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阴符经奥义真解
于坤琦(字:坤钰)按:本文首次真正阐释了绝世经典【阴符经】。 阴符经又名黄帝阴符经,唐代以前尚未闻于世,据唐李筌【黄帝阴符经疏·自序】载,李周游名山,到处访道,在河南洛阳嵩山少室虎口岩石壁中发现的此经,经文写在白色的丝绸上面,有朱红色的轴,封在石匣之中,封口有字为“魏真君二年七月七日,上清道士寇谦之藏诸名山,用传同好”。此后才传抄流行于世,但具体作者不详。阴符经全篇虽仅有四百余字,但言深意远,可谓参透天人玄机,其意旨与道德经相通,也可看作是道德经总纲,故作者无疑是与老子境界相仿的高人智者,或是由神直接启示而作。笔者认为后者可能性更大。后世对此经多有诠释,但多视为内丹、兵法或奇门经典而解读,实则偏执一端,贻误后学。【阴符经】有多种版本,文句不完全一致,笔者认为应以唐初名臣书法家褚遂良奉敕写本为准。此经很多传本分为上中下三篇,分别名之为【神仙抱一演道章】、【富国安民演法章】、【强兵战胜演术章】,笔者认为纯属多余,不足采信。 关于此经名称,李荃认为:“阴者暗也,符者合也。天机暗合于行事之机,故称阴符。”而同时代的张果则认为:“心深微而无所不见,故能照自然之性,性惟深微而能照,斯谓之‘阴’。执自然之行,无所执也,故不执之以手,而执之以机。机变通而无所系,故能契自然之理。夫惟变通而能契,斯谓之‘符’。照之以心,契之以机,而“阴符”之义尽矣。清张清液认为: “‘阴’字,昔称分阴、寸阴,乃时字之义也。”也即时机契合之意。笔者认为三人所说皆有道理,不必执着。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此句是全篇总纲。古人往往天、道不分,天之道三字在这里泛指宇宙万物及其相关规律。道德经告诉我们,道是本源,天是衍生物,道大于天,即老子所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又是什么?是神,是上帝,是宇宙世界的绝对本源,具体解释见笔者另文【老子说的道是什么】,此不赘述。宇宙万物及其相关规律,都出于道(神)的创造,神借自然万象启示祂的存在,如自然之象的星系运转、日往月来、风云雷雨、昼夜寒暑、二十四节气变换,人事之象的生老病死、兴衰成败、吉凶祸福等,以及各种事物间的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等等,人要寻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就去观察大自然和各种人事反映出来的规律,遵循这些规律,这是最简易、完善和稳妥的,故曰“尽矣”。《周易·系辞·下传》中说:“古者包牺氏(即伏羲)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察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即是此意。读道德经、易经、阴符经和圣经都可使我们了解道的规律。 【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大自然有五类物质元素,统称为“五行”,即金、木、水、火、土。五行是造就各种事物的元质。五行化为自然界的气候为风、寒、暑、湿、燥。五行化为季节就是春、夏、秋、冬,再加长夏,即五季。如春为木,木能生火,故火者应于夏季,火能生土,土应于长夏;土能生金,金应于秋;金能生水,水又应于冬季。自然界的方位也有五行特质,即东属木,西属金,南属火,北属水,中属土。其他如事物有五色青、赤、白、黑、黄,声有五音宫、商、角、征、羽,味有五味酸、咸、苦、辣、甜。事物本身的变化过程则是生、长、化、收、藏。应之为人身,则是心、肝、脾、肺、肾五脏,眼、耳、口、舌、鼻五官,形体为筋、骨、肉、皮、脉,情志为怒、喜、思、悲、恐。在人伦规范则为仁、义、礼、智、信五常。五行中互有相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相生即相互滋生助长。五行中互有相克,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相克即相互制约克制。正常情况下,五行的生克关系同时存在,保持一种动态的平衡,一般在暗中,不知不觉,故称五贼。若五行中的某一行的能量强弱发生变化,则会打乱这种平衡。如金能克木,若木的能量大于金,金非但不能克木,反而会被木反克而受伤。如用一把普通的刀砍坚硬的铁桦树,会使刀卷刃。又如树木有水滋润才能正常生长,但大洪水可使树木连根拔起冲走。其他类推。徐大升的五行诀供参考: 金赖土生,土多金埋;土赖火生,火多土焦;火赖木生,木多火炽;木赖水生,水多木漂;水赖金生,金多水浊。 金能生水,水多金沉;水能生木,木多水缩;木能生火,火多木焚;火能生土,土多火晦;土能生金,金多土弱。 金能克木,木坚金缺;木能克土,土重木折;土能克水,水多土流;水能克火,火炎水灼;火能克金,金多火熄。 金衰遇火,必见销熔;火弱逢水,必为熄灭;水弱逢土,必为淤塞;土衰逢木,必遭倾陷;木弱逢金,必为断折。 强金得水,方挫其锋;强水得木,方缓其势;强木得火,方泄其英;强火得土,方敛其焰;强土得金,方化其顽。 物物不同,事事不等,故五行相生相克的形式规模亦不一,能发现此五行生克规律并按此规律行事者,就能昌盛、成功,故曰:见之者昌。五行是中国传统文化基本哲理,因其客观实际的价值,千百年来被广泛传承运用在易学、算术、历法、医学、兵法、武学、建筑、风水、化学、音律等领域,如善易者可借助五行推演事物成败兴衰,中医以五行理论诊治疾病。但一些基督徒一知半解,断章取义,对传统阴阳五行哲理包括与之相关的传统学术如气功、中医(草药、针灸)、易学、建筑风水、内家武学(如太极拳、八卦掌等)等,皆以巫术视之,斥之仇之,令人啼笑皆非。 【五贼在心,施行于天。】 人心能发现体察五贼生杀之机,故谓“五贼在心”,但五贼生杀之机是被上天也就是神所掌控,故谓“施行于天”。也就是人能发现和利用自然规律,但不能创造自然规律,自然规律的创作者是神。五行顺,则身心安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百业兴盛。五行逆,则疾病发生,四时乖逆,旱涝不均,灾害并起。五色和五音、五谷、五味之类,善用者,以适量恬淡为上,如此则能目明肠清,心性调和,身体健康。不善用者,以浓厚利欲为快,不但无益,反致耗伤肠胃,昏乱迷性,疾病发生,早衰早死。故老子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人际关系、国际关系亦然。如仁、义、礼、智、信此五常失调(逆),则人际乖悖、社风不正、盗贼四起、官民敌对、天下不泰、国家互侵。如仁、义、礼、智、信五常适宜(顺),则人际融洽、社风淳朴、官清民安、国家和睦。 【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此句有二层意思。一是指神为宇宙万物之主,宇宙万物包括人类皆出自祂的创造,而且其演变也都掌控在祂的手中。再是指人为万物之灵,人身即一小天地,能借手和身体感应出自然万物的变化,此即宇宙全息。如中医的手诊手疗、耳诊耳疗,气功修炼有素者能用手感诊病,用心灵遥感预测各种事物,皆是宇宙全息的表现。老子曰: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 【天性,人也,人心,机也。】 【圣经】创世纪:“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这生气就是人的灵魂,人有了灵魂之后才是活人,才有别于其他动物。这灵魂自神而来,是天赋之性,故人性也带有神性。人类不论西方人还是东方人,都对善良、邪恶、公平、偏狭、虚伪、诚实、勇敢、懦弱、慷慨、自私等等道德观念有共同的认知,说明人类有共同的道德律,这道德律来自神。“我(神)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希伯来书8章10节) 机为机关枢纽,为核心环节,人心即灵魂,是人的核心枢纽,故也称为机,这机来自神。 【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这句有二层意思。 一是神起初创造宇宙自然的目的,就是为了使人得享安定美好的生存环境,因为神在最后一日才按自己的形象造了人类,并赋予人其他受造物所没有的特权:“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可知神把人放到受造物中的最高地位。老子曰:“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 二是神创造宇宙自然的同时也创造了其运行规律,即天道,人遵循天道即得安定,否则就会发生悖乱、灾祸。如日月星辰的运行轨道,地球物体的重力制约,二十四节气的变换,人体经络之气的子午流注,以及生老病死,潮涨潮落等等皆为神制定的自然规律。此外,神又为人制定了一些特殊的诫律,也为天道。如神对亚当说:“园(伊甸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遗憾的是,亚当的妻子夏娃受撒旦引诱,偷吃了分善恶树上的果子,违背了神的诫律犯了罪,于是神将他们赶出伊甸园,神的救恩计划也随之展开。又如神在西奈山上对摩西颁布十项诫律,约束引导以色列人过圣洁生活。进入新约,神的诫律则是谁信耶稣基督钉十字架是为世人作了赎罪祭,谁就可得救。这条诫律将一直延续到末日——耶稣的再次降临。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 上天发动杀机时,则星辰移位,陨星坠落。即上天要降大灾(包括大的自然灾害、国事、人事事件)与世人之前,必有异常天象出现。《易经》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天文即指天象,包括恒星、行星、变星以及云气等的形状变化。古人很重视观察天象,目的就是要得知国事、人事吉凶,并传有专门的占星术。对古代帝王而言,就是要得知天象所预示的政治、经济、军事、社会等的变化,如果天象有异,那一定是上天的警示,或将有大灾发生。所以古代帝王多设专门占星官职,以观天象,查灾异,甚至建观星台以利观星。如2008年底,考古学家在陕北发现的面积为2.8万平方公里的秦朝全天星台遗址,是由秦朝大将蒙恬主持建造,历时6年才完成。它由1424个圆形或椭圆形土台组成,分别与天空332个星宿或星官对应,还分别对应着秦帝国的疆域山川、郡县城郭、宫廷苑囿、文武百官、军队、监狱、社会百业、日常生活等,着实让今人叹为观止。不过,在敬畏上天的同时,秦始皇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苛政和暴虐,致使百姓怨声载道。在秦始皇去世前一年,即公元前211年),秦国东郡有一块陨石由天而降,石头上竟然刻有六个大字:“始皇死而地分。”此前,还有一块石碑上刻了一则谶语“亡秦者,胡也”。两则预言预示了秦始皇之死以及死后王朝的分裂,这让秦始皇寝食难安。根据他个人的理解,灭秦者乃是北边的胡人,因此多次发动针对胡人的战争。但事实上使秦朝灭亡的却是他儿子胡亥。 日食对古人来说是一个重要异象。唐代孔颖达在《左传正义》中写道:“日食,阴侵阳,臣侵君之像,救日食所以助君抑臣也。”即发生日食就是权奸欺君当道之象。春秋时晋人伯瑕还认为日食是“不善政之谓也。国无政,不用善,则自取谪于日月之灾。”即日食象征皇帝违背天意,不善朝政,因此天显异象以示警告、谴责。日食期间,皇帝素服斋戒,贬膳、废乐、退避正殿;有的皇帝还下异常天象诏,除了自责外,还进行大赦、求直言、人才选拔等,朝臣也常趁异常天象、自然灾害之际,向皇帝上奏,批评国事,甚至批评皇帝本人等。公元前178年,发生日食之后,汉文帝下诏:“朕获保宗庙,以微眇之身托于士民君王之上,天下治乱,在予一人,唯二三执政,犹吾股肱也,朕下不能治育群生,上以累三光之明,其不德大矣。”汉文帝把日食原因归咎自己,并广泛征求进谏者,成为后世帝王遇重大灾异时下罪诏的先例。 在【圣经】启示录中清楚的预表神启示的末日异象。如:“揭开第四印的时候,有一匹黑色的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做死,阴府也随着他,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杀死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揭开第六印的时候,地大震动,日头变黑象毛布,满月变红象血,天上的星辰坠落于地,如同无花果树被大风摇动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样。天就挪移,好像书卷被卷起来。山岭海岛都被挪移,离开本位。”“第四位天使吹号,日头的三分之一,月亮的三分之一,星辰的三分之一都被击打,以致日月星的三分之一黑暗了,白昼的三分之一没有光。” 【地发杀机,龙蛇起陆。】 此句有的注本认为是地发杀机时,地震洪水,旱涝不均,蝗鼠肆虐,瘟疫流行,龙蛇本是阴性之物,在大地震前弃穴而起陆。笔者认为真正的含义是指【圣经】启示录中的预表:“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但没有得胜,天上在没有它们的地方。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也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一位天使从天降下,手里拿着无底坑的钥匙和一条大链子,他捉住那龙,就是古蛇,也叫撒旦,把它捆绑一千年,仍在无底坑里,将无底坑关闭,用印封上,使它不在迷惑列国。”这里的争战是末日争战,米迦勒是天使长,他的职责是保护神的信徒。龙就是魔鬼撒旦,就是在伊甸园中诱惑夏娃的,是堕落的天使,末日来临之前它暂时统辖着世间,末日到来时,和其手下使者要做垂死挣扎,与神的使者做最后争战,并且屠杀人类,但最后失败,被捆绑扔到无底坑里。 【人发杀机,天地反复。】 此句是指末日到来时,民众暴乱,国家相侵,饥荒遍野,地震频发,邪恶猖獗,天下大乱之象。“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饥荒、地震,这些都是灾难的起头”【马太福音24:7】“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马太福音24:21】 【天人合发,万化定基。】 待天、地、人杀机合发的时候,天灾人祸并起,万般变化已到极点,是物极必反,乱极必治,否极泰来之象。末日大审判之后,神要创造一个永恒的新天新地,将祂的子民全都安置在里面。“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装饰整齐,等候丈夫。”“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做祂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示录21:2、3】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人性情有巧有拙,性巧者多机谋,性拙者多贪痴,但皆非本来天性(即自神而来之灵性),人要修养自身,即使聪明技巧也应伏藏不用,以使天性发露。老子说的“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光而不耀”“和光同尘”,与此意略同。 【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 人身有九窍(眼、耳、口、鼻、二阴),但其最重要的是眼、耳、口,因眼能见,耳能听,口能说,人的思想、情志、行为主要由此三窍而生,眼观而神驰,耳听则精散,口开则气耗。若三窍动而妄用,轻则心神燥动不安,伤精耗气,更甚者因所见、所听、所说而招致灾祸。若三窍静而善用,则可保精、养气、安神,带来吉祥。故老子曰:塞其兑(口),闭其门(耳、眼),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 【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知之修之,谓之圣人。】 木本生火,火发而祸及木,则木焚;国中有奸,时机一到则奸动,而国亡。圣人知道任何祸事的产生皆是从微弱状态而发展至显著,最终才得以爆发,所以能反省修养,防微杜渐,对己则身心安泰,对外则消奸恶、灾祸于未发。此句“知之修之”,有版本作“知之修炼”,故不少人视其为内丹修炼之意,谬也。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 生杀者,阴阳也。道生万物,也可杀万物。春生夏长为生,秋敛冬藏为杀;出生、壮盛为生,衰老、病死为杀;成功、发达为生,失败、萧条为杀等等。有生就有杀,有阴就有阳,不易之理,这是神制定的法则。 【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天地生成万物,如树苗生于大地之土,又得雨水滋润,阳光温煦才能长成大树,而万物又在天地中不知不觉由少至壮,由壮而衰,这是天地盗万物。人因贪恋美食、声色、货利、权名而自伤其身,以至衰病早死,这是万物盗人。人生在天地之间,得五谷、五味以养其体,得财货以富其家,得五色、五声以悦其耳目,这是人盗万物。天地、人与万物三者相互为盗又相互资用,这种盗用若是协调平衡,三者才能长久安泰。此三盗主要指人与万物之间的相盗。现代社会,人类物欲空前膨胀,疯狂开发大自然资源,已引起严重的生态问题:如绿化减少、土地沙漠化、沙尘暴、地陷、泥石流、空气污染、水源污染、温室效应等,人类的生存环境面临空前危机,这就是人与万物之盗不相宜,终会自尝苦果。 【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 人非饮食而不能生活,但要五味调匀,荤素合宜,按时适量,如此可以调理百骸,安和五脏,延年益寿。故内经有言:“饮食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是谓知道。故君子饮天和以润神池,德以滋形也。”此外,一切兴作动止皆要合乎天道,把握时机。如天时逢春夏,万物生长之时,农夫应动于耕作,如失机,必误农时。人伦亦然,男女发育成熟,要娶嫁成家,过早则精血不足,身体有损,迟则阴阳过胜,双方难守。每日起居亦是如此,白昼属阳,故清晨就得早起劳作,黑夜属阴,日落必须休息就寝,如此才能保持身体机能正常,若昼伏夜作,必会萎靡不振,早衰早老。其他如个人事业、商业营谋、治理国家、战事攻守等等,皆要见机行事,如此方可趋利避害,获得成功,长治久安。 【人知其神之神,不知其不神,所以神也。】   人们往往稀奇那些神奇灵妙的事物,或以为那些供在堂上的神灵和偶像才是真神,却不知熟视无睹、极为寻常的天地万物,以及创造这天地万物和人类自身的,很多人不明白、不敬拜的神——上帝、耶和华,才是真正的神奇所在,这正表明了神的伟大和奇妙。“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1章20节) 【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 日月运行,昼夜往来,节气变换,四季交替,无论大小多少,皆有定数,神妙难言。这些都是神做的功,神藉着这些彰显祂的存在,故曰:圣功、神明。 【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 此句很多人按唐代李筌译本作如下解释:“阴阳消长,物极必反,是大道运化的自然规律,常人只知事物已形成的现象,而不知形成事物之机,早隐含在事物反面,并在暗处向反面转化,因其微妙难晓,故谓盗机。仁人君子明此之机,能洞察幽微,预知事物发展结果,从而未雨绸缪,暗设机谋,可处事治家,兴邦治国,更可保固身命。小人明之此机,以求生之厚,妄贪世味,姿情纵欲,滥用权谋,胡作非为,乃至轻生玩命。”此段解释虽有道理,但与经文之意不符。因盗字已在前文出现,联系上下文,其意甚明,即盗的枢机和来源,如此而已。阴阳转化之道虽然幽微高深,但还不至于无人能知、无人能见。再者,君子明阴阳之道固然能“得之固躬”,小人若能真正明了阴阳之道岂能“得之轻命”?“得之轻命”者岂能真正明了阴阳之道?所以,若以阴阳之道来解释“盗机”显然为谬。 此句真义应为:这个盗的来源和枢机,就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神——道,但天下没有人能见到、能知道的。仁人君子若听说这个道,就会勤勉躬行,力求近道合道,于是身安事成,与道长存。小人若听说这个道,就会认为是荒谬不经而漠视其存在,从而离道远道,乃至让道抛弃,永远灭亡。老子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反昼夜,用师万倍。】 失明的人,目力不外漏,心专于听,所以听觉灵敏。失聪的人,听力不外漏,心专于视,因而视觉灵敏。人若能绝除快利耳目,牵引身心的声色名利,心思精纯地专注于所从事的技能和学术,则胜于师授十倍的功效。若能再收视、返听、希言,昼夜不断地精纯用心,则精义入神,感而遂通,胜于师授万倍。此句是说人若能专心致志于某种技艺,可突破师承局限,作到无师自通,若将一个问题集中思考三日三夜,必能得到可喜的成果。所谓“思之思之,鬼神通之”。“用师”有解为用兵者,谬也。 【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 人产生的种种心思,是贪恋各种物景的缘故,而不知不觉又被物景盗入死地,产生心思的关键——机,在于眼目,目开心动,心动神驰,追逐物景,迷于世情,纷扰灵根,不能清静。故老子曰:“不见可欲,使心不乱。”盖是此意。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风,莫不蠢然。】 上天(内在之意是指道——神)表面看来空空洞洞,无识无知,无亲无情,但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照临,雨露滋润,万物均获上天的恩惠而生长,故曰“大恩生”。 迅雷烈风发于春夏,一切之飞潜动植莫不因之蠢然而生,故曰:“迅雷烈风,莫不蠢然。” 又大道掌生杀之机,施迅雷烈风使世人对上天产生敬畏之心。 【至乐性愚,至静性廉。】 “愚”字很多版本写为“余”,为谬。常人以为吃佳肴,穿美服,看美色,闻好音,追求感官享乐、富贵安逸,是为至乐,但这些会使人陷入愚昧,远离真道,而清心寡欲能使人廉洁明辨,易认识真道。故老子曰:“致虚极,守静笃。” “清静为天下正。”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此句天字是指道,私为私有。道生成万物,大则日月星河,小则虫蚁菌卵,无不属于道,故可谓至私。天覆地载,日月运行,风雨雷电,昼夜往来,其作用普及万物,或生或杀,从不偏施,故可谓至公。又道(神)爱世人,差派其子耶稣降临世间,被钉十字架,为世人舍命作了赎罪祭,也可谓至公。 【禽之制在气。】 鸟类能在空中飞翔在于天地之间有气的存在。万物生杀皆关乎气,一气上升,万物皆随之生长,一气下降,万物皆随之敛藏。故得气则生旺,失气则衰死。气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重要概念。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老子曰:抟气致柔,能如婴儿乎?中医讲:宗气、元气、中气、五脏之气;得胃气则生,失胃气则死;精神内守,真气从之,病安从来?风水学注重藏风聚气,即能留住生旺之气的地方是风水好,利于人居。做生意注重聚人气,到人气旺的地方开店。气功修炼注重采天地之气,以祛病健身,开发潜能。内家武学注重养气,以蓄养内劲,克敌制胜,有的轻功高手甚至能水面行走,腾空飞行。气虽然无形,但的确是客观存在,智者能通过辨识气的状态来趋利避害,把握进退。很多版本将禽字解为擒纵之意,谬也。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万物有生必有死,则生乃死之根源;人死后灵魂不灭,又进入另一种生命状态,故死又是生(另一种生命状态)的根源。人死后灵魂有二个去处,一是天堂,一是地狱。新约之后,进天堂或下地狱则取决于是否信耶稣基督钉十字架是为世人作赎罪祭。“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耶稣基督的人,是受洗归入祂的死吗?所以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罗马书6章3、4节)此句很多版本从养生角度来解释,认为贪生恶死,厚养其身,取万物为己私用以致招祸患,则难长寿,而轻生死守本分,以道德修身则能长生。不确。 【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此句多作如下解释:人生恩害相生,祸福相因,君子患难得助,怀恩行善以报答,是恩生于害,小人承君子之恩,一时得志而忘恩胡为,终至身陷罗网,是害生于恩。其实此句大有深意:神看世人犯罪不能自拔,就将祂的儿子赐给世人,舍身钉十字架为世人赎罪,是恩生于害;世人蒙此大恩而不信,依旧任意妄为,陷在罪中,将来被打入地狱,与魔鬼同受永刑火苦,是害生于恩。 【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 日月星辰、风云雷雨,是天文;河海山川,金石草木,是地理。星辰有顺,山河稳静,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这是天地文理之顺;日月失色,星辰移位,雷电震怒、寒暑失常、河海不静,山崩地裂,旱涝饥荒,这是天地文理之逆。愚人认为天地文理的顺逆是天地造就,本来如此,不可改变,只能生畏惧之心,无可奈何。世间的各种人事现象,如政治、经济、军事、文化、风俗等,是时物文理。君王体道,臣忠为民,民风淳朴,政通人和,这是时物文理之顺。君臣放荡淫逸,贪权谋利,压迫民众,民风奸诈浇薄,淫乱贼盗猖獗,这是时物文理之逆。时物文理的顺逆决定着天地文理的顺逆,如时物文理顺则天象清明,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时物文理逆则天显异象,地理亦然。历史上的邹衍下狱,六月飞霜;齐妇含冤,三年不雨;荆轲刺秦,白虹贯日等,正为天人感应的写照。 这里为何用一“我”字?笔者认为,此为神之自称,神以时物文理之顺逆而降福祸也! 【人以愚虞圣,我以不愚虞圣;人以奇其圣,我以不奇其圣。】 愚为愚弄,虞为欺骗。一些版本把“其”字写作“期”,为谬,“其”此句为助词。世人把善搞愚弄欺骗,耍小聪明的人看为明智,我则看那些不行愚弄欺骗,诚实笃信,敬拜真神的人为明智(世人多视那些信仰真神,诚信行善的人为不明智,甚至为愚蠢。);世人以惊世骇俗的神迹奇事为神圣,我则以常闻常见的寻常事物为神圣。后句之意与“人知其神之神,不知其不神,所以神也。”略近。 【沉水入火,自取灭亡。】 此句水火,有解为内丹取坎填离者,有解为酒色财气者,皆谬。沉水入火其实暗指神降灾于世人的二个事件。一是神发大洪水毁灭全地(全球),仅留挪亚一家。“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把他们和地一并毁灭。”(创世纪六章13节)“水势在地上极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水势比山高过十五肘,山岭都淹没了。凡在地上有血肉的动物,就是飞鸟,牲畜,走兽,和爬在地上的昆虫,以及所有的人都死了。”(创世纪七章19~21节)二是神降天火毁灭蛾摩拉、索多玛二城,仅留亚伯拉罕的侄儿罗得一家,因为这二城的人不敬拜真神,反敬拜各种偶像,且淫乱不堪。“耶和华说:索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甚重,声闻于我。”(创世纪十八章20节) “亚伯拉罕仍旧站在耶和华面前。亚伯拉罕近前来,说: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吗?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吗?不为城里这五十个义人饶恕其中的人吗?将义人与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耶和华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创世纪十八章23~26节)“罗得到了琐珥,日头已经出来了。当时,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里所有的居民,连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罗得的妻子在后边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到了他从前站在耶和华面前的地方,向所多玛和蛾摩拉与平原的全地观看,不料,那地方烟气上腾,如同烧窑一般。”(创世纪十九章23~28节)无论是沉水还是入火,都是世人悖逆神的诫命,任意妄为导致的结果,故曰:自取灭亡。 【自然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阴阳推而变化顺矣。】 浸为浸润、充满,胜为主宰、统御,推为运行、转化。大道的本质是静,故能静极生动,无中生有,产生天地万物。《老子》曰:"清静为天下正。" 大道浸润充满于天地之中,阴阳统御于万物之中且相互转化,阴极生阳,阳极生阴,万物的生长变化都按照一定规律有序运行。 【圣人知自然之道不可违,因而制之至静之道,律历所不能契。】 圣人明白大道不可随意违背,因而创立至静之道,用来修养己身,体悟大道,进而入道得道。契为契合、符合。因为大道无形,是刻板、有限的世间律法和历法所不能测度和契合的,只能以至静之道去体察。 至静之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观念。在道德经中老子多次提到静:“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 “重为轻根,静为躁君,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轻则失根,躁则失君。”“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在圣经中也多次提到静:“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以赛亚书三十章十五节)”。“凡有血气的,都当在耶和华面前静默无声(以赛亚书2:13)。”“耶和华必为你们征战,你们只管静默,不要做声(出埃及记14:14)。”“你们要休息(安静),要知道我是神(诗篇46:10)。”“你当信靠神,安息在祂安排的环境中(传道书)。”其实,静不但对人身心大有裨益,而且也是基督徒灵命成长的重要方式。盖恩夫人在著名属灵书籍【更深经历耶稣基督】一书中将静默灵修法作了深入详尽的介绍,她说:“人不能靠自己的努力活动来达成与神的联合,因为只有神主动与人相交,而祂(神)是照着人安静或被动的程度来与人相交的,因此人越安静被动在神的面前,就越容易更深的与神联合和沟通,人只能在单纯与安静中与神联合沟通。借着安静来就近基督,这条路是最好的,一点危险也没有。” 至静之道其实相当于中国传统气功的静功修养法,也是传统气功的核心法门。一提气功,很多基督徒会反对,斥其为交鬼之法,是巫术,认为练习中会与魔鬼沟通,误入歧途。笔者认为有这种看法的基督徒不了解真正的传统气功,其属灵生命也很是稚嫩。气功修养的核心就是静,不必非要摆什么姿势,限制时间地点等等,传统气功早就有“行住坐卧,不离这个;二六时中,皆可入道。”的说法。“这个”即是静,在日常生活中,随时随地,稍有空闲皆可放松身心进入安静(安息)状态,只要能安静即是练功,就能身心获益。那些反对气功的基督徒,难道你们在生活中一点时间都静不下来吗?如果是,那可以肯定你们没有真正与神的联合和沟通。至于交鬼之说则更为荒谬,因为只要是真正的基督徒,一定有圣灵内住同在,圣灵即神赐下的保惠师,住在信徒身体里面保护引导信徒,既如此,又有何惧?若安静就是交鬼或异端,盖恩夫人就不会说借着安静来就近基督,这条路是最好的,一点危险也没有了!老子曰:“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至哉斯言! 【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尽乎象矣。】 此句“万象”多写为万物者,“尽”多写为进者,不确,应依褚本。“爰”为于是之意。“奇器”有解为阴阳者,有解为丹田者,有解为奇门遁甲者,皆非。有人认为此句突兀,难以解释,其实联系上文,自然明了。易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器即有形质的器具。因圣人借助至静之道修养,久之自然可以入道得道,此道入于人身,人即成为载道之器,此器非凡器,故曰奇器,对基督徒来说,即是圣灵内住。八卦甲子即各种易学术数。神机鬼藏即隐显莫测、变化无方的灵界事物。阴阳相胜之术即阴阳之道,世间各种事物、有形无形皆可用阴阳之理模拟、分析、判断。阴阳相胜之术千百年来被广泛运用在易学、算术、历法、医学、兵法、武学、建筑、风水、化学、音律领域,现代复杂的计算机系统也只是用0、1二进位制法则分析处理各种复杂的信息数据,此二进位制即是阴阳之术的应用。因圣灵来自神赐,具有神性,世间万象森罗,有形无形,无不尽显其中(即宇宙全息),甚至八卦甲子之学,神鬼运化之机,阴阳相胜之术也可穷尽无遗地显明其中,故曰昭昭乎尽乎象矣。当然,这需要高深的灵修层次才能作到,也要视乎神的拣选和恩赐。 有人会问:所谓的得道者,是否就是那些自古以来气功修炼层次很高并具有超常功能的人?答:不然,在旧约时代,得道者指的是那些信靠独一真神(即上帝、耶和华)并遵行神的律法的人,进入新约时代,只有信靠耶稣基督(耶稣钉十字架是为世人作了赎罪祭)才是真正的得道,才能有圣灵进入,获得永恒生命,任何通过气功修炼具有超常功能的人(包括佛道修行者),若不信靠耶稣基督,断不可谓得道。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这里说的到父那里去,就是进入神(道)的国度与神联合,也就是得道。 于坤琦(字:坤钰)
本文原创,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道家相关分类热门文章

标签热门文章排行

☛免责声明 ☛本站使用教程
Theme Argon With Ry-Plus By 清欢
我的第15951位朋友,历经89917次回眸才与你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