(水性):中渚穴(俞穴木性)。

小肠经 实症:小海穴

胆经   实症:阳辅穴

膀胱经 实症:足临泣穴

五门十变(本穴治疗):

 

心包:夏至后劳宫,冬至后曲泽;三焦:夏至后支沟,冬至后液门

八脉交会八穴歌

公孙冲脉胃心胸,内关阴维下总同,临泣胆经连带脉,阳维锐眦外关逢,

后溪督脉内眦颈,申脉阳跷络亦通,列缺任脉行肺系,阴跷照海隔喉咙。

八会穴歌 

府会中脘脏章门.筋会阳陵髓绝骨.骨会大杼气膻中.血会膈俞太渊脉.

1.1.1 八会穴主治 

1).脏会章门:又为脾募。脾、胃合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故章门可治各种脏病,其中以脾、肝病为主。 

2).腑会中脘:又为胃募。胃为水谷之海,后天之本。故中脘为主治胃、大肠、小肠病症之主穴。 

3).气会膻中:又为心包募。主治气机紊乱之症。 

4).血会膈俞,本穴是治疗血病之主穴。具有活血和血、止血理血之功。 

5).筋会阳陵泉:又为合穴。故主治下肢痿痹、麻木、屈伸不利、胁痛、口苦等症。有舒筋活络,清肝利胆,利关节止痛之功。 

6).脉会太渊:又为肺经原穴,肺朝百脉,主治节,故太渊可治疗脉管疾患。具有理气、 活血通脉之功,多用地治疗心肺疾患。 

7).骨会大杼,具有强健筋骨之功,可治一切骨病。 

8).髓会绝骨(悬钟)。脑为髓海,故悬钟是治疗脑病之要穴。

 

 

 

十井穴总治 

十二井穴治疗特点:

十二井穴主心下满,常用针刺放血用以开窍醒神清热作用。

少商:手太阴肺经神志病、发热病、局部麻木、咽喉肿痛、扁桃体炎。

商阳:手阳明大肠经⒈神志病⒉咽喉肿痛(内热)。

厉兑:足阳明胃经神志病、热病。

隐白:足太阴脾经止血:便血、衄血、崩漏、月经过多;神志病。

少冲:手少阴心经神志病。

少泽:手太阳小肠经⒈神志病、热病⒉少乳以及乳房胀痛。

至阴:足太阳膀胱经纠正胎位,治疗胎位不正。

涌泉:足少阴肾经⒈最痛的穴位,有很好的降压作用⒉十二井穴中开窍醒神作用最强⒊上病取下。中冲:手厥阴心包经神志病、热病。

关冲:手少阳三焦经头痛、目赤、耳聋、喉痹、热病、昏厥、舌强不语、痄腮。

足窍阴:足少阳胆经神志病、热病。

大敦:足厥阴肝经⒈开窍醒神⒉善于治疗疝气。

十要千金歌 

三里内庭穴,肚腹中妙诀。 曲池与合谷,头面病可彻。 

腰背痛相连,委中昆仑穴。 胸项如有痛,后溪并列缺。 

环跳与阳陵,膝前兼腋胁。 可补即留久,当泻即疏泄。 

三百六十名,十一千金穴。

 

原穴穴名

肝太冲 心神门? 脾太白 肺太渊 肾太溪? 心包大陵

胆丘墟小肠腕骨 胃冲阳 大肠合谷 膀胱京骨 三焦阳池?

十二募穴歌1

肺募中府心巨阙,肝募期门脾章门;

肾募京门胃中脘,胆募日月焦石门;

小肠关元大天枢,膀胱中极膻中络。

十二募穴歌 2

大肠天枢肺中府,小肠关元心巨阙,

膀胱中极肾京门,肝募期门胆日月,

胃募中脘脾章门,焦募石门包膻中。

十二原穴主治歌

肺原太渊肾太溪,

心包大陵太白脾,

心原神门肝太冲,

小肠腕骨焦阳池,

膀胱京骨冲阳胃,

大肠合谷胆丘墟。

肺经表里原络穴主治歌

肺经原络应刺病,胸胀溏泻小便频,洒翕寒热咳喘短,木痛皮肤肩缺盆。

大肠经表里原络穴主治歌

大肠原络应刺病,大次不用户臂疼,气满皮肤木不仁,面颊顋肿耳聋鸣。

脾经表里原络穴主治歌

脾经原络应刺病,重倦面黄舌强疼,腹满时痛吐或泻,善饥不食脾病明。

胃经表里原络穴主治歌

胃经原络应刺病,项膺股胻足跗疼,狂妄高歌弃衣走,恶闻烟火木音惊。

心经表里原络穴主治歌

心经原络应刺病,消渴背腹引腰疼,眩仆咳吐下泄气,热烦好笑善忘惊。

小肠经表里原络穴主治歌

小肠原络应刺病,颧颔耳肿苦寒热,肩臑肘臂内外廉,痛不能转腰似折。

肾经表里原络穴主治歌

肾经原络应刺病,大小腹痛大便难,脐下气逆脊背痛,唾血渴热两足寒。

膀胱经表里原络穴主治歌

膀胱原络应刺病,目脱泪出头项疼,脐突大小腹胀痛,按之尿难溲血脓。

三焦经表里原络穴主治歌

三焦原络应刺病,小指次指如废同,目眦耳后喉肿痛,自汗肩臑内外疼。

心包络经表里原络穴主治歌

心包原络应刺病,面红目赤笑不休,心中动热掌中热,胸腋臂手痛中求。

胆经表里原络穴主治歌

胆经原络应刺病,口苦胸胁痛不宁,髀膝外踝诸节痛,太息马刀侠瘤瘿。

肝经表里原络穴主治歌

肝经原络应刺病,头痛颊肿胁疝疼,妇人少腹胞中痛,便难溲淋怒色青。 

十三鬼穴歌

百邪颠狂所为病,针有十三穴须认,凡针之体先鬼宫,次针鬼信无不应。

一一从头逐一求,男从左起女从右,一针人中鬼宫停,左边下针右出针,

第二手大指甲下,名鬼信刺三分深,三针足大指甲下,名曰鬼垒入二分,

四针掌后大陵穴,入针五分为鬼心,五针申脉为鬼路,火针三下七锃锃,

第六却寻大椎上,入发一寸名鬼枕,七刺耳垂下五分,名曰鬼床针要温,

八针承浆名鬼市,从左出右君须记,九针劳宫为鬼窟,十针上星名鬼堂,

十一阴下缝三壮,女玉门头为鬼藏,十二曲池名鬼臣,火针仍要七锃锃,

十三舌头当舌中,此穴须名是鬼封,手足两边相对刺,若逢狐穴只单通,

此是先师真妙诀,狂猖恶鬼走无踪。

一针鬼宫,即人中,入三分。二针鬼信,即少商,入三分。三针鬼垒,即隐白,入二分。四针鬼心,即大陵,入五分。五针鬼路,即申脉(火针),三下。六针鬼枕,即风府,入二分。七针鬼床,即颊车,入五分。八针鬼市,即承浆,入三分。九针鬼窟,即劳宫,入二分。十针鬼堂,即上星,入二分。十一针鬼藏,男即会阴,女即玉门头,入三分。十二针鬼臣,即曲池(火针),入五分。十三针鬼封,在舌下中缝,刺出血,仍横安针一枚,就两口吻,令舌不动,此法甚效。更加间使、后溪二穴尤妙。

男子先针左起,女子先针右起。单日为阳,双日为阴。阳日、阳时针右转,阴日、阴时针左转。

刺入十三穴尽之时,医师即当口问病人;何妖何鬼为祸,病人自说来由,用笔一一记录,言尽狂,方宜退针。 

 

十五络穴歌1

列缺偏历肺大肠,通里支正心小乡;心包内关三焦外,公孙丰隆脾胃详;

胆络光明肝蠡沟,大钟肾络膀飞扬;脾有大络名大包,任络尾翳督长强。

十五络穴歌 2

人身络穴一十五。我今逐一从头举。

手太阴络为列缺。手少阴络即通里。

手厥阴络为内关。足少阳络为光明。

足太阴络公孙寄。足少阴络名大钟。

足厥阴络蠡沟配。阳督之络号长强。

阴任之络号尾翳。脾之大络为大包。

十五络脉君须记。

十六郄穴歌1

肺郄孔最大温溜,脾郄地机胃梁丘,心郄阴郄小养老,胆郄外丘肝中都,

心包郄门焦会宗,膀胱金门肾水泉,阳维阳交阴筑宾,阳跷附阳阴交信

十六郗穴歌 2

郄犹孔隙义,本是气血聚,病证反应点,临床能救急。

肺向孔最取,大肠温溜逼,胃经是梁丘,脾经地机切,

心经取阴郄,小肠养老名,膀胱求金门,肾向水泉觅,

心包郄门寻,三焦会宗列,胆经在外丘,肝经中都立,

阳跷走跗阳,阴跷交信必,阳维系阳交,阴维筑宾穴。

 

井荥俞原经合穴歌

少商鱼际与太渊,经渠尺泽肺相连,商阳二三间合谷,阳溪曲池大肠牵。

隐白大都太白脾,商丘阴陵泉要知,厉兑内庭陷谷胃,冲阳解溪三里随。

少冲少府属于心,神门灵道少海寻,少泽前谷后溪腕,阳谷小海小肠经。

涌泉然谷与太溪,复溜阴谷肾所宜,至阴通谷束京骨,昆仑委中膀胱知。

中冲劳宫心包络,大陵间使传曲泽,关冲液门中渚焦,阳池支沟天井索。

大敦行间太冲看,中封曲泉属于肝,窍阴侠溪临泣胆,丘墟阳辅阳陵泉。

下合穴歌

大肠下合上巨虚,小肠下合下巨虚,三焦委阳胆阳陵,膀胱委中胃三里。

十二经纳天干歌

甲胆乙肝丙小肠,丁心戊胃己脾乡,庚属大肠辛属肺,壬属膀胱癸肾脏,三焦亦向壬中寄,心包同归入癸水。

十二经纳地支歌

肺寅大卯胃辰宫。脾巳心午小未中,申胱酉肾心包戌,亥焦子胆丑肝通。

 

 

山陵溪 沟谷海 神

承山

外陵、阴陵、阳陵、大陵

阳溪、解溪、天溪、后溪、太溪、侠溪

水沟、支沟、蠡沟

合谷、陷谷、漏谷、前谷、阳谷、膀胱经通谷、然谷、阴谷、率谷、肾经通谷

血海、少海、小海、照海、气海俞、气海

神门 神封 神藏 神堂 神道 本神? 神阙神庭

中医疗法:艾灸,针刺,放血,拔罐,经方,刮痧,易筋经,养生常识

针刺手法:

上述特定穴歌,子母补泻,对称治疗,灵龟八法,经外奇穴

补泻手法:

迎随,捻转,插提(提豆许),呼吸补泻,烧山火,透天凉

人有四海:

脑为髓之海,上俞百会下俞风府

喉项为气之海,上俞天柱下俞人迎

胃为水谷之海,上俞气街下俞足三里

冲脉为十二经之海,上俞大杼,下俞上下巨虚上下廉。冲脉主血

小儿常灸

身柱穴,大柕,脾俞 太乙 滑肉门,心俞 巨阙

 

 

5.2建议背诵的参考歌诀: 

5.2.1流注指微赋 

疾居荣卫,扶救者针。观虚实于瘦肥,辨四时之浅深。是见取穴之法,但分阴阳而溪谷;迎风逆顺,须晓气血而升沉。

原夫指微论中,颐义成赋,知本时之气开,说经络之流注。每披文而参其法,篇篇之旨审存沉至危笃,刺之勿误。

详夫阴日血引,值阳气流口温针,阳日气引,逢阴血暖牢寒濡。深求诸经十二作数,络脉十五为周;阴俞六十脏主,阳穴七十腑收。刺阳经者,可卧针而取;夺血络者,先俾指而柔。呼为迎而吸作补,逆为鬼而从何忧。淹疾延患,着灸之由。躁烦药饵而难极,必取八会;痈肿奇经而蓄邪,纤犹砭况夫甲胆乙肝,丁心壬水,生我者号母,我生者名子。春井夏荥乃邪在,秋经冬合乃刺矣。

痛实痒虚,泻子随母要指。

想夫先贤迅效,无出于针;今人愈疾,岂离于医。徐文伯泻孕于苑内,斯由甚速;范九思疗咽于江夏,闻见言稀。

大抵古今遗迹,后世皆师。王纂针昧而立康,獭从被出,;秋夫疗鬼而馘效,魂免伤悲。慨法,里外之绝,羸盈必别。勿刺大劳,使人气乱而神HT ;慎妄呼吸,防他针昏而闭血。又以常寻古义,由有藏机,遇高贤真趣,则超然得悟;逢达人示教,则表我秩危。男女气脉行分时合,度养时刻注穴,穴须根据今,详定疾病之仪,神针法式。广搜《难》、《素》之秘密文辞,深考诸家之肘亟妙臆。故称泸江流注之指微,以为后学之规则。

5.2.2标幽赋 (杨氏注解)

拯救之法,妙用者针。

劫病之功,莫捷于针灸。故《素问》诸书,为之首载,缓、和、扁、华,俱以此称神医。盖一针中穴,病者应手而起,诚医家之所先也。近世此科几于绝传,良为可叹!经云:『拘于鬼神者,不可与言至德;恶于砭石者,不可与言至巧。』此之谓也。又语云:『一针、二灸、三服药。』则针灸为妙用可知。业医者,奈之何不亟讲乎?

察岁时于天道,定形气于余心。

夫人身十二经,三百六十节,以应一岁十二月,三百六十日。岁时者,春暖、夏热、秋凉、冬寒,此四时之正气。苟或春应暖而反寒,夏应热而反凉,秋应凉而反热,冬应寒而反暖,是故冬伤于寒,春必温病;春伤于风,夏必飧泄;夏伤于暑,秋必痎疟;秋伤于湿,上逆而咳。歧伯曰:『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辰四时八正之气,气定乃刺焉。是故天温日阳,则人血淖液而卫气浮,故血易泻,气易行;天寒日阴,则人血凝泣而卫气沉。月始生,则气血始清,卫气始行;月廓满,则气血实,肌肉坚;月廓空,则肌肉减,经络虚,卫气去,形独居。是以因天时而调血气也。天寒无刺,天温无灸,月生无泻,月满无补,月廓空无治,是谓得天时而调之。若月生而泻,是谓脏虚;月满而补,血气洋溢;络有留血,名曰重实。月廓空而治,是谓乱经。阴阳相错,真邪不别,沉以留止,外虚内乱,淫邪乃起。』又曰:『天有五运,金水木火土也;地有六气,风寒暑湿燥热也。』

经云:『凡用针者,必先度其形之肥瘦,以调其气之虚实,实则泻之,虚则补之,必先定其血脉,而后调之。形盛脉细,少气不足以息者危。形瘦脉大,胸中多气者死。形气相得者生,不调者病,相失者死。』是故色脉不顺而莫针。戒之戒之!

春夏瘦而刺浅,秋冬肥而刺深。

经云:『病有沉浮,刺有浅深,各至其理,无过其道,过之则内伤,不及则外壅,壅则贼邪从之,浅深不得,反为大贼。内伤五脏,后生大病。』故曰:『春病在毫毛腠理,夏病在皮肤。故春夏之人,阳气轻浮,肌肉瘦薄,血气未盛宜刺之浅;秋病在肉脉,冬病在筋骨,秋冬则阳气收藏,肌肉肥厚,血气充满,刺之宜深。』又云:『春刺十二井,夏刺十二荥,季夏刺十二俞,秋刺十二经,冬刺十二合。』以配木火土金水,理见子午流注。不穷经络阴阳,多逢刺禁。

经有十二,手太阴肺,少阴心,厥阴心包络,太阳小肠,少阳三焦,阳明大肠,足太阴脾,少阴肾,厥阴肝,太阳膀胱,少阳胆,阳明胃也。络有十五,肺络列缺,心络通里,心包络内关,小肠络支正,三焦络外关,大肠络偏历,脾络公孙,肾络大钟,肝络蠡沟,膀胱络飞扬,胆络光明,胃络丰隆,阴蹻络照海,阳蹻络申脉,脾之大络大包,督脉络长强,任脉络尾翳也。阴阳者,天之阴阳,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至于人身,外为阳,内为阴,背为阳,腹为阴,手足皆以赤白肉分之。五脏为阴,六腑为阳,春夏之病在阳,秋冬之病在阴。背固为阳,阳中之阳,心也;阳中之阴,肺也。腹固为阴,阴中之阴,肾也;阴中之阳,肝也;阴中之至阴,脾也。此皆阴阳表里,内外雌雄,相输应也,是以应天之阴阳。学者苟不明此经络,阴阳升降,左右不同之理,如病在阳明,反攻厥阴,病在太阳,反攻太阴,遂致贼邪未除,本气受蔽,则有劳无功,反犯禁刺。

既论脏腑虚实,须向经寻。

欲知脏腑之虚实,必先诊其脉之盛衰,既知脉之盛衰,又必辨其经脉之上下。脏者,心、肝、脾、肺、肾也。腑者,胆、胃、大小肠、三焦、膀胱也。如脉之衰弱者,其气多虚,为痒为麻也。脉之盛大者,其血多实,为肿为痛也。然脏腑居位乎内,而经络播行乎外,虚则补其母也,实则泻其子也。若心病,虚则补肝木也,实则泻脾土也。至于本经之中,而亦有子母焉。假如心之虚者,取本经少冲以补之,少冲者井木也,木能生火也;实取神门以泻之,神门者俞土也,火能生土也。诸经莫不皆然,要之不离乎五行相生之理,当细思之!

原夫起自中焦,水初下漏,太阴为始,至厥阴而方终;穴出云门,抵期门而最后。

此言人之气脉,行于十二经为一周,除任、督之外,计三百九十三穴。一日一夜有百刻,分于十二时,每一时有八刻二分,每一刻计六十分,一时共计五百分。每日寅时,手太阴肺经生自中焦中府穴,出于云门起,至少商穴止;卯时手阳明大肠经,自商阳起至迎香止;辰时足阳明胃经,自头维至厉兑;巳时足太阴脾经,自隐白至大包;午时手太阴心经,自极泉至少冲;未时手太阳小肠经,自少泽至听宫;申时足太阳膀胱经,自睛明至至阴;酉时足少阴肾经,自涌泉至俞府;戌时手厥阴心包络经,自天池至中冲;亥时手少阳三焦经,自关冲至耳门;子时足少阳胆经,自瞳子髎至窍阴;丑时足厥阴肝经,自大敦至期门而终。周而复始,与滴漏无差也。

正经十二,别络走三百余支;

十二经者,即手足三阴、三阳之正经也。别络者,除十五络,又有横络、孙络,不知其纪,散走于三百余支脉也。

正侧仰伏,气血有六百余候。

此言经络,或正或侧,或仰或伏,而气血循行孔穴,一周于身,荣行脉中三百余候,卫行脉外三百余候。

手足三阳,手走头而头走足;手足三阴,足走腹而胸走手。

此言经络,阴升阳降,气血出入之机,男女无以异。

要识迎随,须明逆顺。

迎随者,要知荣卫之流注,经脉之往来也。明其阴阳之经,逆顺而取之。迎者以针头朝其源而逆之,随者以针头从其流而顺之。是故逆之者为泻、为迎,顺之者为补、为随。若能知迎知随,令气必和,和气之方,必在阴阳,升降上下,源流往来,逆顺之道明矣。

况夫阴阳,气血多少为最。厥阴、太阳,少气多血;太阴、少阴,少血多气;而又气多血少者,少阳之分;气盛血多者,阳明之位。

此言三阴、三阳,气血多少之不同,取之必记为最要也。

先详多少之宜,次察应至之气。

凡用针者,先明上文气血之多少,次观针气之来应。

轻滑慢而未来,沉涩紧而已至。

轻浮、滑虚、慢迟,入针之后值此三者,乃真气之未到;沉重、涩滞、紧实,入针之后值此三者,是正气之已来。

既至也,量寒热而留疾;未至也,据虚实而候气。

留,住也;疾,速也。此言正气既至,必审寒热而施之。故经云:『刺热须至寒者,必留针,阴气隆至,乃呼之,去徐,其穴不闭;刺寒须至热者,阳气隆至,针气必热,乃吸之,去疾,其穴急扪之。』

气之未至,或进或退,或按或提,导之引之,候气至穴而方行补泻。经曰:『虚则推内进搓,以补其气;实则循扪弹努,以引其气。』

气之至也,如鱼吞钩饵之沉浮;气未至也,如闲处幽堂之深邃。

气既至,则针有涩紧,似鱼吞钩,或沉或浮而动;其气不来,针自轻滑,如闲居静室之中,寂然无所闻也。

气速至而速效,气迟至而不治。

言下针若得气来速,则病易痊,而效亦速也。气若来迟,则病难愈,而有不治之忧。故赋云:『气速效速,气迟效迟,候之不至,必死无疑矣。』

观夫九针之法,毫针最微,七星上应,众穴主持。

言九针之妙,毫针最精,上应七星,又为三百六十穴之针。

本形金也,有蠲邪扶正之道;短长水也,有决凝开滞之机。

本形,言针也。针本出于金,古人以砭石,今人以铁代之。蠲,除也。邪气盛,针能除之。扶,辅也。正气衰,针能辅之。

此言针有长短,犹水之长短,人之气血凝滞而不通,犹水之凝滞而不通也。水之不通,决之使流于湖海,气血不通,针之使周于经脉,故言针应水也。

定刺象木,或斜或正;口藏比火,进阳补羸。

此言木有斜正,而用针亦有或斜或正之不同。刺阳经者,必斜卧其针,无伤其卫;刺阴分者,必正立其针,毋伤其荣,故言针应木也。

口藏,以针含于口也。气之温,如火之温也。羸,瘦也。凡下针之时,必口内温针暖,使荣卫相接,进己之阳气,补彼之瘦弱,故言针应火也。

循机扪而可塞,以象土,实应五行而可知。

循者,用手上下循之,使气血往来也。机扪者,针毕以手扪闭其穴,如用土填塞之义,故言针应土也。

五行者,金、水、木、火、土也。此结上文,针能应五行之理也。

然是三寸六分,包含妙理;虽细桢于毫发,同贯多歧。

言针虽但长三寸六分,能巧运神机之妙,中含水火,回倒阴阳,其理最玄妙也。桢,针之干也。歧,气血往来之路也。言针之干,虽如毫发之微小,能贯通诸经血气之道路也。

可平五脏之寒热,能调六腑之虚实。

平,治也。调,理也。言针能调治脏腑之疾,有寒则温之,热则清之,虚则补之,实则泻之。

拘挛闭塞,遣八邪而去矣;寒热痹痛,开四关而已之。

拘挛者,筋脉之拘束。闭塞者,气血之不通。八邪者,所以候八风之虚邪,言疾有挛闭,必驱散八风之邪也。寒者,身作颤而发寒也。热者,身作潮而发热也。四关者,六脏有十二原,出于四关,太冲、合谷是也。故太乙移宫之日,主八风之邪,令人寒热疼痛,若能开四关者,两手两足,刺之而已。立春一日起艮,名曰天留宫,风从东北来为顺令;春分一日起震,名曰仓门宫,风从正东来为顺令;立夏一日起巽,名曰阴洛宫,风从东南来为顺令,夏至一日起离,名曰上天宫,风从正南来为顺令;立秋一日起坤,名曰玄委宫,风从西南来为顺令;秋分一日起兑,名曰仓果宫,风从正西来为顺令;立冬一日起干,名曰新洛宫,风从西北来为顺令;冬至一日起坎,名曰叶蛰宫,风从正北来为顺令。其风着人爽神气,去沉疴。背逆谓之恶风毒气,吹形骸即病,名曰时气留伏。流入肌骨脏腑,虽不即患,后因风寒暑湿之重感,内缘饥饱劳欲之染着,发患曰内外两感之痼疾,非刺针以调经络,汤液引其荣卫,不能已也。中宫名曰招摇宫,共九宫焉。此八风之邪,得其正令,则人无疾,逆之,则有病也。

九宫图(风向顺位如图表):

 

凡刺者,使本神朝而后入;既刺也,使本神定而气随。神不朝而勿刺,神已定而可施。

凡用针者,必使患者精神已朝,而后方可入针,既针之,必使患者精神才定,而后施针行气。若气不朝,其针为轻滑,不知疼痛,如插豆腐者,莫与进之,必使之候。如神气既至,针自紧涩,可与依法察虚实而施之。

定脚处,取气血为主意;下手处,认水木是根基。

言欲下针之时,必取阴阳气血多少为主,详见上文。

下手,亦言用针也。水者母也,木者子也,是水能生木也。是故济母裨其不足,夺子平其有余,此言用针,必先认子母相生之义。举水木而不及土金火者,省文也。

天地人三才也,涌泉同璇玑、百会;上中下三部也,大包与天枢、地机。

百会一穴在头,以应乎天;璇玑一穴在胸,以应乎人;涌泉一穴在足心,以应乎地,是谓三才也。

大包二穴在乳后,为上部;天枢二穴在脐旁,为中部;地机二穴在足腨,为下部,是谓三部也。

阳蹻、阳维并督带,主肩背腰腿在表之病;阴蹻、阴维、任、冲脉,去心腹胁肋在里之疑①。

①疑者,疾也。

阳蹻脉,起于足跟中,循外踝,上入风池,通足太阳膀胱经,申脉是也(腿)。阳维脉者,维持诸阳之会,通手少阳三焦经,外关是也(肩)。督脉者,起于下极之腧,并于脊里,上行风府过脑循额,至鼻入龈交,通手太阳小肠经,后溪是也(背)。带脉起于季胁,回身一周,如系带然,通足少阳胆经,临泣是也(腰)。言此奇经四脉属阳,主治肩背腰腿在表之病。

阴蹻脉,亦起于足跟中,循内踝,上行至咽喉,交贯冲脉,通足少阴肾经,照海是也。阴维脉者,维持诸阴之交,通手厥阴心包络经,内关是也。任脉起于中极之下,循腹上至咽喉,通手太阴肺经,列缺是也。冲脉起于气冲,并足少阴之经,侠脐上行至胸中而散,通足太阴脾经,公孙是也。言此奇经四脉属阴,能治心腹胁肋在里之疑。

二陵、二蹻、二交,似续而交五大;两间、两商、两井,相依而别两支。

二陵者,阴陵泉、阳陵泉也。二蹻者,阴蹻、阳蹻也;二交者,阴交、阳交也。续,接续也。五大者,五体也。言此六穴,递相交接于两手、两足并头也。

两间者,二间、三间也。两商者,少商、商阳也。两井者,天井、肩井也。言六穴相依而分别于手之两支也。

大抵取穴之法,必有分寸,先审自意,次观肉分;或伸屈而得之,或平直而安定。

此言取量穴法,必以男左女右中指,与大指相屈如环,取内侧纹两角为一寸,各随长短大小取之,此乃同身之寸。先审病者是何病?属何经?用何穴?审于我意;次察病者,瘦肥长短,大小肉分,骨节发际之间,量度以取之。

伸屈者,如取环跳之穴,必须伸下足,屈上足,以取之,乃得其穴。平直者,或平卧而取之,或正坐而取之,或正立而取之,自然安定,如承浆在唇下宛宛中之类也。

在阳部筋骨之侧,陷下为真;在阴分郄腘之间,动脉相应。

阳部者,诸阳之经也,如合谷、三里、阳陵泉等穴,必取侠骨侧指陷中为真也。阴分者,诸阴之经也,如手心、脚内、肚腹等穴,必以筋骨郄腘动脉应指,乃为真穴也。

取五穴用一穴而必端,取三经用一经而可正。

此言取穴之法,必须点取五穴之中,而用一穴,则可为端的矣。若用一经,必须取三经而正一经之是非矣。

头部与肩部详分,督脉与任脉易定。

头部与肩部,则穴繁多,但医者以自意详审,大小肥瘦而分之。督、任二脉,直行背腹中,而有分寸,则易定也。

明标与本,论刺深刺浅之经;住痛移疼,取相交相贯之径。

标本者,非止一端也,有六经之标本,有天地阴阳之标本,有传病之标本。以人身论之,则外为标,内为本;阳为标,阴为本;腑阳为标,脏阴为本;脏腑在内为本,经络在外为标也。六经之标本者,足太阳之本,在足跟上五寸,标在目;足少阳之本在窍阴,标在耳之类是也。更有人身之脏腑、阳气阴血、经络,各有标本。以病论之,先受病为本,后传变为标,凡治病者,先治其本,后治其标,余症皆除矣。谓如先生轻病,后滋生重病,亦先治其轻病也。若有中满,无问标本,先治中满为急。若中满、大小便不利,亦无标本,先利大小便,治中满充急也。除此三者之外,皆治其本,不可不慎也。从前来者实邪,从后来者虚邪,此子能令母实,母能令子虚也。治法虚则补其母,实则泻其子,假令肝受心之邪,是从前来者,为实邪也,当泻其火;然直泻火,十二经络中,各有金、木、水、火、土也。当木之本,分其火也。故标本论云:『本而标之,先治其本,后治其标。』既肝受火之邪,先于肝经五穴,泻荥火行间也。以药论,入肝经药为引,用泻心药为君也。是治实邪病矣。又假令肝受肾邪,是为从后来者,为虚邪,当补其母,故《标本论》云:『标而本之,先治其标,后治其本。』肝木既受水邪,当先于肾经涌泉穴补木,是先治其标,后于肝经曲泉穴泻水,是后治其本,此先治其标者,推其至理,亦是先治其本也。以药论之,入肾经药为引,用补肝经药为君,是也。以得病之日为本,传病之日为标,亦是。

此言用针之法,有住痛移疼之功者也。先以针左行左转,而得九数,复以针右行右转,而得六数,此乃阴阳交贯之道也。经脉亦有交贯,如手太阴肺之列缺,交于阳明之路,足阳明胃之丰隆,走于太阴之径,此之类也。

岂不闻脏腑病,而求门、海、俞、募之微;经络滞,而求原、别、交、会之道。

门海者,如章门、气海之类。俞者,五脏六腑之俞也,俱在背部二行。募者,脏腑之募,肺募中府,心募巨阙,肝募期门,脾募章门,肾募京门,胃募中脘,胆募日月,大肠募天枢,小肠募关元,三焦募石门,膀胱募中极。此言五脏六腑之有病,必取此门、海、俞、募之最微妙矣。

原者,十二经之原也。别,阳别也。交,阴交也。会,八会也。夫十二原者,胆原丘墟,肝原太冲,小肠原腕骨,心原神门,胃原冲阳,脾原太白,大肠原合谷,肺原太渊,膀胱原京骨,肾原太溪,三焦原阳池,包络原大陵。八会者,血会膈俞,气会膻中,脉会太渊,筋会阳陵泉,骨会大杼,髓会绝骨,脏会章门,腑会中脘也。此言经络血气凝结不通者,必取此原、别、交、会之穴而刺之。

更穷四根、三结,依标本而刺无不痊;但用八法,五门,分主客而针无不效。

根结者,十二经之根结也。《灵枢经》云:『太阴根于隐白,结于太仓也;少阴根于涌泉,结于廉泉也;厥阴根于大敦,结于玉堂也;太阳根于至阴,结于目也;阳明根于厉兑,结于钳耳也;少阳根于窍阴,结于耳也;手太阳根于少泽,结于天窗、支正也;手少阳根于关冲,结于天牖、外关也;手阳明根于商阳,结于扶突、偏历也。』手三阴之经不载,不敢强注。又云:『四根者,耳根、鼻根、乳根、脚根也。三结者,胸结、肢结、便结也。』

此言能究根结之理,依上文标本之法刺之,则疾无不愈也。

针之八法,一迎随,二转针,三手指,四针投,五虚实,六动摇,七提按,八呼吸。身之八法,奇经八脉,公孙、冲脉、胃心胸,八句是也。五门者,天干配合,分于五也。甲与己合,乙与庚合之类是也。主客者,公孙主,内关客之类是也。或以井荥俞经合为五门,以邪气为宾客,正气为主人。先用八法,必以五门推时取穴,先主后客,而无不效之理。

八脉始终连八会,本是纪纲;十二经络十二原,是为枢要。

八脉者,奇经八脉也。督脉、任脉、冲脉、带脉、阴维、阳维、阴蹻、阳蹻也。八会者,即上文血会膈俞等是也。此八穴通八脉起止,连及八会,本是人之纲领也。如网之有纲也。十二经、十五络、十二原已注上文。枢要者,门户之枢纽也。言原出入十二经也。

一日取六十六穴之法,方见幽微,一时取一十二经之原,始知要妙。

六十六穴者,即子午流注井荥俞原经合也。阳于注腑,三十六穴,阴于注脏,三十穴,共成六十六穴,具载五卷子午流注图中。此言经络一日一周于身,历行十二经穴,当此之时,酌取流注之中一穴用之,以见幽微之理。

十二经原,俱注上文。此言一时之中,当审此日是何经所主,当此之时,该取本日此经之原穴而刺之,则流注之法,玄妙始可知矣。

原夫补泻之法,非呼吸而在手指;速效之功,要交正而识本经。

此言补泻之法,非但呼吸,而在乎手之指法也。法分十四者,循、扪、提、按、弹、捻、搓、盘、推、内、动、摇、爪、切、进、退、出、摄者是也。法则如斯,巧拙在人,详备《金针赋》内。

交正者,如大肠与肺为传送之府,心与小肠为受盛之官,脾与胃为消化之宫,肝与胆为清净之位,膀胱合肾,阴阳相通,表里相应也。本经者,受病之经,如心之病,必取小肠之穴兼之,余仿此。言能识本经之病,又要认交经正经之理,则针之功必速矣。故曰:『宁失其穴,勿失其经;宁失其时,勿失其气。』

交经缪刺,左有病而右畔取;泻络远针,头有病而脚上针。

缪刺者,刺络脉也。右痛而刺左,左痛而刺右,此乃交经缪刺之理也。

三阳之经,从头下足,故言头有病,必取足穴而刺之。

巨刺与缪刺各异,微针与妙刺相通。

巨刺者,刺经脉也。痛在于左而右脉病者,则巨刺之,左痛刺右,右痛刺左,中其经也。缪刺者,刺络脉也。身形有痛,九候无病,则缪刺之,右痛刺左,左痛刺右,中其络也。此刺法之相同,但一中经,一中络之异耳。

微针者,刺之巧也。妙刺者,针之妙也。言二者之相通也。

观部分而知经络之虚实,视沉浮而辨脏腑之寒温。

言针入肉分,以天、人、地三部而进,必察其得气则内外虚实可知矣,又云:『察脉之三部,则知何经虚,何经实也。』

言下针之后,看针气缓急,可决脏腑之寒热也。

且夫先令针耀,而虑针损;次藏口内,而欲针温。

言欲下针之时,必先令针光耀,看针莫有损坏;次将针含于口内,令针温暖与荣卫相接,无相触犯也。目无外视,手如握虎;心无内慕,如待贵人。

此戒用针之士,贵乎专心诚意,而自重也。令目无他视,手如握虎,恐有伤也;心无他想,如待贵人,恐有责也。

左手重而多按,欲令气散;右手轻而徐入,不痛之因。

下针之时,必先以左手大指爪甲于穴上切之,则令其气散,以右手持针,轻轻徐入,此乃不痛之因也。

空心恐怯,直立侧而多晕;背目沉掐,坐卧平而没昏。

空心者,未食之前,此言无刺饥人,其气血未定,则令人恐惧,有怕怯之心,或直立,或侧卧,必有眩晕之咎也。

此言欲下针之时,必令患人莫视所针之处,以手爪甲重切其穴,或卧或坐,而无昏闷之患也。

推于十干、十变,知孔穴之开阖;论其五行、五脏,察日时之旺衰。

十干者,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也。十变者,逐日临时之变也。备载《灵龟八法》中,故得时谓之开,失时谓之阖。

五行五脏,俱注上文。此言病于本日时之下,得五行生者旺,受五行克者衰。如心之病,得甲乙之日时者生旺,遇壬癸之日时者克衰,余仿此。

伏如横弩,应若发机。

此言用针刺穴,如弩之视正而发矢,取其捷效,如射之中的也。

阴交阳别而定血晕,阴蹻、阳维而下胎衣。

阴交穴有二,一在脐下一寸,一在足内踝上三寸,名三阴交也,言此二穴,能定妇人之血晕。又言照海、外关二穴,能下产妇之胎衣也。

痹厥偏枯,迎随俾经络接续;漏崩带下,温补使气血依归。

痹厥者,四肢厥冷麻痹。偏枯者,中风半身不遂也。言治此症,必须接气通经,更以迎随之法,使血气贯通,经络接续也。

漏崩带下者,女子之疾也。言有此症,必须温针待暖以补之,使荣卫调和而归依也。

静以久留,停针待之。

此言下针之后,必须静而久停之。

必准者,取照海治喉中之闭塞,端的处,用大钟治心内之呆痴。大抵疼痛实泻,痒麻虚补。

此言疼痛者,热宜泻之以凉;痒麻者,冷宜补之以暖。

体重节痛而俞居,心下痞满而井主。

俞者,十二经中之俞。井者,十二经中之井也。

心胀咽痛,针太冲而必除;脾冷胃疼,泻公孙而立愈。胸满腹痛刺内关,胁疼肋痛针飞虎。

飞虎穴即支沟穴,以手于虎口一飞,中指尽处是穴也。

筋挛骨痛而补魂门,体热劳嗽而泻魄户。头风头痛,刺申脉与金门;眼痒眼疼,泻光明于地五。泻阴郄止盗汗,治小儿骨蒸;刺偏历利小便,医大人水蛊。中风环跳而宜刺,虚损天枢而可取。

地五者,即地五会也。

由是午前卯后,太阴生而疾温;离左酉南,月朔死而速冷。

此以月生死为期,午前卯后者,辰、巳二时也。当此之时,太阴月之生也。是故月廓空无泻,宜疾温之。离左酉南者,未、申二时也。当此时分,太阴月之死也。是故月廓盈无补,宜速冷之。将一月而比一日也。经云:『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至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十七日十三痏,渐退,至三十日二痏。』月望以前谓之生,月望以后谓之死,午前谓之生,午后谓之死也。

循扪弹怒,留吸母而坚长;爪下伸提,疾呼子而嘘短。

循者,用针之后,以手上下循之,使血气往来也。扪者,出针之后,以手扪闭其穴,使气不泄也。弹努者,以手轻弹而补虚也。留吸母者,虚则补其母,须待热至之后,留吸而坚长也。

爪下者,切而下针也。伸提者,施针轻浮豆许曰提。疾呼子者,实则泻其子,务待寒至之后,去之速,而嘘且短矣。

动退空歇,迎夺右而泻凉;推内进搓,随济左而补暖。

动退,以针摇动而退,如气不行,将针伸提而已。空歇,撒手而停针,迎以针逆而迎夺,即泻其子也。如心之病,必泻脾子,此言欲泻必施此法也。推内进者,用针推内而入也。搓者,犹如搓线之状,慢慢转针,勿令太紧。随,以针顺而随之;济,则济其母也。如心之病,必补肝母,此言欲补必用此法也。此乃远刺寒热之法,故凡病热者,先使气至病所,次微微提退豆许,以右旋夺之,得针下寒而止。凡病寒者,先使气至病所,次徐徐进针,以左旋搓提和之,得针下热而止。

慎之!大患危疾,色脉不顺而莫针;寒热风阴,饥饱醉劳而切忌。

慎之者,戒之也。此言有危笃之疾,必观其形色,更察其脉若相反者,莫与用针,

恐劳而无功,反获罪也。此言无针大寒、大热、大风、大阴雨、大饥、大饱、大醉、大劳,凡此之类,决不可用针,实大忌也。

望不补而晦不泻,弦不夺而朔不济。

望,每月十五日也。晦,每月三十日也。弦有上、下弦,上弦或初七、或初八,下弦或廿二、廿三也。朔,每月初一日也。凡值此日,不可用针施法也。如暴急之疾,则不拘矣。

精其心而穷其法,无灸艾而坏其皮;正其理而求其原,免投针而失其位。

此言灸也,勉医者宜专心究其穴法,无误于着艾之功,庶免于犯于禁忌,而坏人之皮肉矣。

此言针也,勉学者要明其针道之理,察病之原,则用针不失其所也。

避灸处而加四肢,四十有九;禁刺处而除六腧,二十有二。

禁灸之穴四十五,更加四肢之井,共四十九也。禁针之穴二十二,外除六腑之腧也。

抑又闻高皇抱疾未瘥,李氏刺巨阙而后苏;太子暴死为厥,越人针维会而复醒。肩井、曲池,甄权刺臂痛而复射;悬钟、环跳,华佗刺足而立行。秋夫针腰俞而鬼免沉,王纂针交俞而妖精立出。取肝俞与命门,使瞽士视秋毫之末;刺少阳与交别,俾聋夫听夏蚋之声。

此引先师用针,有此立效之功,以励学者用心之诚。

嗟夫!去圣逾远,此道渐坠。或不得意而散其学,或愆其能而犯禁忌。愚庸智浅,难契于玄言,至道渊深,得之者有几?偶述斯言,不敢示诸明达者焉,庶几乎童蒙之心启。

5.2.3席弘赋 

凡欲行针须审穴,要明补泻迎随诀,胸背左右不相同,呼吸阴阳男女别。

气刺两乳求太渊,未应之时泻列缺;列缺头痛及偏正,重泻太渊无不应。

耳聋气痞听会针,迎香穴泻功如神。谁知天突治喉风,虚喘须寻三里中。

手连肩脊痛难忍,合谷针时要太冲。曲池两手不如意,合谷下针宜仔细。

心疼手颤少海间,若要除根觅阴市。但患伤寒两耳聋,金门听会疾如风。

五般肘痛寻尺泽,太渊针后却收功。手足上下针三里,食癖气块凭此取。

鸠尾能治五般痫,若下涌泉人不死。胃中有积刺璇玑,三里功多人不知。

阴陵泉治心胸满,针到承山饮食思。大杼若连长强寻,小肠气痛即行针。

委中专治腰间痛,脚膝肿时寻至阴。气滞腰疼不能立,横骨大都宜救急。

气海专能治五淋,更针三里随呼吸。期门穴主伤寒患,六日过经尤未汗,

但向乳根二肋间,又治妇人生产难。耳内蝉鸣腰欲折,膝下明存三里穴,

若能补泻五会间,且莫向人容易说。睛明治眼未效时,合谷、光明安可缺。

人中治癫功最高,十三鬼穴不须饶,水肿水分兼气海,皮内随针气自消。

冷嗽先宜补合谷,却须针泻三阴交。牙疼腰痛并咽痹,二间阳溪疾怎逃。

更有三间肾俞妙,善除肩背浮风劳。若针肩井须三里,不刺之时气未调。

最是阳陵泉一穴,膝间疼痛用针烧。委中腰痛脚挛急,取得其经血自调。

脚痛膝肿针三里,悬钟二陵三阴交。更向太冲须引气,指头麻木自轻飘。

转筋目眩针鱼腹,承山昆仑立便消。肚疼须是公孙妙,内关相应必然瘳。

冷风冷痹疾难愈,环跳腰间针与烧。风府风池寻得到,伤寒百病一时消。

阳明二日寻风府,呕吐还须上脘疗。妇人心痛心俞穴,男子痃癖三里高。

小便不禁关元好,大便闭涩大敦烧。髋骨腿疼三里泻,复溜气滞便离腰。

从来风府最难针,却用工夫度浅深,倘若膀胱气未散,更宜三里穴中寻。

若是七疝小腹痛,照海阴交曲泉针。又不应时求气海,关元同泻效如神。

小肠气撮痛连脐,速泻阴交莫在迟。良久涌泉针取气,此中玄妙少人知。

小儿脱肛患多时,先灸百会次鸠尾。久患伤寒肩背痛,但针中渚得其宜。

肩上痛连脐不休,手中三里便须求。下针麻重即须泻,得气之时不用留。

腰连胯痛急必大,便于三里攻其隘。下针一泻三补之,气上攻噎只管在。

噎不住时气海灸,定泻一时立便瘥。补自卯南转针高,泻从卯北莫辞劳,

逼针泻气令须吸,若补随呼气自调。左右拈针寻子午,抽针行气自迢迢,

用针补泻分明说,更用搜穷本与标。咽喉最急先百会,太冲照海及阴交。

学者潜心宜熟读,席弘治病名最高。

5.2.4百症赋 

百症俞穴,再三用心。顖会连于玉枕,头风疗以金针。

悬颅颔厌之中,偏头痛止;强间丰隆之际,头痛难禁。

原夫面肿虚浮,须仗水沟前顶;耳聋气闭,全凭听会翳风。

面上虫行有验,迎香可取;耳中蝉噪有声,听会堪攻。

目眩兮,支正飞扬;目黄兮,阳纲胆俞。

攀睛攻少泽肝俞之所,泪出刺临泣头维之处。

目中漠漠,即寻攒竹三间;目觉佴佴,急取养老天柱。

观其雀目肝气,睛明行间而细推;审他项强伤寒,温溜期门而主之。

廉泉中冲,舌下肿疼堪取;天府合谷,鼻中衄血宜追。

耳门丝竹空,住牙疼于顷刻;颊车地仓穴,正口喎于片时。

喉痛兮,液门鱼际去疗;转筋兮,金门丘墟来医。

阳谷侠溪,颔肿口噤并治;少商曲泽,血虚口渴同施。

通天去鼻内无闻之苦,复溜祛舌干口燥之悲。哑门关冲,舌缓不语而要紧;天鼎间使,失音嗫嚅而休迟。太冲泻唇喎以速愈,承浆泻牙疼而即移。

项强多恶风,束骨相连于天柱;热病汗不出,大都更接于经渠。

且如两臂顽麻,少海就傍于三里;半身不遂,阳陵远达于曲池。

建里内关,扫尽胸中之苦闷;听宫脾俞,祛残心下之悲凄。

久知胁肋疼痛,气户华盖有灵;腹内肠鸣,下脘陷谷能平。

胸胁支满何疗,章门不容细寻;膈疼饮蓄难禁,膻中巨阙便针。

胸满更加噎塞,中府意舍所行;胸膈停留瘀血,肾俞巨髎宜征。

胸满项强,神藏璇玑已试;背连腰痛,白环委中曾经。

脊强兮,水道筋缩;目瞤兮,颧髎大迎。

痓病非颅息而不愈;脐风须然谷而易醒。

委阳天池,腋肿针而速散;后溪环跳,腿疼刺而即轻。

梦魇不宁,厉兑相谐于隐白;发狂奔走,上脘同起于神门。

惊悸怔忡,取阳交解溪勿误;反张悲哭,仗天冲大横须精。

癫疾必身柱本神之令;发热仗少冲曲池之津。

岁热时行,陶道复求肺俞理;风痫常发,神道须还心俞宁。

湿寒湿热下髎定;厥寒厥热涌泉清。

寒栗恶寒,二间疏通阴郄暗;烦心呕吐,幽门开彻玉堂明。

行间涌泉,主消渴之肾竭;阴陵水分,去水肿之脐盈。

痨瘵传尸,趋魄户膏肓之路;中邪霍乱,寻阴谷三里之程。

治疸消黄,谐后溪劳宫而看;倦言嗜卧,往通里大钟而明。

咳嗽连声,肺俞须迎天突穴;小便赤涩,兑端独泻太阳经。

刺长强于承山,善主肠风新下血;针三阴于气海,专司白浊久遗精。

且如肓俞横骨,泻五淋之久积;阴郄后溪,治盗汗之多出。

脾虚谷以不消,脾俞膀胱俞觅;胃冷食而难化,魂门胃俞堪责。

鼻痔必取龈交;瘿气须求浮白。

大敦照海,患寒疝而善蠲;五里臂臑,生疬疮而能治。

至阴屏翳,疗痒疾之疼多;肩髃阳溪,消瘾风之热极。

抑又论妇人经事改常,自有地机血海;女子少气漏血,不无交信合阳。

带下产崩,冲门气冲宜审;月潮违限,天枢水泉细详。

肩井乳痈而极效;商丘痔瘤而最良。

脱肛趋百会尾翠之所;无子搜阴交石关之乡。

中脘主乎积痢;外丘收乎大肠。

寒疟兮,商阳太溪验;痃癖兮,冲门血海强。

夫医乃人之司命,非志士而莫为;针乃理之渊微,须至人之指教。

先究其病源,后攻其穴道,随手见功,应针取效。

方知玄里之玄,始达妙中之妙。

此篇不尽,略举其要。

5.2.5玉龙赋 

(相传扁鹊所撰,盖后人托名为之者。)

夫博参以为约,要辑简而舍繁。总玉龙以成赋,信金针而获安。原夫卒暴中风,顶门百会;连延香港脚,里绝三交。头风鼻渊,上星可取;耳聋腮肿,听会偏高。攒竹头维,治目疼头痛;乳根俞府,疗气嗽痰哮。风市阴市,驱腿脚之乏力;阴陵阳陵,除膝肿之难熬。膏肓补虚损,大敦除疝气。痔漏须寻太白, 疟当求间使。天井医瘰 瘾疹,神门治癫痫失意。

咳嗽风痰,太渊列缺宜刺, 羸喘促,璇玑气海当知。期门大敦,能治坚 疝气;劳宫大陵,可疗心闷疮痍。心悸虚烦刺三里,时疫 疟寻后溪。绝骨三里阴交,香港脚宜此;睛明太阳鱼尾,目证宜之。老者便多,命门兼肾俞着艾;妇人乳肿,少泽于太阳可推。身柱蠲嗽,能除膂痛;至阳却疸,善治神疲。长强承山,灸痔最妙;丰隆肺俞,痰嗽称奇。风门主伤冒寒邪之嗽,天枢理感患脾泄之危。风池绝骨,而疗乎伛偻;人中曲池,可治其痿仆。期门刺伤寒未解,经不再传;鸠尾针痫癫已发,慎其妄施。阴交水分三里,鼓胀宜刺;商丘解溪丘墟,香港脚堪追。尺泽理筋急之不用,腕骨疗手腕之难移。肩脊痛兮,五枢兼于背缝;肘挛疼兮,尺泽合于曲池。风湿抟于两肩,肩 可疗;壅热盛于三焦,关冲最宜。手臂胫肿,中渚液门要辨;脾虚黄胆,腕骨中腕何疑?伤寒无汗,攻复溜宜泻;伤寒有汗,取合谷当随。欲调饱满之气逆,三里可胜;要起六脉之沉匿,复溜称奇。照海支沟,通大便之秘;内庭临泣,理小腹之 。天突膻中,喘嗽者当觅;地仓颊车,口 者宜寻。迎香攻鼻窒为最,肩井除臂痛难擎。二间治牙疼,中魁理翻胃而即愈;百劳止虚汗,通里疗心惊而即宁。大小骨空,治眼烂能止冷泪;左右太阳,除血翳两目不明。心俞肾俞,治腰痛肾虚之梦遗;人中委中,除腰脊闪痛之难制。太溪昆仑申脉,最疗足肿之 ;涌泉关元丰隆,为治尸劳之例。印堂可治惊搐,神庭专理头风。大陵人中频泻,口气全去;带脉关元多灸,肾败堪攻。脚腿重疼,针髋骨膝眼;行步艰楚,灸三里中封。取内关于照海,医腹疼之块;搐迎香于鼻内,消眼热之红。

肚疼结闭,大陵合外关于支沟;腿风湿痛,居 兼环跳于委中。上脘中脘,治九种之心痛;赤带白带,求中极之异同。又若心虚热壅,少冲明其济夺;目昏血溢,肝俞辨其实虚。慕心传之玄秘,究手法之疾徐。或值挫闪,疼痛之不定;此为难拟,俞穴之莫拘。辑管见以便读,幸高明无哂诸。

5.2.6兰江赋 

担截之中数几何?有担有截起沉疴。我今咏此兰江赋,何用三车五辐歌。

先将八法为定例,流注之中分次第。胸中之病内关担,脐下公孙用法拦。

头部须还寻列缺,痰涎壅塞及咽干。噤口咽风针照海,三棱出血刻时安。

伤寒在表并头痛,外关泻动自然安。眼目之症诸疾苦,更须临泣用针担。

后溪专治督脉病,癫狂此穴治还轻。申脉能除寒与热,头风偏正及心惊。

耳鸣鼻衄胸中满,好把金针此穴寻。但遇痒麻虚即补,如逢疼痛泻而迎。

更有伤寒真妙诀,三阴须要刺阳经。无汗更将合谷补,复溜穴泻好施针。

倘若汗多流不绝,合谷收补效如神。四日太阴宜细辨,公孙照海一同行。

再用内关施截法,七日期门妙用针。但治伤寒皆用泻,要知素问坦然明。

流注之中分造化,常将水火土金平。水数亏兮宜补肺,水之泛滥土能平。

春夏井荥刺宜浅,秋冬经合更宜深。天地四时同此数,三才常用记心胸。

天地人部次第入,仍调各部一般匀。夫弱妇强亦有克,妇弱夫强亦有刑。

皆在本经担与截,泻南补北亦须明。经络明时知造化,不得师传枉费心。

不遇至人应莫度,天宝岂可付非人。按定气血病人呼,撞搓数十把针扶。

战提摇起向上使,气自流行病自无。

5.2.7肘后歌 

头面之疾针至阴.腿脚有疾风府寻.心胸有病少府泻.脐腹有病曲泉针.肩背诸疾中渚下.

顶心头痛眼不开.涌泉下针定安泰.鹤膝肿劳难移步.尺泽能舒筋骨疼.更有一穴曲池妙.

根寻源流可调停.其患若要便安愈.加以风府可用针.更有手臂拘挛急.尺泽刺深去不仁.

腰背若患挛急风.曲池一寸五分攻.五痔原因热血作.承山须下病无踪.哮喘发来寝不得.

丰隆刺入三分深.狂言盗汗如见鬼.惺惺间使便下针.骨寒髓冷火来烧.灵道妙穴分明记.

疟疾寒热真可畏.须知虚实可用意.间使宜透支沟中.大椎七壮合圣治.连日频频发不休.

金门刺深七分是.疟疾三日得一发.先寒后热无他语.寒多热少取复溜.热多寒少用间使.

或患伤寒热未休.牙关风壅药难投.项强反张目直视.金针用意列缺求.伤寒四肢厥逆冷.

脉气无时仔细看.神奇妙穴真有二.复溜半寸顺骨行.四肢回还脉气浮.须晓阴阳倒换求.

寒则须补绝骨是.热则绝骨泻无忧.脉若浮洪当泻解.沉细之时补便瘳.百合伤寒最难医.

妙法神针用意推.口噤眼合药不下.合谷一针效甚奇.狐惑伤寒满口疮.须下黄连犀角汤.

虫在脏腑食肌肉.须要神针刺地仓.伤寒腹痛虫寻食.吐蛔乌梅可难攻.十日九日必定死.

中脘回还胃气通.伤寒痞气结胸中.两目昏黄汗不通.涌泉妙穴三分许.速使周身汗自通.

伤寒痞结胁积痛.宜用期门见深功.当汗不汗合谷泻.自汗发黄复溜凭.飞虎一穴通痞气.

祛风引气使安宁.刚柔二 最乖张.口噤眼合面红妆.热血流入心肺府.须要金针刺少商.

中满如何去得根.阴包如刺效如神.不论老幼根据法用.须教患者便抬身.打扑伤损破伤风.

先于痛处下针攻.后向承山立作效.甄权留下意无穷.腰腿疼痛十年春.应针不了便惺惺.

大都引气探根本.服药寻方枉费金.脚膝经年痛不休.内外踝边用意求.穴号昆仑并吕细.

应时消散实时瘳.风痹痿厥如何治.大杼曲泉真是妙.两足两胁满难伸.飞虎神针七分到.

腰软如何去得根.神妙委中立见效.

5.2.8长桑君天星秘诀歌 

天星秘诀少人知,此法专分前后施。若是胃中停宿食,后寻三里起璇玑。脾病血气先合谷,香港脚 疼肩井先,次寻三里阳陵泉。如是小肠连脐痛,先刺阴陵后涌泉。耳鸣腰痛先五会,次针耳门三里内。小肠气痛先长强,后刺大敦不要忙。足缓难行先绝骨,次寻条口及冲阳。

牙疼头痛兼喉痹,先刺二间后三里。胸膈痞满先阴交,针到承山饮食喜。肚腹浮肿胀膨膨,先针水分泻建里。伤寒过经不出汗,期门三里先后看。寒疟面肿及肠鸣,先取合谷后内庭。

冷风湿痹针何处,先取环跳次阳陵。指痛挛急少商好,根据法施之无不灵。此是桑君真口诀,时常莫作等闲轻。

5.2.9马丹阳天星十二穴治杂病歌 

三里内庭穴,曲池合谷接。委中承山配,太冲昆仑穴。

环跳与阳陵,通里并列缺。合担用法担,合截用法截。

三百六十穴,不出十二诀。治病如神灵,浑如汤泼雪。

北斗降真机,金锁教开彻。至人可传授,匪人莫浪说。

其一:三里膝眼下,三寸两筋间。能通心腹胀,善治胃中寒,肠鸣并泄泻,腿肿膝胻酸,伤寒羸瘦损,气蛊及诸般。年过三旬后,针灸眼便宽。取穴当审的,八分三壮安。

其二:内庭次指外,本属足阳明。能治四肢厥,喜静恶闻声,瘾疹咽喉痛,数欠及牙疼,疟疾不能食,针着便惺惺。针三分,灸三壮。

其三:曲池拱手取,屈肘骨边求。善治肘中痛,偏风手不收,挽弓开不得,筋缓莫梳头,喉闭促欲死,发热更无休,遍身风癣癞,针着实时瘳(针五分,灸三壮)。

其四:合谷在虎口,两指歧骨间。头疼并面肿,疟病热还寒,齿龋鼻衄血,口噤不开言。针入五分深,令人即便安(灸三壮)。

其五:委中曲腘里,横纹脉中央。腰痛不能举,沉沉引脊梁,酸疼筋莫展,风痹复无常,膝头难伸屈,针入即安康(针五分,禁灸)。

其六:承山名鱼腹,腨肠分肉间。善治腰疼痛,痔疾大便难,脚气并膝肿,辗转战疼酸,霍乱及转筋,穴中刺便安(针七分,灸五壮)。

其七:太冲足大趾,节后二寸中。动脉知生死,能医惊痫风,咽喉并心胀,两足不能行,七疝偏坠肿,眼目似云朦,亦能疗腰痛,针下有神功(针三分,灸三壮)。

其八:昆仑足外踝,跟骨上边寻。转筋腰尻痛,暴喘满冲心,举步行不得,一动即呻吟,若欲求安乐,须于此穴针(针五分,灸三壮)。

其九:环跳在髀枢,侧卧屈足取。折腰莫能顾,冷风并湿痹,腿胯连腨痛,转侧重欷歔。若人针灸后,顷刻病消除(针二寸,灸五壮)。

其十:阳陵居膝下,外腨一寸中。膝肿并麻木,冷痹及偏风,举足不能起,坐卧似衰翁,针入六分止,神功妙不同(灸三壮)。

其十一:通里腕侧后,去腕一寸中。欲言声不出,懊恼及怔忡,实则四肢重,头腮面颊红,虚则不能食,暴喑面无容,毫针微微刺,方信有神功(针三分,灸三壮)。其十二:列缺腕侧上,次指手交叉。善疗偏头患,遍身风痹麻,痰涎频壅上,口噤不开牙,若能明补泻,应手即如拿(针三分,灸五壮)。

5.2.10通玄指要赋 

必欲治病,莫如用针①。巧运神机之妙②,工开圣理之深③。

①夫治病之法,有针灸,有药饵,然药饵或出于幽远之方,有时缺少,而又有新陈之不等,真伪之不同,其何以奏肤功,起沉疴也?惟精于针,可以随身带用,以备缓急。

②巧者,功之善也;运者,变之理也。神者,望而知之。机者,事之微也。妙者,治之应也。

③工者,治病之体。圣者,妙用之端。故《难经》云:『问而知之谓之工,闻而知之谓之圣。』夫医者意也,默识心通,贯融神会,外感内伤,自然觉悟,岂不谓圣理之深也。

外取砭针,能蠲邪而扶正①;中含水火,善回阳而倒阴②。

①砭针者,砭石是也。此针出东海,中有一山,名曰高峰,其山有石,形如玉簪,生自圆长,磨之有锋尖,可以为针,治病疗邪无不愈。

②水火者,寒热也。惟针之中,有寒邪补泻之法,是进退水火之功也。回阳者,谓阳盛则极热,故泻其邪气,其病自得清凉矣。倒阴者,谓阴盛则极寒,故补其虚寒,其病自得温和矣。此回阳倒阴之理,补泻盛衰之功。

原夫络别支殊①,经交错综②,或沟池溪谷以歧异③,或山海丘陵而隙共④.

①别者,辨也。支者,络之分派也。《素问》云:『络穴有一十五,于十二经中每经各有一络。外有三络:阳蹻络,在足太阳经;阴蹻络,在足少阴经;脾之大络,在足太阴经。』此是十五络也,各有支殊之处,有积络,有浮络,故言络别支殊。

②经交者,十二经也。错者,交错也。综者,总聚也。言足厥阴肝经,交出足太阴脾经之后,足太阴脾经,交出厥阴肝经之前,此是经络交错,总聚之理也。

③歧者,路也。其脉穴之中,有呼为沟、池、溪、谷之名者,如歧路之各异也。若水沟、风池、后溪、合谷之类是也。一云《铜人经》乃分四穴。沟者水沟穴,池者天池穴,溪者太溪穴,谷者阳谷穴。所谓四穴同治,而分三路,皆皈于一原。

④隙者,孔穴或取山、海、丘、陵而为名者,其孔穴之同共也。如承山、照海、商丘、阴陵之类是也。一云《铜人经》亦分四穴、山者承山穴,海者气海穴,丘者丘墟穴,陵者阴陵穴。四经相应,包含万化之众也。斯流派以难揆,在条纲而有统。

此言经络贯通,如水流之分派,虽然难以揆度,在条目纲领之提挈,亦有统绪也。故书云:『若纲有条而不紊。』一云经言:『井荥俞原经合,甲日起甲戌时,乃胆受病,窍阴所出为井金,侠溪所溜为荥水,临泣所注为俞木,丘墟所过为原,阳辅所行为经火,阳陵泉所入为合土。凡此流注之道,须看日脚,阴日刺五穴,阳日刺六穴。』

理繁而昧,纵补泻以何功①?法捷而明,自迎随而得用②。

①盖圣人立意,垂法于后世,使其自晓也。若心无主持,则义理繁乱,而不能明解,纵依补泻之法,亦有何效?或云:『假如小肠实则泻小海,虚则补后溪;大肠实则泻二间,虚则补曲池;胆实则泻阳辅,虚则补侠溪。』此之谓也。中工治病已成之后,惟不知此理,不明虚实,妄投针药,此乃医之误也。

②夫用针之法,要在识其通变,捷而能明,自然于迎随之间,而得施为之妙也。

且如行步难移,太冲最奇。

人中除脊膂之强痛;神门去心性之呆痴。

风伤项急,始求于风府;头晕目眩,要觅于风池。

耳闭须听会而治也,眼痛则合谷以推之。

胸结身黄,取涌泉而即可;脑昏目赤,泻攒竹以便宜。

但见两肘之拘挛,仗曲池而平扫;四肢之懈惰,凭照海以消除。

牙齿痛,吕细堪治;头项强,承浆可保。

太白宣通于气冲①,阴陵开通于水道②。

腹膨而胀,夺内庭以休迟;筋转而疼,泻承山而在早。

大抵脚腕痛,昆仑解愈;股膝疼,阴市能医。

痫发癫狂兮,凭后溪而疗理;疟生寒热兮,仗间使以扶持。

期门罢胸满血膨而可已,劳宫退胃翻心痛亦何疑。

①太白脾家真土也,能生肺金。②阴陵泉,真水也,滋济万物。

稽夫大敦去七疝之偏坠,王公谓此;三里却五劳之羸瘦,华佗言斯。

固知腕骨祛黄;然骨泻肾

行间治膝肿目疾;尺泽去肘疼筋紧。

目昏不见,二间宜取;鼻窒无闻,迎香可引。

肩井除两臂难任;丝竹疗头疼不忍。

咳嗽寒痰,列缺堪治;眵覩冷泪,临泣尤准①。

①头临泣穴。

髋骨将腿痛以祛残①;肾俞把腰疼而泻尽。

①髋骨二穴,在委中上三寸,髀枢中,垂手取之,治腿足疼痛,针三分。一云:『跨骨在膝膑上一寸,两筋空处是穴,刺入五分,先补后泻,其病自除。』此即梁丘穴也,更治乳痈。按此两解,俱与经外奇穴不同,并存,以俟知者。

以见越人治尸厥于维会,随手而苏①;文伯泻死胎于阴交,应针而陨②。

①维会二穴,在足外踝上三寸(阳辅穴),内应足少阳胆经。尸厥者,卒丧之症,其病口噤气绝,状如死,不识人。昔越人过虢,虢太子死未半日,越人诊太子脉曰:『太子之病为尸厥也。脉乱故形如死,太子实未死也。』乃使弟子子阳,镵针砥石,以取外三阳、五会,有间,太子苏,二旬而复。故天下尽以扁鹊能生死人。鹊闻之曰:『此自当生者,吾能使之生耳。』又云:『乃玉泉穴,在脐下四寸是穴(中极穴),手之三阳脉,维于玉泉,是足三阳脉会。治卒中尸厥,恍惚不省人事,血淋下瘕,小便赤涩,失精梦遗,脐腹疼痛,结如盆杯,男子阳气虚惫,疝气水肿,贲豚抢心,气急而喘。』经云:『太子尸厥,越人刺维会而复苏。此即玉泉穴。真起死回生奇术。妇人血气症瘕坚积,脐下冷痛,子宫断绪,四度刺有孕,使胞和暖,或产后恶露不止,月事不调,血结成块,尽能治之。针八分,留五呼,得气即泻,更宜多灸为妙。』

②灸三壮,针三分。昔宋太子善医术,出苑游,逢一怀娠女人,太子诊之曰:『是一女子。』令徐文伯诊之,文伯曰:『是一男一女。』太子性暴,欲剖腹视之。文伯止曰:『臣请针之。』于是泻足三阴交,补手阳明合谷,其胎应针而落,果如文伯之言。故今言妊妇不可针此穴。昔文伯见一妇人临产症危,视之,乃子死在腹中,刺足三阴交二穴,又泻足太冲二穴,其子随手而下。此说与《铜人》之文又不相同。

圣人于是察麻与痛,分实与虚①。实则自外而入也,虚则自内而出欤②!

①虽云诸疼痛皆以为实,诸痒麻皆以为虚,此大略也,未尽其善。其中有丰肥坚硬,而得其疼痛之疾者;亦有虚羸气弱,而感其疼痛之病者。非执而断之,仍要推其得病之原,别其内外之感,然后真知其虚实也。实者泻之,虚者补之。

②夫冒风寒,中暑湿,此四时者,或因一时所感而受病者,谓实邪,此疾盖是自外而入于内也。多忧虑,少心血,因内伤而致病者,谓虚邪,此疾盖是自内而出于外也。此分虚实内外之理也。一云:『夫疗病之法,全在识见,痒麻为虚,虚当补其母;疼痛为实,实当泻其子。且如肝实,泻行间二穴,火乃肝木之子;肝虚,补曲泉二穴,水乃肝木之母。胃实,泻厉兑二穴,金乃胃土之子;胃虚,补解溪二穴,火乃胃土之母。三焦实,泻天井二穴;三焦虚,补中渚二穴。膀胱实,泻束骨二穴;膀胱虚,补至阴二穴。故经云:『虚羸痒麻,气弱者补之;丰肥坚硬,疼痛肿满者泻之。』凡刺之要,只就本经,取井荥俞原经合,行子母补泻之法,乃为枢要。深知血气往来多少之道,取穴之法,各明其部分,即依本经而刺,无不效也。

故济母而裨其不足;夺子而平其有余①。

①裨者,补也。济母者,盖补其不足也。夺子者,夺去其有余也。此补母泻子之法,按《补泻经》云:『只非刺一经而已。假令肝木之病,实则泻心火之子,虚则补肾水之母,其肝经自得安矣。五脏仿此。』一云:『虚当补其母,实当泻其子。』故知肝胜脾,肝有病必传与脾,圣人治未病,当先实脾,使不受肝之贼邪,子母不许相传,大概当实其母,正气以增,邪气必去。气血往来,无偏伤,伤则疾蜂起矣。

观二十七之经络,一一明辨①;据四百四之疾症,件件皆除②。

①经者,十二经也。络者,十五络也。共计二十七之经络相随,上下流行。观之者,一一明辨也。

②歧伯云:『凡人禀乾坤而立身,随阴阳而造化,按八节而荣,顺四时而易,调神养气,习性咽津,故得安和,四大舒缓。或一脉不调,则众疾俱动,四大不和,百病皆生。』凡人之一身,总计四百四病,不能一一具载,然变症虽多,但依经用法,件件皆除也。

故得夭枉都无,跻斯民于寿域①;几微已判,彰往古之玄书②。

①跻者,登也。夭者,短也。枉者,误伤其命也。夫医之道,若能明此用针之理,除疼痛迅若手捻,破郁结涣如冰释。既得如此之妙,自此之后,并无夭枉之病。故斯民皆使登长寿之域矣。

②几微者,奥妙之理也。判,开也。彰,明也。玄,妙也。令奥妙之理,已焕然明着于前,使后学易晓。

抑又闻心胸病,求掌后之大陵;肩背患,责肘前之三里。

冷痹肾败,取足阳明之土;连脐腹痛,泻足少阴之水。

脊间心后者,针中渚而立痊;胁下肋边者,刺阳陵而即止。

头项痛,拟后溪以安然;腰脚疼,在委中而已矣。

夫用针之士,于此理苟能明焉,收祛邪之功,而在乎捻指①。

①夫用针之士,先要明其针法,次知形气所在,经络左右所起,血气所行,逆顺所会,补虚泻实之法,去邪安正之道,方能除疼痛于目前,疗疾病于指下也。

5.2.11杂病十一穴歌

攒竹丝空主头疼.偏正皆宜向此针.更去大都除泻动.风池针刺三分深.曲池合谷先针泻.

更向大都针眼痛.太渊穴内用针行.牙疼三分针吕细.齿疼根据前指上明.更推大都左之右.

交互相迎仔细迎.听会兼之与听宫.七分针泻耳中聋.耳门又泻三分许.更加七壮灸听宫.

大肠经内将针泻.曲池合谷七分中.医者若能明此理.针下之时便见功.肩背并和肩膊疼.

曲池合谷七分深.未愈尺泽加一寸.更于三间次第行.各入七分于穴内.少风二腑刺心经.穴内浅深根据法用.当时蠲疾两之经.咽喉以下至于脐.胃脘之中百病危.心气痛时胸结硬.

伤寒呕哕闷涎随.列缺下针三分许.三分针泻到风池.二指三间并三里.中冲还刺五分根据.

汗出难来刺腕骨.五分针泻要君知.鱼际经渠并通里.一分针泻汗淋漓.二指三间及三里.

大指各刺五分宜.汗至如若通遍体.有人明此是良医.四肢无力中邪风.眼涩难开百病攻.

精神昏倦多不语.风池合谷用针通.两手三间随后泻.三里兼之与太冲.各入五分于穴内.

迎随得法有神功.风池手足指诸间.右痪偏风左曰瘫.各刺五分随后泻.更灸七壮便身安.

三里阴交行气泻.一寸三分量病看.每穴又加三七壮.自然瘫痪实时安.肘痛将针刺曲池.经渠合谷共相宜.五分针刺于二穴.疟病缠身便得离.未愈更加三间刺.五分深刺莫忧疑.又兼气痛憎寒热.间使行针莫用迟.腿胯腰疼痞气攻.髋骨穴内七分穷.更针风市兼三里.

一寸三分补泻同.又去阴交泻一寸.行间仍刺五分中.刚柔进退随呼吸.去疾除 捻指工.肘膝疼时刺曲池.进针一寸是相宜.左病针右右针左.根据此三分泻气奇.膝痛三寸针犊鼻.

三里阴交要七次.但能仔细寻其理.劫病之功在片时.

 

新版下载
本文原创,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古法针灸分类热门文章

标签热门文章排行

☛免责声明 ☛本站使用教程
Theme Argon With Ry-Plus By 清欢
我的第21919位朋友,历经127611次回眸才与你相遇
内容失效/资源代找/交流学习
内容失效/资源代找/交流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