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治疗脑瘤全过程
文章树列

E:中药治疗脑瘤全过程

中药治疗脑瘤过程(一)  

   本人从2006年底开始自学中医,迄今约五年多,对中医只能说略知皮毛,。在过去的大半年时间中,对中药治疗我岳母的脑瘤过程进行了全程记录,现分享如下:   2011年8月份,住在东海乡下的岳母(72岁,有高血压病间或头晕多年,务农,平素身体较为强壮)多次因突然两腿发软摔倒在地,稍休息一会儿后才能恢复行走能力(大脑很清醒,只是两腿不听使唤),乡邻有从医者,断定此绝非吉兆,嘱尽快去大医院检查。经镇医院拍CT,果然发现脑部有瘤,又经市三级医院核磁共振检查,清楚地看到脑部约有直径约3cm大的肿瘤。本人将片子与经络图对比,瘤体位置大约在后脑勺部靠近督脉右侧。 对付这种病,常规的方法就是做手术。亲友中有资深西医师,力劝做手术;更有街坊邻居从事乡村医务工作者,放出流言:中医中药决无治好之可能云云;患者本人缺乏文化,思想极为简单,以为一刀下去即可根除,也愿意手术;好在小姨(岳母之妹)急告近邻类病有去南京手术,结果未从手术台上下来者,岳母方对手术心有所恐。趁此机会,我与夫人坚决要求采取中药治疗。岳母方同意配合中药治疗。于是去市第一院首席中医专家L大夫处看诊。(随带的核磁共振片子,L大夫没看,他认为没必要看)开方如下:  天麻15,泽泻15,茯苓15,桃仁10,元胡15,蔓荆子15,清半夏10,陈皮10,郁金10,杜仲15,牛膝15,赭石30,炒白术15,仙茅15。  该方基本以理气化痰利水补肾为治疗思路,只是药似无轻重,很普通的一个方子,本人认为。  吃药后,症状即明显缓解,再无摔倒的现象发生,但头部仍时有晕重昏沉的感觉。于是一直在该专家处开方拿药,几次药方大致相同,基本同上方。坚持服药近百付。直至邻近腊月底,因家中琐事与儿媳争吵,导致头脑晕重昏沉,难以收拾家务。    于是本人于2012年2月10日带岳母去山东济南一扶阳派弟子所开诊所去看。为了避免言语上的讲述不全,特地把以往的治疗过程及病人前后状态变化打印出来,诊所的A大夫仔细看过并四诊后,开药如下(随带的核磁共振片子,A大夫没看,他也认为没必要看): 炮附子15,肉桂10,生地35,山萸肉35,生山药35,茯苓30,泽泻15,丹皮10,砂仁20,川牛膝30,补骨脂30,菟丝子30。(服药时间段为2朋13日到22日,每日一付) (顺便把四诊记录如下:左脉:三部浮,弦,偏劲,尺下。  右脉:三部浮,尺见弦,尺下。 舌胎白,中部有裂纹,舌底瘀斑满布)  上方很明显是一个桂附八味丸加味,以温补肾阳为治,本人当时提出疑问为何不加些攻药,至少应该活血化瘀?A大夫说脑本根于肾,脑部肿瘤的产生根源与肾阳不足有关,病人年事已高,温补较为稳妥。诊所人多,无法有多余的时间做更多的交流。于是拿了14付药返连。  吃第一付药,即出现以前所没有的反应;病人于午夜一,二点左右(病人自己估计的此时间段不一定准确,但确是深夜人静之时),头部有较强烈的不适感,用手去捂时,发觉额头很凉,需要热手捂上去后才觉舒适一些。这种发冷的症状持续约有20—30分钟。同时每天上午头脑均有一段时间的晕重昏沉感,需服一粒降压药片才能好转,于是自此病人每天早上都服一粒降压药。  将此14付药吃完后,本人将病人的上述情况用短信的方式告知A大夫并电话沟通,2月27日,A大夫开方如下(七付,邮寄):  炮温阳20,肉桂10,生地35,山萸肉35,生山药35,茯苓30,泽泻30,丹皮10

, 细辛15,生麻黄9,益智仁30,乌药30。(每日一付,服药时间段2月27日至3月3

日) 

   由于此次仍是以桂附八味与麻黄附子细辛汤为主的温补变方,本人觉得补而不攻,恐怕在短期内无法改善病人头脑晕重昏沉的问题,于是自作主张,去药店买全蝎50克,蜈蚣20条研粉装胶囊130粒,吃汤药的同时每次加服3粒,每日二次。在加服自制胶囊后的第一天上午,头脑晕沉昏重的现象即大为减轻,自此每日一粒的降压药不再服用,可以自己骑三轮车去邻村转悠。    3月18日,A大夫改方如下:  炮温阳20,肉桂10,生地30,山萸肉35,生山药35,茯苓30,泽泻30,丹皮10,砂仁20,细辛15,生麻黄9,益智仁30,乌药30,肾四味各20。10付。(考虑到汤剂药量较大,病人一付药煎好后分为两日服完,服药时间段:3月18日至4月4日)。     仍是以桂附八味和麻附细为主的温阳补肾方。本人在方中另加入生半夏10克(需网上邮购,药房不卖),配等量生姜监制其毒性。  服药后,胃中有较强的辛辣感(应是生半夏造成的),甚觉不适,持续约一小时。 服此药后额头发冷的现象变为约在凌晨3--4点,白天基本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同时服自制的红参+全蝎+蜈蚣胶囊(共制成胶囊160粒,约可服用25天),每日六粒。 3月29日后,病人凌晨额头发冷的现象逐渐轻微,不太留意的时侯基本感觉不到。 4月2日,余趁清明节放假去乡下看望了一下岳母,精神状态非常好,但舌底瘀斑依然满布,舌头右侧无舌胎,与左侧舌象形成明显对比。    4月5日,A大夫再次改方如下:  炮温阳45,干姜40,灸甘草30,细辛15,生麻黄9,桂枝40,白芍40,葛根45,肾四味各20,益智仁30,乌药30,生芪45,炒麦芽30。14付。(每付药分两日服完,服药时间段4月5日到5月2日)。  此次药方变为以麻黄附子细辛汤和葛根汤为基础方的加味方,同时继续服自制的红参+全蝎+蜈蚣胶囊,每日改为8粒。  从此付开始,病人无论白天与晚上均无任何不适感,由于仍在服药中,暂时未拍CT检查一下脑瘤是否变小或消失。但脑瘤造成的不良症状确实得到有效控制,避免了手术带来的痛苦,巨大的花费与不可预料的后果。应该说第一阶段的治疗对策基本是正确的,不仅患者本人增强了信心,本人亦从治疗过程中出现的各种病理反应中进一步领悟了中医医理之神奇。    从2011年8月服药至今,岳母体重下降近30斤(由于服药期间并未特别留意病人的体重变化,于近期有机会称的时侯才知有此体重的明显变化)。这确如李可老中医所言:肾阳一旺,气化周行,清阳上升,浊阴下降,如日照当空,痰湿自然消融。通过温阳补肾,使体内原本运不走,化不掉的废水痰浊得以排出体外。正所谓“千金难买老来瘦”所蕴含着的深刻中医养生哲理。   

   家人若患此重病,悲观无助之感在所难免,愿本人的这些记录与心得能对有缘人有所启发鼓舞,不至于惊慌失措而自入险境。  由于4月5日开的药还未服完,治疗进程本人将随后上传。     

中药治疗脑瘤过程(二)

   本来计划在5月2日服完药后,再拍CT看看脑瘤的情况。但由于本人看岳母的身体与精神状态良好,急于通过CT片明确肿瘤的大小是否变化,于是于4月15日就去镇医院拍了CT片,结果却出乎本人的意料之外:片子上显示的脑瘤大小没有任何变化。但患者症状分明是有很大的改观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唯一的解释就是脑瘤的硬度应该是变软了,所以也就不会压迫周围的组织产生不良症状了。由于岳母住在乡下,不能每日跟踪其症状的细微变化,且患者本人属于半文盲,电话沟通起来往往很费劲,很多时侯是鸡同鸭讲,问多了还会惹她生气。临近五一节,我与夫人决定带她去南京逛逛,顺便试探一下她的心气如何及近距离观察一下。电话中问她身体有没有问题,回答说是没问题,听家里人讲她很高兴地提前收拾行装准备出游。于是我准备了一盒芪贞扶正胶囊,以备她路上出现头重头晕时救急,便于4月29---30日在南京游览了红山动物园和玄武湖以及新街口,在景区及商业街上完全以步行为主,患者本人兴致很高,因为毕竟没来过南京。每天大概步行距离在5公里以上,未见有明显不良感觉。需要说明的是在去南京的大巴上岳母说有一阵子心口闷,我用力指压她双臂上的内关穴一会儿后,随即打了几个嗝,顿感胸口松快了许多。

   在从南京回来后,岳母依然住乡下,五一节后,济南开的汤药即已服完,至5月22日未服汤药。由于高血压症状导致的昏沉及额头疼痛仍时发生,期间自服参芎胶囊缓解。岳母于5月22日由乡下来我家,自述从约5月5日始,右侧大腿内侧痛不可忍,膝盖不能弯曲,走路时只能是左腿拖着右腿走。看其疼痛位置,应是肝经部位,当日我与夫人一起拍打其膝盖周围,及大腿内侧,均拍打出成片瘀斑,疼痛症状即时便有明显缓解。后来的几日,一直坚持拍打。由于岳母在乡下的生活习惯是早睡早起,晚上8点前就上床,但总是在1,2点左右就醒来,这个情况本人早听她讲过,但起初一直不以为意,总认为是老年人的通病。以我所知细思该症状的来由:由于肝经经额头直达巅顶,腿痛与高血压头痛应有关联;经脉寒则下部之筋拘急导致腿痛,上部血脉寒缩导致头痛,再从病发日期来看,正值立夏节气,主气少阴,对肝血的需求量加大,再联系患者总是于夜半1,2点钟醒来,虽然年高肝血亏虚是自然规律,但既然疼痛的感觉难以忍受,说明身体已难以承受目前这种肝血不足的状态。于是选酸枣仁汤为主方加味:酸枣仁100克,党参30克,灸草20克,炒白术20克,茯苓20克,川芎20克,二付。以期缓解睡眠不足的问题。服药一付后,效果可以说是立杆见影,当晚便可睡至4点左右才醒,服完两付药后,睡眠的问题是改善许多,但不时的头重头疼依然。关于高血压导致的头疼问题,本人也思考了很长时间,一直跳不出活血化瘀的圈子,由于岳母前期服用的汤药的胶囊中也有大量活血化瘀药,但只能改善一时,说明所谓的血瘀只是表象。“血得热才行”,治肝经寒导致的头痛,首选吴茱萸,于是在接下来的2付酸枣仁汤中各加入15克吴茱萸(水煮两沸后去水入药),岳母吃完第一付加吴茱萸后的酸枣仁汤,当日头痛症状完全消失,吃完第二付后,次日头痛症状也未发生。服完四付酸枣仁汤后。睡眠及头痛,腿痛已大幅缓解,岳母急着回家,便给她买一盒贞芪扶正胶囊,两盒附子理中丸带走。嘱其每日服附子理中丸40粒。次日(5月27日),电话询问岳母,说是上午有一阵轻微不适。

   后续治疗过程,随后上传。

中药治疗脑瘤过程(三)

   岳母自5月26日后,一直住在乡下,期间有时仍自觉头晕头重等不适症状出现时,自服降压药及贞芪胶囊缓解。直到6月20日,头晕头重的症状非常明显,降压药也不大管用,且有不思饮食、咳嗽、腿仍然疼等诸多不适,于是趁我们端午节放假,于6月23日早上自己坐汽车来我家,总体感觉是岳母又瘦了些,穿着以前的衣服显得松松垮垮。摸其脉,左手脉均浮而有劲,右手脉均沉而无力(本人对脉无甚研究,只是个人感知,不一定正确)。当日在家休息一天,我用拔气罐在她额头上拔罐,未见如上次拔罐后所见的明显瘀斑。她无意中与我夫人说起近日拉肚子,一天上厕所好几次,我心里隐隐觉得近日这种表现可能是向好的迹象。24日早上去楼下诊所测量血压:160/80,,低压完全正常,高压并不算很高。显然此次拉肚子的不适症状似乎有更深的原因。当日上午有水泻状两次,自述此后头晕头重昏昏欲睡的现象大为改观,于是按上述症状嘱服附子理中丸100粒,此后一直到26日早,拉肚现象再未出现。26日上午去第一人民医院挂某中医专家号,开七付药。我大致看了一下:黄芩,百部,紫宛,苏子,元胡,清半夏等十几味药,每味10--15克不等,大致是止咳化痰行气止痛之意。岳母拿药后直接上车回乡下不提。

   值得一提的是:患者拉肚几日后,特别是25日上午最后的水泻状便后,头脑昏沉现象骤然向好,这个现象正是本人期待已久的。按:6月21日是夏季节气,天地间阳气正旺,人体的阳气也是最旺之时,前期服用JN A大夫开的温补肾阳药,累计服用炮附子近1200克,砂仁等温补脾胃药也有数百克;再加上患者手脚从始自终温热,可见虽年过七旬,体内心阳尚旺。在饮食起居均正常的情况下,人体借此天人阳气均旺之机,将体内痰湿消融,此种拉肚应属排病反应无疑。人体经气昼夜循行,痰湿内阻,清阳总是难于达到至高之处,以致上部浊阴(实际也就是头部代谢废物)难于下降,所以头脑昏重;现痰湿为天人双重叠加之阳气所逼,无法藏匿,只好随大便而去。经脉骤然通畅,复归其道,脑部昏重的不适症状顿然消除,其来也徐,其往也骤,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内经云:“谨侯其时,气可与期”,应该说的正是这种情况。假如此时是严冬腊月,这种情况恐怕断难出现。

   时间过得很快,从6月底到9月临近中秋前,未进行任何治疗措施,节前我们去乡下送礼,顺带捎去两瓶贞芪胶囊。见岳母气色尚好,声音洪亮,体形明显偏瘦,但属那种健康的身形。问起近况,只是头晕头重现象仍时有发生,但频率已大为降低,难受时仍自服贞芪胶囊缓解。

  10月19日,岳母来我家,自述每晚睡到大约1点钟左右即再难入睡,一直到天亮,搞得身体很难受,此种症状已有半月余。搭脉,很明显地有心率不齐的现象,但脉很有力。再看舌象,白腻胎非常明显。考虑节气又将临近肾旺克火的季节,心率不齐与经方中炙甘草汤的症状颇类似,用炙甘草汤试着加强心脏功能,改善其节律。况且睡眠失调本质是荣卫循行不畅,这个过程与心脏功能的下降是有很大关系。这个治疗方向应该是不会错的。于是按《伤寒论》炙甘草原方:炙甘草60,生姜40,党参30,生地黄80(约原方三分之一量),桂枝40,阿胶30,麦门冬30,麻仁30,大枣三十枚(擘)。(用三分之一瓶55度白酒加入,阿胶在煮好并滤渣后放入化开),同时在内关穴上各贴钕铁硼磁铁一枚。19日晚服第一副第一碗,次日早问岳母,得知仍在晚上1点左右醒来,但很快就再入眠,因此20日早上醒来后精神状态很好。观舌象,舌头右半侧的白腻胎居然退去大半,上午浑身上下有发痒的症状,当日日大便轻泻一次(应该是麻仁子起作用了)。21日早上,再问,睡眠情况依然是一点左右醒来后再睡去。20日晚临睡前,我把两块磁铁贴在三阴交穴位上,继续服药。22日早再问,一觉竟睡到三点,然后再入睡到天亮。这个变化让我始料未及。同时舌胎仍然左侧白腻胎,右侧正常。同时脉象仍有不齐现象,但不齐的频率有所降低。两天多的时间里将三副炙甘草汤全部服完。22日早,岳母带磁铁回乡下,嘱其注意将睡眠及身体的异常变化记下来。

需要说明的是,20日依然有轻微头重的不适,21日即再未有任何不适症状。

   磁疗法是按照吴清忠先生的理论套用,虽然应用三天,由于同时在服用中药,因此究竟是哪个方案改善了岳母的睡眠,尚不得而知,但按照吴先生所言,磁铁的作用与按摩的功能相似,从这个角度来看,炙甘草汤与磁铁在加强心脏功能,改善睡眠方面均同时提供了正能量。

   此次治疗暂告一段落。至此,岳母从去年九月发病算起,已安然度过一年零一个月,大概算了一下,中药费约用去3500元左右。按照我的计划,进入11月22日后,即传统医理认为的肾之王时,我将用八味肾气丸方加强肾脏功能,同时加用攻坚化结的中药对脑瘤进行再一轮的攻击。

   接下来的治疗过程,以后会继续上传。  

中药治疗脑瘤过程(四)

自去年(2012年)10月19日---21日使用灸甘草汤与磁铁双管齐下将岳母的失眠改善后(从后来几个月的睡眠情况看,实际上此次针对失眠的治疗结果可以用治愈来形容)。原计划11月22日服用肾气丸方,借天时加强肾阳,但由于岳母内心里一直对中药治好脑瘤并不相信,虽然我费了这么多精力和心思将她的主要病症改善了很多,但她内心深处一直想做手术,并认为我和我爱人不愿花钱给她做手术,由于心中有这个芥蒂,,再加上她头晕头重的症状隔三差五仍会反复,终于在一次打电话时,我询问她吃桂附地黄丸的感受时,她以极其排斥和厌恶的态度说那些药并没吃,我非常生气,在此次争吵中,我爱人坚定地和我站在一起,岳母讲了一些非常让我和我爱人深受伤害的话,在失望与愤怒中,我当即正告她这个病我不再管了,当时的心情之下,我脑海中跳出并深刻理解了一句话的真正含义: “人各有命,莫要强求”。当然,十一月份服用肾气丸的计划未能进行。

在其后的几个月中,即使在2013年春节时去乡下,我对她的病也一字未问,只是暗暗望其形,听其声:声音洪亮,行动有力敏捷,并能适当做些农活,各种迹象说明她的病至少没往坏的方向发展。需要说明的是虽然我声明不再过问她的病,但我爱人仍给她常备两盒贞芪扶正胶囊以缓解偶而出现的不适症状。

这种僵持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今年(2013年)3月份,岳母主动打电话来,说最近早上4—5点左右,额头又出现强烈的发冷向外冒寒气的现象,戴上帽子也不管用,必须用手心捂在额头发冷的部位方觉好受一些,否则会有轻微恶心欲吐的现象。很明显,这是阳气来复攻邪外出的好兆头。我当时没采取任何措施,只是告诉她每天上午天气暧和时多出去走动走动,最好能出些汗。这个冒冷气的现象每天都出现,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月后才不太明显(其实这个时侯如能服用小剂四逆汤扶助阳气,邪气应会更快更容易被排出,这是我后来才想到的)。转眼间到了夏天(从2012年10月22后到6月份除自服芪贞胶囊外,未采取任何治疗措施)。夏天是一个出汗的季节,也是一个排毒的季节,毕竟面对的是一个缺少文化知识的长辈,这个天地间阳气最旺的季节如果不好好利用,殊为不智,于是在6月10日,让我爱人买了三盒金匮肾气丸送回乡下。这次岳母居然很爽快地就把三盒药全部吃完了。6月28日,岳母打电话来,很兴奋地告诉我爱人这个药很管用,吃完后所有不适症状(即偶而的头重头晕)全部消失。7月7日,我们去乡下探望,观其舌胎,舌质粉略偏红,有一层淡淡的薄白胎,很标准的健康舌胎(原先是白腻胎且有部分区域无胎),而且舌底的瘀斑也减轻不少。我再将带来的三盒金匮肾气嘱其全部服下,以资巩固。

注:金匮肾气丸与《伤寒论》中的肾气丸有较大的区别,主要在于桂枝(牛膝)与肉桂和附子结合体现出来的作用有很大不同,桂枝(牛膝)把附子的阳气带到四肢,也即把全身的水液调动起来,加强水液的循环;而肉桂则只是把附子的阳气集中用于增强肾阳。既然服用金匮肾气丸,全身的水液循环加强后,患者的不适症状消失,说明脑瘤形成的水液阻碍已变得微不足道或消失。

至此,我自认为岳母的脑瘤治疗过程基本告一段落,虽然暂时未进行CT或核磁检查,但验证脑瘤是否减小或消失,我认为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患者自身感觉不再有不适症状,而且本人作为医者从望(舌胎,精气神),闻(声音洪亮),问三诊的角度,也基本认为她已恢复健康。

回顾近二年来的治疗过程,本人切身感受到中医中药的博大精深,有几点感悟写在这里:

1 《内经》云:人到五十肝气虚,六十心气虚,七十脾气虚,八十肺气虚,九十肾气虚,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岳母于七十二岁发病,而她的这个脑瘤明显应属“痰结”,而且是“寒痰”,而脾为生痰之源,从其发病时的舌胎(白腻胎且局部无胎)判断为脾虚无疑,其发病的年龄与内经的描述存在很好的吻合性。再从其发病的具体时间(2011年8月份)看,阳历8月属于太阴湿土主气,天地之间的湿气引动人体内本就存在的湿气使得病发(脑瘤肯定在此之前即已存在,但并未发病),可见发病时间也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有其必然性,五运六气对人体的影响是非常明确的。反过来讲,从发病的时节也可以大致推断是哪个脏腑或经络出现问题。

2 在历经两年的治疗过程中,患者出现多次的排病反应(额头冒冷气),2012年2月份在服用中药以后出现,2013年3月则是在未服药的情况下自然出现。在2012年的排病反应过程中,时间从半夜1-2点逐渐到3-4点,2013年时则这个时间到4-5点。从时相来看,就是从厥阴肝经到太阴肺经逐渐向外,这种排病反应如不是亲历亲见无论如何难以置信。

3 中药是否对症,一剂即知,最多三剂如不见明显疗效,要么是药量不足,要么是药不对症,应立即调整。

4 在治疗的过程中,随着正邪的进退,五脏六腑在恢复平衡的过程中会出现虚实之间的转化,从而在不同的时期出现不同的变症,应适时辨症调整方药,特别要关注病人的胃口与睡眠,大小便以及自身感受。

5 顺应天时用药,往往事半功倍,在患者体内正气充足时,人体也会借天时排出病气。

通过本人的医疗实践,我认为中药治疗脑瘤的疗效是确切的,应对得当,患者完全可以恢复健康(如果岳母从始自终对中药治疗效果坚信不疑,我认为治疗时间应会缩短很多),但需要说明的一点:中医与西医在看待疾病时是两种不同的角度,至少目前来说,尚不能有对错之分,人有愚智贤不肖,有时是命运已定,非人力所能为,但凭各人造化而已!

在本人将治疗过程上传到网络以后,有些患者家属通过邮件咨询,作为业余中医爱好者,本人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一些建议,但万不能在无正规医师指导下作为诊断结论擅自应用于治疗。

                                                       2013.07.07于连云港

新版下载
本文原创,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中医相关分类热门文章

标签热门文章排行

☛免责声明 ☛本站使用教程
Theme Argon With Ry-Plus By 清欢
我的第24569位朋友,历经142822次回眸才与你相遇
内容失效/资源代找/交流学习
内容失效/资源代找/交流学习