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的煎煮、服法
文章树列

中药的煎煮、服法:

例如医嘱里交代:7碗水+2碗酒,熬成2碗,早晚各温服一碗。

一、煎法:

1、碗为一般吃饭的碗,约200毫升。

2、药材先泡半小时再煮,需加酒的,泡时就加酒,没写要加酒就不用加。

白酒黄酒都可以(15度以上的)。加酒煎煮的目的是为了让一些药材的有效成分更充分的释出,熬煮的过程酒精会挥发完,喝药不会喝到酒精。如果是密闭高压锅代煎的汤药,酒精在熬煮的过程跑不掉,所以一包包包好的汤药里是有酒精的喔,喝不了酒的人,喝之前要打开包装倒到锅里或隔水加热烧一下,让酒精跑一跑。爱喝的人不在此例。

3、泡好半小时后,直接开大火煮开,水滚后,感冒药转中火熬,一般调身体的药转小火熬。

4、药煮一遍剩两碗就行。药渣里面有效成分很少了,没必要再加水煮一次。古人熬药也没熬两次。

5、吃一般调身体的药,万一感冒了,原本的药先停,等感冒完全好才能吃。

6、妇女来例假,照常可以喝中药。此时不趁机排瘀,何时排瘀?

服法:

1、早晚饭前各温服一碗。就是早、晚吃饭前半小时喝一碗。万一饭前忘了喝,饭后还是得喝。

     早晚饭后各温服一碗。就是早、晚吃饭后半小时喝一碗。

     早晚各温服一碗。没写饭前饭后就是都可以。

一日2碗,分次喝。就是不要一次喝一碗,怕你会吐,想到就喝一口,干点别的事,再来喝一口。这种服法对于一次喝下一碗药会不舒服的人都适用,可以改成这样喝。

2、有些方子里的有些药是不煮的,是加到熬好的汤药里融化。如:

每碗药+纯蜂蜜 1勺融化。

每碗药+纯麦芽糖2勺融化。

每碗药+阿胶1包( 8 克)融化。

       每碗药+蛋黄1枚搅拌均匀。

每碗药+红糖25克融化。

每碗药+芒硝1包(4 克)融化。

其他特殊服法(另给说明)。

3、汤药加热不可使用微波炉。可以放小锅里煤气炉上加热、或隔水加热、或用电锅蒸热。

喝汤药可能会出现的反应:

1、服药后可能会眩晕一会儿,这很难得的,效果特好,正所谓药不冥眩,厥疾弗疗(附注1)。但放心,不会晕一整天,通常是几分钟,几十分钟。

如果你是暈一整天,極有可能是中陰暑,請參考为啥我常常头晕头痛?這篇。

2、服药后可能会拉肚子,这是在排湿,不会有虚脱感,精神状态如常。有些人会愈拉愈舒服。有时候艾灸完也会跑厕所排湿。

不要排斥拉肚子,把脏东西排出来不好吗?但如果你拉到虚脱,就要考虑是不是食物中毒了,而不是一味的怪喝药造成的。那你不想想前面几付同样的药没有这样,现在咋会这样?

3、某些汤药服药后,嘴、喉咙会麻20分钟。这很正常,有些人可能长达2小时,但不会一整天。

4、服攻瘀药身体更痛,或者本来不痛吃了药这里痛那里痛,这些都是在攻瘀,痛继续吃药,吃到不痛就整个都好了。

5、服药会又拉又吐(或恶心但吐不出来,但拉),服紫圆、控涎丹或十枣汤会有这现象。

6、喝中药感觉人很累,想睡觉,这是因为喝了药促进你身体的能量往病灶作用,所以会觉得累、疺、想睡。有些人艾灸完也有相同状况。另外一些人的反應是兩腿無力,這個跟感覺很累是同一個道理。

7、喝中药肚子老是咕噜咕噜响,老是放屁。通常都是肠胃寒的人,平时肠子不太蠕动,肯定有不同程度的宿便,喝中药,肠道开始蠕动,所以肚子常叫,老放屁是有宿便。

8、吃中药很多妇女月经会暂时不正常,这没关系的,等调好后,都会恢复正常。

9、喝了中药恶心想吐,严重的吐,没胃口不想吃饭。

一般体寒的人喝热药,一次喝下一碗的话,寒热会交战,战场就是你的胃,所以会想吐,这就是所谓的格拒。严重的就真的吐了。这时候怎么办?书上是写冷服,或加点猪胆汁,但很多人又做不到……那就分次喝:喝一口休息一下,干点别的事,再来喝一口,打游击战之意。另外有一个是心理因素,排斥喝中药。喝中药会「畏嘴」,这是中药唯一的缺点,再怎么好喝的中药,让你连续喝两周你就不想喝了,甚至有些人闻味道就想吐。但这不是中药的原罪,道理很简单,举个例子,假设你很爱吃烤鸭,每天让你吃两顿烤鸭吃到饱,连续吃两周,请问连吃两周烤鸭后的你还想吃烤鸭吗?喝中药「畏嘴」也是这个道理。问题是…谁让你生病了呢?老外喝中药,再久都能喝下去,因为他们曾经饱受西药副作用危害之苦,因为他们知道中药是真正救命的好东西!反观国人喝中药的态度,那些在抱怨喝药如何如何的人,你不觉得汗颜吗?

10、有些人吃药后会有排毒的反应,尤其是吃太久的西药或肝脏、皮肤累积太多毒素,或者内有伏热。毒往皮肤上发,最多的状况是红疹子,其他如流组汁液(黄水),严重点的会化脓(通常都是痒用手去抓破了感染细菌)。也有不发疹子的,就只是痒。更有些人伏热发出来会宫颈糜烂、身体局部发恶疮…这在古代的医案也都能看的到。

11、有些人喝药后会如醉状,像喝醉了一样,但不会一整天都这样。有些人会感觉到如虫行皮中,从腰下如冰…金匮要略里也有描述到。如虫行皮中可能感觉会痒,这种痒不是排毒,是皮下水气在走。

12、其他想到再补充…

附注1:

中医有所谓「药不冥眩,厥疾弗寥」,以下有篇文章,含有不少医案述说吃药后的情状,希望诸位详读之。

药不瞑眩,厥疾不瘳                                   作者 : 罗永康

“若药弗瞑眩,厥疾不瘳”壹语,出自《尚书•说命》一文。孟子释曰:若药之攻人,人服之不以瞑眩愦乱则其疾以不愈也。考瞑眩,当是闭目眩晕状,可能是治疗量与中毒量相近的一种状态,以其药量恰到好处,故其效亦佳,随着历代医家的临床实践,对瞑眩的认识也渐为丰富,岳美中先生曾言,凡服非吐下剂而出现吐下且药后病情好转或痊愈者,皆是瞑眩之象,(大意)并明确指出:”深痼之疾,服药中病则瞑眩,瞑眩愈剧,奏效愈宏”,今人更有将药后出现鼻衄,战汗,昏冒,心烦,吐水….等现象皆视为瞑眩者,由是可知,瞑眩乃疾病向愈之佳兆,本不足虑,但由于其之出现难以预料,又恰似病情加剧或药物反应,往往会引起病家误解和惊恐.医者若阅历未到.则慌乱或不能免.兹介绍两则瞑眩案例,以广见闻.

其一,故里某县委书记邵某,胃脘痛数年,适逢感冒,往来寒热,项背强几几然,延余诊之,以小柴胡加葛根汤施治.午夜时分,突然来人召唤,言服药后吐泻交作,烦乱不安,已两时之久矣.余匆匆往视之,果如来人所言.余初疑取药有误,随即查药渣,询药房,皆未发现差错.正值惊疑不定之时,患者汗出絷絷,吐泻渐止,疲倦安卧,诊其脉虚软和缓,身热亦退,始知此为服柴胡汤后之瞑眩现象.嘱其家人不必惊慌,使其安舒静卧,啜以糜粥,待天明观之.翌日往视,果见其其病若失.更为意外者,数年胃痛宿疾,自此再未发作.(金铎)

其二,唐XX,女,63岁,两月前水肿,治之不效,84年2月初诊,患者全身皆肿,四肢尤甚,微喘自汗,脉缓苔白,此卫虚气弱,水溢肌肤,伏苓汤加味治之.:防已15,黄芪15,桂枝12,伏苓皮30,党参,白术,杏仁各12,陈葫芦20.炙甘草6.

药后周时许,患者自觉头昏,皮内如有物爬动,随之竟昏睡不语.诊患者全身皆冷,面黄身软,呼之不应,寸关尺三部脉均不应指,唯趺阳脉微细如丝,双眼,嘴唇亦闭,但瞳孔未见散大,嘴唇尚能撬动,用卜纸于鼻窍处验之,纸似微动,此乃药后瞑眩,病愈佳兆也.让其暖被静卧,以养元神,勿呼唤之.时过半日,患者忽长叹一声,逐渐醒来,身亦转暖,并欲小便,小便竟达三升之多,便后,病者自言轻松了许多.后仍照原方加减,调理半月而愈.(博渊)

日本医家对“瞑眩”之认识

日医名家汤本求真曰:

《尚书》曰:若药不瞑眩,厥疾不瘳。是为前人未发之真理,而亦医者,病者所信服之金玉良言也。中医方剂服用后,往往其反应有不予期之不快症状出现,是即称为瞑眩者也。因呈此等症状时误认为中毒症状而疑惧者,不乏其人。其实似是而非之甚者也。若为中毒症状,则理当随服药之后而益增恶,瞑眩者,不过为药剂之反应现象,其症状为一时性,片刻后其等症状固即消灭,而本病亦脱然痊愈矣。今举一二实例于下而祥论之。余曾用半夏厚朴汤于重证之恶阻病者,服后反大呕吐,然须臾而吐止,绝食几于数十日之病者欣然进食矣。由此观之,则服药后之呕吐为此方驱水毒作用之反应症状明矣。又此病镇吐之后,随腹证与以桂枝伏苓丸加川芎,大黄数日之后,腹痛大发并子宫出血,同时排出葡萄状块胎,不数日而如故。由是观之,则服药后之腹痛及子宫出血者,为此方之驱瘀作用之反应又了然矣。

不独此等之方剂如是,其它诸方,服用后往往发现种种瞑眩症状,是不外因病的细胞藉有力药剂之援助奋然蹶起,而欲驱逐病毒之作用之反照也。则此症状之发现,当为中医方剂治疗实为原因疗法之左证。故此症状之出现,旬为可贺者也。昧者不察,偶然发现,则周章狼狈,更易它医而深诋中医者,不乏其人,至可慨叹。东洞翁云:“世人之畏瞑眩如斧铉,保疾病如赤子,真乃悲悯之言也。

有关瞑眩的几则日医医案:

一男子七十余,自壮年患疝瘕,十日 五日必一发,壬午秋,大发,腰脚挛急,阴卵偏大而欲入腹,绞痛不可忍,众医皆以为必死,先生诊之,作大乌头煎,(每帖重八钱)使饮之,须臾,瞑眩气绝。又倾之,心脾鸣动,吐水数升即复原,且后不再发。(建殊录)

一妇人,阴门肿痛如剜,上冲头痛,日夜号泣不愈,数日后,余诊之,腹硬满,少腹急结,用此方(桃仁承气汤)三剂,夜痛益剧,及天晓,忽出脓血,病顿愈。(古方便览)

求真按:服本方痛反增剧者,是即瞑眩也。

男子年十五,头痛发热,翌日,发谵语,其状如狂,医诊曰:“此痫也。”与药数日,病益甚。先生诊之,脉洪数,舌上黑苔。身热如灼,胸腹有急迫状而无成形者,与以黄连解毒汤。翌夜。病势益甚,再请先生诊之,眼中带赤色,不能语言,饮食殆绝,热劳郁伏,脉益洪数,头汗出,手足不动,乃与桃仁承气汤。至明日,尽五帖,遗尿壹次,臭不可近,放屁五六次,言语尚不通,目闭不开,捩视之满眼皆赤,头面手足微冷,汗不复出,唇稍焦黑,而神气不全昏,呼之则应,心胸下硬,按之则蹙额,手足擗地。经二时许,复诊之,心胸下有痛状,仍进前方,至明日大便一行,四肢微冷,人事不知。先生曰:“勿怖,所谓瞑眩耳”益进前方,数日而愈。

一男子,年五十,左半身不遂,口眼歪斜,言语蹇涩,手足振动,余用此方(乌头桂枝汤)大吐水而困倦,病家惊骇,余曰:“不必畏,是药之瞑眩也。” 后诸证尽除而收全效。(古方便览),《麻疹一哈》曰:一人患麻疹,疹后经数十日,自舌本之左边至牙龈,肿痛如刺,又至耳后连左额,痛楚不堪,呻吟之声达于四邻。更医十一人,芎黄 梅肉之类,亦无所不知,或缓或急,迁延自若。越二年,春三月,请余诊治,舌本强直,肿痛不能言,妻代为告苦痛之状。因按其腹,自心下至脐上,惟腹皮拘急甚,而无它异,乃作芍药甘草汤使饮之,下利日二 三行。三日痛楚减半。二十日许,肿痛痊愈,已能言语矣。求真按:本方非下痢剂,服之下痢者,即是瞑眩也。

 

新版下载
本文原创,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中医相关分类热门文章

标签热门文章排行

☛免责声明 ☛本站使用教程
Theme Argon With Ry-Plus By 清欢
我的第21173位朋友,历经123843次回眸才与你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