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武汉病毒性肺炎的思考
文章树列

关于武汉病毒性肺炎的思考

image-20200126145700603

image-20200126145706160

2002年11月16日在中国广东爆发SARS的第一个病例,直至2003年七月疫情才逐渐消灭。

病毒性肺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惶惶,导致正气不足。预防疫情,关键在于扶正,扶正先祛湿。
武汉疫情越来越严重,作为中医人,我也高度关注着疫情的变化。我从中医的角度去分析疫情,谈疫情发作的病机,谈如何预防,谈养正,希望能给读者以正能量,帮助读者顺利挺过这段非常时期。
有人说,现在的武汉病毒性肺炎若没有专家们迅速定位为2019-ncov,你拿中医去跟全国人民讲预防和治疗疫病,有什么用?
因为有太多的人不了解中医,不知道中医对于疫病防治的巨大贡献,所以,我有必要反复撰文,借这次武汉病毒性肺炎疫情爆发,推广中医理念。我用我的生命去相信,中医是正能量,中医是真理,中医内涵天地之道,中医理念放之四海而皆准,且亘古不灭。
一、湿浊弥漫的病因病机
近日在网上看到有人从武汉医院传出来的病毒性肺炎患者的舌象,都是黄厚苔,或偏燥,或偏腻。这也充分地肯定了,这次病毒性肺炎是以湿浊兼热毒为主要病机的。
为什么会出现湿浊,我在《关于武汉病毒性肺炎的思考之三》一文中分析:“2019年底我就在临床上发现,湿浊内滞的病人特别多。因为我在南宁工作,我分析其原因,因为己亥年大运为土运不及,脾虚,运化无力,容易导致湿浊内滞。再者,南宁地处南方,长年气候偏湿。武汉我没有去过,但武汉位于长江边上,估计湿气不会少。有资料显示,武汉最近两个月一直处于阴雨天气,湿气很重。亦有人说,武汉人喜欢吃小龙虾喝啤酒,啤酒性凉,最能增湿。”
预防疫情,关键在于扶正,扶正要选祛湿。
二、化湿,当用何方?
在《关于武汉病毒性肺炎的思考之三》一文中,我也谈到几个关于化湿的药方。原文如下:
“一则,三仁汤:薏仁30,白豆蔻6,杏仁(打碎)10,厚朴6,通草6,滑石20,淡竹叶6,姜半夏30,水煎服,日一剂。(单位:克,下同)
二则,藿朴夏苓汤:藿香6,姜半夏10,茯苓15,杏仁10(打碎),薏仁20,白豆蔻6,通草6,猪苓10,淡豆豉10,泽泻10,厚朴6,水煎服,日一剂。
三则,雷氏芳香化浊法:藿香6,佩兰6,陈皮10,姜半夏10,大腹皮6,厚朴6,荷叶6,水煎服,日一剂。
以上三方皆平和,无毒。凡是舌苔厚,或黄厚,或厚腻者,都建议马上服。使湿浊得化,则可断绝病毒性肺炎感染的机会。正常舌苔是薄白的,读者请对着镜子自己观察一下,若见舌苔变白或变厚,当注意化湿。”
三、阴亏兼有湿浊者的用方
若有人出现唇、喉、齿干燥,口中粘腻,苔或厚,或兼干,这是湿热伤津之候。单纯化湿尚有不足,当加强养阴。可用杏仁汤。这是吴鞠通的方子,原文指出:“舌白渴饮,咳嗽频仍,寒从背起,伏暑所致,名日肺疟,杏仁汤主之。”
吴鞠通认为,出现这种舌象的病因是伏暑,病名为肺疟。因为是湿浊弥漫,其会发热,但热势很慢,甚至病人已经有了咳嗽,乏力等不适,但热却在多日后才发出来,这是明显的湿邪特点。从临床上看,杏仁汤适合于湿热弥漫三焦,而以上焦为主。
杏仁汤:杏仁(打碎)10,黄芩6,连翘6,滑石10,冬桑叶6,茯苓10,白豆蔻6,鲜梨一个(切开),水煎服,日一剂。
此方主治湿热伤津化燥。我临床观察,杏仁汤常可作为夏秋季的退热神剂,能清解内伏之湿热,疗效极高。当然,只要对证,杏仁汤并不拘泥于夏秋季节,也不拘泥于是否伏暑或肺疟,有其病机,就用其方。
今时武汉爆发疫情,治疗之法,当先去其湿。湿邪一去,则热势自孤而易散。湿性黏浊,如油入面,若仅仅拘泥于退烧,而不化其湿邪,则往往热退复来,缠绵难愈。
四、预防病毒性肺炎的几个思路
除了官方所强调的几个预防措施(包括远离人群,勤洗手,戴口罩)外,我还建议做到以下几点:一则,不恐慌,恐慌伤正;二则,多运动,运动宣畅阳气,阳气健旺,则诸邪自退;三则,清淡饮食,少食煎炸、烧烤、油腻、粘滑、生冷、牛奶等物,以免碍脾或伤阳;四则,早睡早起,绝不熬夜;五则,远离怨恨恼怒烦五毒。我从中医的角度出发,再谈几个预防思路。
一则,重视化湿。
若体质偏湿者,舌象见白苔、厚苔,不管是否发黄,都要加强化湿。湿浊一去,则病毒性肺炎不能着身。素体湿盛者尤其要注意,比如经常在湿浊环境工作者、喜欢油腻粘滑食物者、好喝啤酒者等等。以上所谈的,都是预防的方法,并非用于治疗。治疗则当兼顾病人的病状、舌脉,标本兼治;
二则,重视扶正。
我反复强调,正气为本,邪气为标。预防疫病,当以扶正为本。扶正,当重视调理饮食、起居、运动和情绪。钟南山院士曾说过:“人,最好的医生是你自己”。这话对于预防武汉病毒性肺炎也一样适用。预防的关键是扶正。正气健旺,则诸邪不侵。之所以会患病,因为正气已虚。扶正要依赖自己,不能依赖医疗。医疗无法健旺我们的正气,自己努力才是关键。自己养生,自己正心,让自己的身体处于一个和谐平衡的状态。
人之所以感染疫病,往往是天之虚加上人之虚。天地之间运气变化,产生各种偏性,这是天之虚;人若失去调养,“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知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这样就会导致正气虚损。两虚相感,邪气即易侵袭,伤损五脏,导致疫病发作。
可以这样说,只要身体好,正气足,即使不小心感染了病毒,也一样能顺利康复。因为正旺则能祛邪,正旺则能保命。
三则,预防疫病可以服中药。
我认为,及时服中药以预防病毒性肺炎,其意义很大。
有人认为:已知病毒性肺炎的传播途径是口和鼻,做好口鼻防护就行,何必吃中药呢?他不知道,服中药可以有以下几点好处:一方面,可以扶正,特别是素体正虚之人,借中药以鼓舞正气,使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另一方面,可以化湿,凡舌苔厚,或黄厚,或厚腻之人皆有湿浊内滞,用中药来化去湿浊,则能恢复脾运。提前服合适的中药方,可以调畅机体五脏六腑的平衡,五脏六腑平衡即是正气健旺。
四则,预防与治疗的思路是不同的。
网上流传着各种预防病毒性肺炎的药方,我的观点是:不能拿治疗病毒性肺炎的思路来开预防的处方。预防的关键在于扶正,使正气存内,则外邪不侵。因此,预防方当尽量少用或不用苦寒药,以免伤阳,影响扶正的效果。
有人认为板蓝根能预防病毒性肺炎,却不知板蓝根是寒性的。寒则伤阳,无益于扶正。再如其他各种寒凉中成药,我都不建议滥用。我们讲预防,就是要扶助人体正气,不要用治疗方来预防疫病。
五、现在疫情扩大的原因分析
木克土,风木一起,则湿邪易散。自大寒节气开始已经进入庚子年的初之气,主气即为厥阴风木,天地之间湿浊可渐退,而病毒性肺炎亦渐消失。
之所以现在仍见快速增长,与人群密度过大,则春运人群流动有关。建议一定要远离人群密集之处,预防感染。
再者,我还是坚持认为,这次的武汉病毒性肺炎的传染性远远不如非典,因为从五运六气来分析,这是暖冬所造成的天人两虚。事实上,致病因素主要是2019年己亥年终之气的客气少阳相火。因为客观条件下武汉地区湿浊偏盛,冬天大暖,天地之间阳气不能闭藏,导致火毒与湿浊结合,化而成疫。
天气一旦转冷,疫情亦将缓解。现已经是大寒节气,天气越是寒冷,疫情越容易消失。
六、疫病暴发,当戒恐慌
面临病毒性肺炎暴发,不少人产生恐慌。钟南山院士说:“不要害怕疾病是非常重要的心法,很多癌症病人的病情恶化,是从他得知自己患癌之后。其实,有了癌症之后医生总是喜欢强调最不好的结果,患者听到之后就会害怕,然后就真的病了。”这话说的非常精彩,希望能引起每位患者的重视,不管是什么病,都不能怕,不能恐慌。
今时武汉病毒性肺炎暴发,患病人数不断增多,导致人心惶惶。我认为,千万别恐慌,您可以重视,可以积极预防,但就是不能恐慌。
因为,从中医来分析,正气健旺,则诸邪不侵,自然可以预防病毒性肺炎。也就是说,养正扶正是根本。若产生恐慌,会影响预防的效果。一则,恐慌属负面情绪心理,这会消耗人体的正气,导致正虚;二则,恐入肾且伤肾,肾为先天之本,为元气之根,肾伤则根本不固,元气内损。也就是说,越淡定,正气越足,预防的效果越好。
而且,今时为冬天,由肾当令。肾当令则易虚,恐慌又会伤肾,导致肾气更虚。肾主闭藏,肾虚则不能当令,导致人体阳气不能闭藏,进而虚火上浮,虚阳外越,正气内损。也就是说,越是恐慌,就越伤肾,也就越容易感染疫病。
不恐慌,应该怎么做?我的建议如下:
一则,多读我的微博文章,从中了解中医是如何解释病毒性肺炎的,并且树立中医正心的理念,使心正,自然不会恐慌;
二则,积极养生,包括调节饮食、起居、运动,特别是要“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并且远离怨恨恼怒烦五毒等等。养生的过程,即是避免恐慌的过程。而且,我建议尝试着静坐,或站桩,最能让心宁静;
三则,读经典。可读佛经,或佛家经典,比如《大学》、《中庸》、《论语》、《孟子》等等,也可以读《内经》,从中汲取正能量,正气存内,则邪不可干;
四则,快乐是正能量,快乐是消除恐慌的一剂良药。想办法让自己快乐起来。或者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或者陪伴家人,或者自己取悦自己……心一快乐,则诸忧尽解。快乐的心能让五脏六腑皆归于平衡,让经络气血皆归于和畅。快乐不但能让人不生恐慌,而且,快乐还能让人不生病,更让人找到人生的幸福。
五则,恐慌会传染,建议远离那些内心恐慌的人,以免受其影响而扰动心神。另外,不要过于关注网络上传播的各种负面新闻,亦会加重恐慌,无益于养正。
若能做好以上五条,我相信,您一定不会恐慌。心若不恐慌,则正气内存,外邪自然不会侵袭。
七、病毒性肺炎爆发源于吃野生动物吗?
2019年底至2020年初武汉病毒性肺炎暴发,有人发文说:“中国人,真要管住自己的嘴!教训真是惨痛的。17年前的那次疫情,被证明就是祸出口出,病毒最初来自中华菊头蝠,果子狸与它们接触感染后,再将病毒传染给人类。这次武汉疫情,按照钟南山院士的分析,很大可能,来源是野生动物比如竹鼠、獾等。一句话,还是吃出来的。广东人好吃,大家都知道,武汉人现在也这么能吃!当然,这个世界,最爱吃的民族,莫过于我们中国人了。但都吃出这样的疫情来了,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反思吗?我们真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了?”
作者认为是吃野生动物导致疫情爆发,这个观点我不赞成。当然,我非常赞成永远不吃野生动物。我分析其理由如下,愿意与诸位读者分享。
一则,武汉人能吃野生动物(我不知道,只是就以上所述而论),或许容易传播疫病。但是,不吃野生动物,就一定不传播吗?比如,1918年的世界大流感起源于欧洲,当时全世界死亡人数达5000万至1亿,欧洲人可不喜欢吃野生动物。再如,1956年石家庄流行乙脑,也是吃野生动物导致的?就是现在美国正有流感爆发,感染1300万人,他们是吃野生动物导致的?数千年来,世界各地都有疫病流行的记载,难道都是吃野生动物引起的?再者,不妨深入思考一下,武汉人是现在才开始吃野生动物,还是已经有多年了,为什么现在才发作疫病呢?事实上,野生动物可是一直带有病毒的。
二则,2003年的非典,虽然源于吃野生动物,但根本原因却是天地气机发生了剧烈变化,产生了天之虚。再加上人失于调养,正气受损,这是人之虚。正如《内经》所谓:“以身之虚而逢天之虚,两虚相感,其气至骨,入则伤五脏。”也就是说,即使不吃果子狸,人一样会感染非典。拿果子猓(最近又说是蝙蝠)当挡箭牌,未免不太厚道。
三则,野生动物为中国的疫病反复背黑锅。但这样也好,至少,从此人们就不吃他们的肉了。孙思邈说:“杀生求生,去生更远。”作为一名中医人,我建议大家多吃素,少吃肉,或不吃肉,不要相信营养学,那根本就是个机械论,完全不符合生命的特点。一方面,生命不但有形,更有神,甚至神的部分更要紧。养生,不但要养形,更要养神;另一方面,吃素能让人更健康,更有精神,更能延年,而不会导致营养不良。
四则,我认可作者的最后一句话:“我们真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了?”俗话说:“病从口入”,调节饮食对于今时我们养生非常有意义。我的观点是,不但要少吃肉,多吃素,更建议平时少吃或不吃煎炸、烧烤、油腻、粘滑(指糯米做的食物以及月饼等)、生冷(多数寒凉水果、冰淇淋、刚从冰箱取出的食物饮料等)、牛奶、辣椒等物,以免伤损脾阳,或碍滞脾气,或妄耗相火。健康的饮食应该是“粗茶淡饭”,古人讲“粗茶淡饭最养人”,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如此饮食可以让心宁静,心和则五脏六腑皆归于和谐,人自然健康。而过多吃肉让人心火妄动,物欲增加,心失其和,则五脏六腑亦失去平衡。
八、用中医控制疫情
有人跟我说,你一个中医治几个慢性病就行了,居然还敢谈病毒性肺炎,不知天高地厚,凑什么热闹?!
他不知道,中医擅长治疗急症,而且中医是治疗疫病出身的。越是危急,越有中医的用武之地。
武汉病毒性肺炎暴发,作为中医人,我强烈建议,要用中医理念去治疗。有人强调,病毒性肺炎是病毒,中医不能治的。他们不知道,在真正的中医人眼里,并没有“病毒”这个概念,所有的病的根本病因都在正虚,因为正虚,才会有邪气的侵袭,导致五脏六腑产生不和谐或不平衡,也就成了疾病。所以说,现代医学搞不清具体病毒,但中医不需要知道这些,中医根据病毒导致的症状来辨证出病机,即可处方用药,改善病人的脏腑平衡,使病毒在机体上不能生存,自然退去。
而且,中医擅长治疗疫病,中医有两千年治疗疫病的经验。比如,中医四大经典中的《内经》和《伤寒论》,本来就是治疗急危重症的。
最关键的是,中医重视扶正,以正为本,以邪为标。所以说,越是急危重症,越离不开扶正。扶正,需要用中医理念去指导。

选择中医__董洪涛

武汉病毒性肺炎属于温病范畴。中医能治温病,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我的建议是,可按风温治疗。

2020年1月7日,我写了篇《关于2019年底武汉病毒性肺炎流行的思考》的文章,谈了我对于武汉这次病毒性肺炎的认识。那时还病毒性肺炎还没有造成大流行,可是到了今天,感染病例越来越多,且已经传播到了外地,甚至有人担心这是“非典”重来,进而造成了全社会的人心恐慌。鉴于此种情况,我有必要再写文章,再谈我对于武汉病毒性肺炎的认识。

遗憾的是,我在南宁,目前我没有诊治过此类病例,只能就媒体所提供的症状来分析病毒性肺炎,若有不正确之处,请读者见谅。不管如何,我认为,每一位医生都有责任维护大家的健康。我是中医人,我当然不能例外。

一、病因分析

钟南山院士从西医的角度谈武汉病毒性肺炎,他认为:这是一个新型的冠状病毒。这次病毒引起的一些症状,跟以前SARS有些相似。其源头是什么动物,基本上还不清楚。只是从各方面的流行病学调查的话,是来自一个野生动物可能性比较大。

我从中医的角度来分析武汉病毒性肺炎的病因与病机:

一则,风温

从中医解读武汉的这次病毒性肺炎,我认为这就是一个风温(冬温),一个很普通的温病类型,完全可以按风温来预防和治疗。

分析风温的特点:一则,一年四季都可发生,但多发于春或冬季,发于冬季者又称冬温;二则,起病急骤;三则,初起即见发热、恶风、咳嗽等症;四则,若治疗不得力,会出现高热、神昏等热陷心包症状。这些特点与媒体上报道的病人症状基本上一一对应。

二则,天之虚叠加于人之虚

冬春季是呼吸道传染病高发季节,也是病毒性肺炎的高发时期。从中医来分析,之所以会发作传染病,根本原因是天之虚叠加于人之虚。

现仍是己亥年(要到立春才变成庚子年),大运为土运不及,客气为少阳相火,相火加临于寒水,客气为火,往往会造成暖冬,暖冬造成热性病邪肆虐,这是天之虚;人受暖冬影响,阳气不能闭藏,相火外泄,虚阳外越,导致正气内虚,体质下降,这是人之虚。两虚相感,其气至骨,入则伤五脏,导致传染病发作。

有人说,目前科学家还在找病毒性肺炎的病因,以对症下药,中医也是需要找到病因的,难道不是吗?

的确,中医治病离不开病因,但中医所要找的病因与西医完全不同。西医找的是传染源,是某种动物,而中医则找天地五运六气的变化规律。西医关注的是冠状病毒,而中医关注的是天地气机,因为中医认为“天人合一”,人的健康与生命都是受天地规律影响的。病邪之所以流行,源于天地气机变化异常。

事实上,天地五运六气影响人的生命与健康,这已经被数千年的中医临床所证实。中医不但能靠五运六气理论治疗疫病,而且,还可以提前预测疫病。按运气理论,中医早已找到了病因。2019年底至今,全国多处流感高发,与此时的客气为少阳相火有着必然的关系。武汉的病毒性肺炎也与此相关。

要产生传染性强的疫病,需满足几个条件:一则,天之虚。比如2003与2009年,皆为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二之气主气少阴君火,客气少阴君火。2003年火运不及,火少水旺而寒,寒+寒湿+二之气双君火,产生非典;2009年土运不及,土不制水而水寒,寒+寒湿+二之气双君火,产生甲型H1N1;二则,人之虚。主要是正气不足。

武汉这次病毒性肺炎的暴发,也不离于此。

二、如何预防?

积极预防远胜于治疗。既然疫苗没有出来,那就通过中医来预防。如何预防近期武汉的病毒性肺炎呢?我的建议是:以养正为原则,正气为本,邪气为标,使正气健旺,则邪不能侵。《内经》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即是这个道理。

养正的方法很多:一则,锻炼身体,宣畅阳气;二则,顺应四时气候变化,冬则保暖,勿伤于寒;三则,避免过度消耗正气,包括熬夜、劳累、过度房事、思虑过度、过食肥甘厚腻、大汗淋漓等等,这段时间一定要调节生活起居饮食,使身正;四则,调畅情绪心理,远离怨恨恼怒烦五毒,使心正。养正要内求,而不是依赖医疗;五则,重视生活与环境卫生;六则,不要恐慌,恐慌是负面情绪,会伤损正气,导致体质下降,反而更容易感染。

网上流传着一些药方,我看了,认为皆有所不足。我的观点是,预防药方的设计要兼顾几个方面:一则,扶正是预防疫病的关键,预防不是治病,因此不能滥用寒凉而伤阳;二则,当考虑今时五运六气的因素,特别是大运土运不及,司天厥阴风木,在泉少阳相火;三则,兼顾目前的气候特点,主要是暖冬,阳气拔根,疏泄过度,导致正虚;四则,结合病毒性肺炎的症状和病机,以邪伤肺卫为主。

我设计一个预防病毒性肺炎的药方:柴胡10克,黄芩6克,姜半夏10克,白术10克,党参15,桂枝10克,白芍10克,生姜三片,大枣20克(切开),炙甘草6克,芦根30,乌梅10,水煎服,日一剂。小儿减半剂量。当然,此方只供交流参考,不建议读者滥用。

分析:

一则,用小柴胡汤调和少阳枢机,使“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同时兼顾了司天和在泉的木火因素;

二则,用桂枝汤,“外证得之,为解肌和营卫,内证得之,为化气和阴阳”,预防外感,非调和营卫不可,桂枝汤可为对证之方。且小柴胡汤合桂枝汤,皆能补脾益气,以合己亥年大运的土运不及;

三则,用乌梅、白芍合甘草,酸甘化阴,兼收敛浮火,使阳气归根,以缓解暖冬对人的危害,兼可以扶正。配合桂枝合甘草,辛甘化阳。这样可以阴阳兼补;

四则,用芦根,其味甘而性寒,归肺经、胃二经。既能清透肺胃气分实热,又能生津止渴、除烦,故可用治热病伤津,烦热口渴者。且能清胃热而止呕逆,利咽喉而治咽喉肿痛诸症。

有人建议用银翘解毒丸、莲花清瘟胶囊等中成药预防病毒性肺炎。我的观点是:暂时没有病,也就没有热毒,滥用寒凉清火解毒有些说不过去。况且,这些药物的说明书上明确地说: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属热毒袭肺证。我们现在谈预防,不是谈治疗,那就要认定正气,孜汲扶正,以正为本。等到出现症状了,再可考虑用清热解毒的思路。这个理念请读者思考。

再者,人与人的体质不同,脏腑气血平衡程度有异,建议在当地请专家面诊,特别是诊脉后再处方,才更有预防效果。

最近一段时间我在临床上观察到,不少人兼有湿热,需考虑加强健脾化湿除热。若有湿热,当考虑健脾化湿,需用四君子汤合藿朴夏苓汤或三仁汤之类药方。

若因暖冬导致虚火上浮,表现为烦躁、失眠、头晕等不适,不妨喝我的乌梅固本汤:乌梅10克,黑豆、绿豆、黄豆各30克,冰糖30克,杏仁10克。水煎服,日一剂。或者多煮汤代茶饮。

或者,可单独用乌梅一枚,含住半小时许,亦能借乌梅之酸以收敛浮火,有助于阳气归根。日一两次。亦可用乌梅白糖汤,只用乌梅20克,白糖30克,煎水代茶饮,亦甚有疗效,此方味道甚好,人人都可接受。

冬三月,阳气闭藏,当勿扰乎阳。由此说,今时要想预防病毒性肺炎,重在闭藏阳气,引火归根,使正气内守,则邪不能侵。推之,预防任何疫病,都当以养正为本,使人体阳气健旺是关键。

按中医理论,冬天寒冷,人的阳气就会自动闭藏。阳气闭藏,即为阳根,是来年春天阳气生发的根本。若整个冬天都温暖如春,则阳气不能闭藏,阳根下拔。若冬天过度温暖,当时就可能发作温病。否则,至春天阳气生发,木火疏泄过度亦成温病。按以上分析,武汉的病毒性肺炎源于暖冬,且是过度温暖,导致冬天即发作温病。而我们养生,就当按暖冬来思考。可参考《再谈暖冬养生》一文。

三、如何治疗?

一则,症状分析

武汉病毒性肺炎仍在流行,有新闻说,至2020年1月18日,病人的首发症状大多为发热、咳嗽或胸闷、呼吸困难。

我从症状来分析,我判断这是风温,也叫冬温。其病初起邪犯肺卫,出现以上诸症。其病情发展有两种情况,一则顺传至气分,继续高烧;二则逆传心包,闭阻心窍,导致神昏休克等危证。建议按风温辨证施治。

风温的最初证型是邪袭肺卫,然后才会肺热炽盛。早期病变的重心在肺经,当以辛凉解表,清泄肺热为治疗原则。汤药上可考虑用银翘散为主加减变化,若高热则加白虎汤。至肺热炽盛阶段,则需考虑用麻杏石甘汤配合千金苇茎汤,特别是当热邪较重,高烧不退时,可考虑重用生石膏,不妨参考清代温病家余师愚用生石膏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二则,为什么会死亡?

为什么病毒性肺炎会导致死亡?从中医来分析,因为人体正气不足,导致抗邪无力,邪气自外而入,深入少阴,心阳暴脱而亡。

由此说,治疗病毒性肺炎,养正是关键。任何治疗手段都不能以伤损正气为代价,否则,就可能造成正虚而邪盛。正不胜邪,则病情容易恶化。

四、关于武汉病毒性肺炎的担心

有人担心,这次的病毒性肺炎是不是“非典(SARS)”再现。据媒体报道说:武汉新型病毒与SARS有73%相似,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与SARS病毒相似度达80%;武汉肺炎与非典相似性高达90%。

其实,从中医来分析,武汉新型病毒绝对不是SARS。按五运六气理论,烈性传染病源于天地气机的剧烈变化,今时主气为太阳寒水,客气为少阳相火,因为客主加临造成暖冬,因此而出现温病,但其偏性并不大。也就是说,今时武汉的病毒性肺炎不会造成象非典一样的死亡例数。

因为暖冬造成疫病环境。而大寒节气是天地之间运气变化的节点,客气的少阳相火将退位,太阳寒水将上位。2020年1月20日已经进入大寒节气,由于少阳相火客气所导致的暖冬消失,火气退位,病毒即将失去活力,疫情也将自动缓解。大寒之后若再有发烧咳嗽,往往不是疫病,而是普通的伤寒感冒了。

五、中医最能治温病

传染病暴发,用西医还是用中医?不少人想当然地认为,当然用西医。中医哪里会治传染病?!却不知,中医擅长治疗传染病,而且,中医能救命。但总有些人排斥中医,即使中医能实实在在地取得疗效。

事实上,历代中医大家都曾有过用中医治疗温病(又称温疫,或疫病,今时称为传染病)的经验。并且,这个经验都传承了下来。比如,明清时代温病流行,就产生了温病学派,其中有十数位了不起的温病学家,他们用中医防治温病,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以下且就近百年来中医治疗传染病的医案,试举数例,以见中医的神奇。

1956丙申年,石家庄爆发了流行乙型脑炎,西医控制不住,疫情越来越重。不得已周恩来总理请来四川名中医蒲辅周把脉开方。蒲老结合运气学说,根据石家庄久晴无雨(属暑温)的气候情况,清热解毒养阴,以白虎汤,大见奇效,治愈率高达90%以上,疗效远超世界水平,拯救了上万人的生命。

1957丁酉年,北京也开始流行乙型脑炎。西医还是不行,还是要求诸中医。而且还是蒲老出手,从当地的气象和当年的五运六气出发,考虑到北京多年阴雨连绵,湿热交蒸,属湿温(不同于暑温)。改用白虎加苍术汤、杏仁滑石汤、三仁汤等中药方剂化裁,以芳香化湿和通阳利湿的中医思路进行治疗,使疫情很快得到控制。

1958年广州流行乙型脑炎,国医大师邓铁涛针对暑热伏湿之证,同样用中药对证施治,疗效亦达90%,大大降低了死亡率,同样挽救了上万人的生命,且完全无后遗症。

2003年非典暴发。北京用的是西医,但死亡率非常高,人心惶惶。而广州在邓铁涛老中医的指导下,用中医来治疗非典,死亡率即降成零。有资料显示:当时广州中医药大学一附院收治74例SARS病人。用中医治疗,达到了零感染,零死亡,零后遗症的效果,且平均退烧时间3天,平均住院时间9天。北京最后不得已,使用超大剂量激素才勉强治愈了患者。但患者康复后导致股骨头坏死,后遗症甚大。

六、关于中医治疗疫病的思考

有人疑惑:病毒感染,中医治不了吧?我的观点是:病毒感染,首选中医。理由是:病毒本来无所不在,病毒之所以造成疾病,关键是人体正气变虚。也就是说,正气为本,病毒为标。中医重视正气,只要正气存内,则不管是病毒还是细菌,统统都可祛除。盯住病毒,是心向外求;关注正气,是心向内求。凡是内求的,方属高明。

西医眼里只有病毒,认为这是以前未见过的新型病毒,治疗非要找到传染源不可,还得重新研究疫苗,这未免太慢了。而中医早已有了两千多年的治疗温疫的经验,建国之后中医曾经在多次疫病中发挥巨大作用,包括2003年的非典,为什么不能让中医在武汉的病毒性肺炎暴发中继续发挥作用呢?

中医不需要找到传染源,也不需要明确传播途径,根据五运六气的特点,结合病人的症状和体征,辨证施治即可。

七、用针灸来防治传染病

我们可以通过经络变化来了解传染病(温病)。当然也可以通过针灸来调节经络虚实,从而为预计治传染病提供帮助。为什么呢?

一则,天有经络,应之于人,亦有经络。十二经络是天人相应的途径,而且最直接,最快速。“候之所始,道之所生”在经络上体现地淋漓尽致。临床上我也观察到,天地运气变化,人群的经络即见虚实变化。人体的经络最敏感,反应最快,当天地气机一动,经络即跟着动,经络的变化,远远早于指标和疾病。

二则,若多数人的相同经络出现反常,往往意味着超常的运气影响已经到来,大疫在即;

三则,十二经络与五脏六腑相应,诊查经络虚实可以帮助脏腑定位和定性,并能提供治疗的方向。

由此说,通过经络检查即可提前预知天地运气的变化规律,当然也可以用来预防温病。

针灸方面,可针刺鱼际和尺泽,能泻肺火,平衡肺经气血。另外,可用艾灸以扶正。可灸足三里或太白(皆属土经土穴,能补己亥年大运之土运不及,兼可健脾化湿,扶助正气)、大椎(鼓舞督脉阳气,加强固表卫外之功)。

八、忌口很重要。

有人问,患了流感不能吃什么?有某专家认为,流感是由病毒引起的,和吃东西没有直接关系,所以不需要忌口。

从中医来分析,患流感后一定要忌口。特别是要忌煎炸、烧烤、油腻、粘滑、生冷、辣椒、牛奶、鸡蛋等物,以免碍滞脾胃,伤损脾阳,导致正气变虚。正气为本,病邪为标。患流感要想早日康复,忌口非常重要。

武汉的病毒性肺炎亦当做如此想。忌口决定着正气的旺衰,而是正气的旺衰决定着预防和治疗的效果。所以说,忌口非常非常重要。

常有专家建议,多喝水可以预防流感。那么,从中医来分析,多喝水能不能预防流感?

我认为,不能。预防流感,要扶正气,使正气存内,则邪不可干。水性阴,阴则伤阳。有专家建议每天喝八杯水,若人体阳气不足而过多饮水,水入于体而不能被气化,则蕴滞而成水毒。水毒不化,即为痰饮、水饮之源,成为大病的种子。

小结

我是一名中医人,我学习并实践了近三十年中医。临床上我观察到,中医治病的疗效非常高,经常令我感到不可思议。我坚定地认为,中医是世界上最高明的医学体系。中医是华夏先祖传承给我们的大智慧,中医最符合我们中国人的体质和血脉。况且,中医内涵天地之道,中医最能治病,最有疗效。我们中国人若有了健康问题,应该首选中医。

有人说,有些人不懂中医却拼命攻击中医,你理会他们干什么?我却认为,中医是正能量,正能量应该弘扬出去。那些排斥并攻击中医的人可能还年轻,还没有感受到中医理论对于生命和健康的重要性,还在盲目地崇拜着现代医学理念。我致力于推广中医,我愿意帮助每一位读者,不管您喜欢中医,还是排斥中医。要知道,选择中医,选择的不仅是一种医学体系,更是一种对于生命的态度。

由于受天地五运六气影响,疫病(包括流感等各种传染病)总会时不时发生,这是不可避免的。人类疫苗的研发永远也跟不上天地气机变化的节奏,我们只能选择中医,用中医去预测,去预防,去养生,去康复

新版下载
本文原创,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待分类分类热门文章

标签热门文章排行

☛免责声明 ☛本站使用教程
Theme Argon With Ry-Plus By 清欢
我的第24569位朋友,历经142822次回眸才与你相遇
内容失效/资源代找/交流学习
内容失效/资源代找/交流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