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世纶:怎样学好经方
文章树列

怎样学习好经方

(胡希恕名家研究室 冯世纶)

学好经方,关键是学好经方理论,其关键是学懂《伤寒论》。

章太炎谓:“中医胜于西医者,《伤寒论》独甚!”但千余年来,尊张仲景为医圣,称《伤寒论》为圣典,一代一代人前仆后继问道《伤寒论》,却未能读懂《伤寒论》,原因何在?李心机教授回答了这一问题:“尽管业内的人士都在说着《伤寒论》,但是未必都认真地读过和读懂《伤寒论》,这是因为《伤寒论》研究史上的误读传统” 。即未能认清《伤寒论》的学术渊源、六经实质、怎样成书等,因读不懂《伤寒论》。胡希恕先生经一生研究,率先提出:六经来自八纲!正本清源,开创了读懂《伤寒论》的历史。

为了消除误读传统,为了读懂《伤寒论》,业内人士做出了不懈努力,例如有者对《伤寒论》六经实质进行了探讨;有者对《伤寒论》序进行了考证;有者对《伤寒论》的方证进行了研究……,而胡希恕先生集前贤之长,以“始终理会”的方法研究《伤寒论》,做出了突出贡献,尽一生心血,正本清源解读了《伤寒论》,惜由于种种原因研究成果未刊出。我有幸师承胡希恕先生,亲炙襄诊,聆听授课,洞观笔记,渐悟其三昧。今谈一点学习体会。

读懂《伤寒论》,是学用经方的入门功夫,而欲读懂《伤寒论》,不但要靠苦心钻研、长期临证体验,还须了解经方的起源和发展史,还须了解经方的主要理论体系,对此胡希恕先生已付出一生心血,做了深入研究,在师承过程中有所感悟。

我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曾先后跟随方药中、宋孝志、董建华、赵绍琴等名老中医学习,而跟随胡希恕先生学习,走向传承经方之路。

最初跟胡希恕先生抄方时,面对每个病人,常嘱我:“用大柴胡合桂枝茯苓丸”、“用小柴胡加石膏”、“用五苓散”……,因习用脏腑辨证,不免奇怪问道:“胡老,您怎么不辨证呀?”胡老对于我不礼貌的提问,可能听到不止一次了,故笑而答曰:“等我慢慢给您讲吧?”

于是利用周末、休息时间,陆续讲经方方证、经方辨证施治理论体系、《伤寒论》原文等,渐入其室,始悟其道,又在临床小试牛刀,即感效如桴鼓。遂想把胡老的研究经验整理出版,因当时浮于日常事物,又实感不敏,未能潜心解读胡老学术思想,当时只是想到把胡希恕先生对《伤寒论》原文的注释刊出,让大家共同探讨。

几经寒暑,于上世纪80年代整理好初稿,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刊出,直至1994年改版刊出了《经方传真》。该书刊出后,不料引起中医界高度关注,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刘渡舟先生高度称赞胡希恕:“每当在病房会诊,群贤齐集,高手如云,惟先生能独排众议,不但辨证准确无误,而且立方遣药,虽寥寥几味,看之无奇,但效果非凡常出人意外,此皆得力于仲景之学也。”;

南京中医药大学黄煌教授作序称:“胡希恕先生是20世纪著名的经方大师,是我十分推崇的经方家之一……是一位独特的经方研究者和坚定的经方实践家……提出了许多个人独到的见解……更给经方界因循守旧的研究氛围带来了一缕清风”。日本汉方医界也称赞胡希恕先生是“中国有独特理论体系的、著名的《伤寒论》研究者、经方家”。

又恰遇国策发展中医好时机,国内有志于经方者陆续前来切磋,促使、鼓励、帮助我一步整理胡希恕先生学术思想,出版了《中国汤液经方》、《胡希恕讲伤寒杂病论》、《胡希恕病位类方解》、《胡希恕经方用药心得十讲》等书,国内外中医界对胡希恕先生学术思想渐有所了解。

胡希恕先生提出:“仲景书本与《内经》无关”,是标明《伤寒论》是有别于《内经》的经方医药学体系;又首倡“《伤寒论》的六经来自八纲(寒、热、虚、实、表、里、阴、阳)”,是指导我们研究经方的主导思想。第一次听胡老讲课是1967年冬,胡老家住在雍和宫东边后雍康胡同的平房,讲述了经方辨证施治的形成和实质,提出“仲景著作大都取材于《汤液经》”。

胡希恕先生的这一学术思想,主要是他仔细读《伤寒论》原文,所谓“始终理会”而得出。同时是基于师承王祥徵先生及前贤的考证,尤其看到1948年杨绍伊的《伊尹汤液经》一书后,更充实了自己的观点。

 

“《伤寒论》的六经来自八纲”!是读《伤寒论》的指路明灯,我们曾整理胡希恕先生方证经验书名为《经方经灯》以示铭志。在不断整理胡希恕先生的著作同时,不断学习前贤考证、研究资料,这样更完整理解胡希恕先生的研究成果。

例如“六经来自八纲!”一提出,许多人不能理解,是蒙昧于“中医一切理论都来《内经》”的束缚。胡希恕先生唯一公开发表的一篇论文,是1980年在北京中医学院学报刊出的“基于仲景著作的研究试谈辨证施治”一文,刊出后就有人提质疑。本世纪初,我们整理胡希恕先生笔记时,发现了胡希恕先生抄录的读者来信,一读者来信谓:“张仲景本无半表证之说,《伤寒论》第148条有‘此为半在里半在外也’一句,成无已《注解伤寒论》提出了半表半里一语,实为误解”。

对此来信胡希恕先生一字不漏全文抄录下来(原信返还杂志社保存),可见对其重视。我们深受启发,故特意把原文刊于书后(见陶有强著《冯世纶经方临床带教实录》人民军医出版社,2009年出版),并表敬意,促使我们对半表半里的研究,连续两次召开半表半里研讨会,集思广益,对半表半里加强认识,因而更清晰地认识半表半里实质、认清六经的实质。

通过多年的探讨,我们意识到半表半里是经方六经辨证理论形成的关键,于是在胡希恕先生学术思想启发下,我们蒐集有关资料,结合读《伤寒论》原文、结合临床对六经实质进行进一步探讨。如据中央电视台10频道2008年8月1日至3日的连续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震中说:“神农时代大约距今10000年前到5000年前”,即在黄帝之前。

我国考古工作者,于1979年至1984年对河北省蔚县的多处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工作,发掘出6处房屋形制基本相同,房屋都是坐北朝南、半地穴式建筑,这些房屋,都是在生土层上向下挖约50厘米,四壁和居住面都用草拌泥进行抹平,然后用火焙烤,居住面平整而又坚硬,火堂位于屋子的中央。

同时又发现许多石器、陶器等属仰韶文化。又于1995年在河北省阳原县姜家梁遗址考证,恰好与考古学上的仰韶文化所处的时代相吻合,也与史书中记载的神农氏时代相对应。

这些考古资料证实了,我们的祖先在神农时代,生活于大自然环境中,逐渐适应环境、认识大自然,体悟:“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之理。天(自然环境)有白天、黑夜、寒、热、温、凉阴阳变化,人体亦有相应变化。为了防寒、防止生病则盖窝棚、房屋而居,为了进一步防寒,则于屋中央修建火堂取暖、门向南开;为了夏天防暑,把房屋建成半地穴式。显然从生活上认识到“寒者,热之;热者,寒之”寒热阴阳之理。

日常生活即用八纲。而识证认药治病亦用八纲,生活中难免疲劳受寒,引起头痛、恶寒、发热等症状,用火考感到舒服、熏烤或热熨皮肤,使汗出而解;或服碗热汤、热粥同时盖上棉被汗出而解;或用草药煎汤熏洗而解、或用生姜、葱、大枣等煎汤热服及加盖棉被取汗而解 (也因之经方又称“汤液”) ,最多见者当属外感一类疾病,在表的证,用发汗的相对药物,生姜、葱白、麻黄、桂枝等治表证经验;

并观察到,有的病经发汗或未经治疗而愈,但有的未愈而病入于里,这时不能再用发汗治疗,而是应用治里的药物,因里证分阴阳,

里热者,用清里热药,如黄芩、石膏、大黄等;

里虚寒者,用温补药,如干姜、人参、附子等。

那时虽没有文字,但其经验代代相传,至夏商时代有了文字,以文字记载,其代表著作即《神农本草经》,该书在汉代完善整理传承,代表了经方单方方证的形成。《汉书·艺文志》(公元前24年~公元206年)做了精当记载:“经方者,本草石之寒温,量疾病之浅深,假药味之滋,因气感之宜,辨五苦六辛,致水火之齐,以通闭解结,反之于平。

及失其宜者,以热益热,以寒增寒,精气内伤,不见于外,是所独失也”。这一记载,实际标明了经方的起源和经方医学的特点,即经方起源于神农时代,起始即用八纲认识疾病和药物,即有什么样的证,用什么药治疗有效,积累了疾病的证和治疗该证的药的证药对应经验,即单方方证经验,其代表著作为《神农本草经》。

疾病复杂多变,古人渐渐发现,有的病只用一味单方药治疗不力,渐渐摸索了两味、三味……复方药治疗经验,这样积累了复方方证经验,其代表著作为《汤液经法》,该书相传商代伊尹所著,考无确据,但从传承来讲,其与《神农本草经》一样,上继神农,下承夏商,复方方证经验积成于这个时代,其文字记载成书完善于汉代,《汉书·艺文志》因有《汤液经法》三十二卷记载。

值得注意的是,《汉书·艺文志》所记载的经方所用理论仍是八纲。时至东汉,经方发展有重大进展,主要成就是,由八纲辨证发展为六经辨证。据皇甫士安《甲乙经·序》:“伊尹以元圣之才,撰用《神农本草》以为《汤液》,汉张仲景《论广汤液》为十数卷,用之多验。”

皇甫谧生于张仲景同期稍晚,可谓对张仲景最了解者,其称张仲景《论广汤液》为十数卷,而不称撰《伤寒杂病论》十数卷,可证汉代无《伤寒杂病论》书名,至西晋王叔和整理仲景旧论后,方有《伤寒杂病论》名,但无论书名叫什么,由于王叔和的收集整理,使我们得以看到张仲景《论广汤液》的内容,也从而知道张仲景《论广汤液》与《汤液经法》最主要不同是,增加了六经辨证。而六经实质,由六经提纲看,皆是以八纲述证。

反复读《伤寒论》可知,半表半里是产生六经的关键。通过文献分析,我们认为:汉代方出现半表半里理念。考证《本经》、《汉书·艺文志》、《伤寒论》可见确切轨迹。半表半里概念仍是八纲病位概念,是表和里的衍生概念,产生于《伤寒论》。

如第97条:“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与正气相搏,结于胁下”、第147条:“伤寒五六日,已发汗而复下之,胸胁满、(阳)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心烦者,此为未解也,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第148条:“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此为阳微结。必有表,复有里也……此为半在里半在外也。”有关于此,我们从杨绍伊以特殊考证中可看出:以上有关半表半里诸条文,在汉前的《汤液经法》中尚无记载,恰是张仲景及其弟子论广后加入的(见《解读伊尹汤液经》)。

这里要注意的是,杨绍伊对半表半里并不清楚(他认为《伤寒论》主要理论是一表二里),不过提出:《汤液经法》原文没有丢失,完全保存在《伤寒论》中,他的考证方法,更客观地反映了半表半里出现于东汉。

八纲理念及辨证早已存在于《神农本草经》、《汤液经法》、《伤寒论》书中,尤其与《神农本草经》不同的是,《伤寒论》出现(增加)了半表半里理念,从而发展为六经辨证,故胡希恕先生率先提出:六经来自八纲!

并提出六经八纲辨证的顺序:病之见于证,必有病位,复有病情,故八纲只有抽象,而六经乃具实形(以其有定形)。完善解读了《伤寒论》六经的实质,《伤寒论》的六经,不是来自《内经》的六经,不是经络脏腑概念,而是八纲概念。

以上所述,是在阐明,经方的理论是不同于《内经》的理论体系,它不是先有理论后有方证,而是来自于用方药治病的经验总结,它起源于神农时代,初用八纲辨证,即以八纲辨证,以八纲辨药,求得方证对应而治愈疾病。

初以单味药治病即积累单方方证经验,其代表著作为《神农本草经》。后积累了复方方证经验,并由八纲辨证发展为六经辨证,其代表著作为《伤寒论》,故胡希恕先生提出《伤寒论》的六经来自八纲,以此指导读《伤寒论》就变得容易了。

新版下载
本文原创,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中医相关分类热门文章

标签热门文章排行

☛免责声明 ☛本站使用教程
Theme Argon With Ry-Plus By 清欢
我的第24566位朋友,历经142811次回眸才与你相遇
内容失效/资源代找/交流学习
内容失效/资源代找/交流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